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22
    顾少清的电话进来的时候,还在想着之前的梦的女子愣了一下,才接了电话:“喂?”

    那边的人听到熟悉的声音,心口酸涩一下,却还注意着语气里的分寸,只听得出来里面暗藏的几分关切和担忧来:“昨晚睡得好吗?”

    柯绵微顿,揉着额头叹道:“你也梦到了?”

    取下眼镜,脸色有些苍白的人身形僵硬了一下,几乎是瞬间破功,语气惊慌:“绵绵.......”

    柯绵叹:“我没事。”

    顾少清怕她吓到了,赶到她住的地方,柯绵正好披着件外套在浇花,看到他的时候笑了一下:“你来了。”

    顾少清没戴眼镜,整个人的气势比往常柔和一些,深邃的双眸像是被墨色覆盖了,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走到她身边的人抱住了她,声音有些沙哑:“绵绵。”

    身形挺拔的男子怀抱很温暖,柯绵任他抱了一会儿,又笑:“我说了,没事儿,只是梦而已。”

    顾少清抱她的手收紧了些,呼吸滚烫:“嗯。”

    幸好,只是梦。

    顾少清出来得急,没拿手机没戴眼镜,柯绵想了一会儿,直接伸手握住了他温暖的手,精致漂亮的手指僵硬一瞬,然后默默地回握住她的手。

    禁欲斯文的人耳朵又红了。

    于是两个人把各自的梦境叙述了一下,柯绵有些微讶地挑眉:还以为他是重生穿书之类的特殊能力者,没想到接收到的情节细节都是一模一样的,忍不住起疑的女子忍不住看他一眼,才发现似乎还有些惊魂未定的人还在定定地看着她。

    柯绵有些心软:“没事的。”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顾少清停顿了一下,声音有些沙哑:

    “对不起,我来晚了。”

    柯绵差点以为他知道了什么,斟酌着想开口,顾少清已经握住了他的手,温暖而干燥的掌心传来滚烫的温度,让柯绵的心稍稍地颤了一下‘

    语气温和,却隐含刀锋的男声缓缓道:“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吧,好吗?”

    晚上的时候系统躲躲闪闪地出现在她的梦里,神情有些冷然的女子语气淡淡的:“你是不是该和我解释一下,顾少清的事?”

    系统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背后的主神。

    虚白的光线闪了一下,有些沧桑的声音叹息着开口:“你何必事事都要弄清楚原委呢?”

    柯绵看那团薄雾的眼神淡淡的,没有一丝温度:“你骗走了他什么?”

    原本还温和的主神瞬间炸毛,有些稚嫩的童声清晰地响起来,听上去颇为跳脚恼怒的样子:“谁骗他了?!我压根没和他换!”

    系统目瞪口呆。

    反应过来的世界意识咬牙切齿:“零五号!”

    她是故意的吧!她一定是故意诈它掉马的!整个快穿局谁不知道就它这个主神同情心泛滥,最爱做些赔钱生意了?!她是快穿局的元老,它不信她看不穿它的打算!

    柯绵扫它一眼:“真的?”

    虽然这个主神有点蠢,倒也不是那种会威逼利诱那个笨蛋拿什么去换的人,只不过,这个世界意识最不爱说真话,不诈诈它,她还真有点不放心。

    世界意识气得不行:“他当时都心如死灰了,有什么能给我的?!”

    柯绵微顿,想起白天他说的那句“对不起,我来晚了”,左胸的位置竟然泛起一阵酸涩来。

    所以,那个笨蛋,真的是,她死了之后,才知道这一切的吗?

    那他该有多难过......

    瞄到柯绵表情的主神有些气:“你说你们一个个的,我从你们原来的世界里把你们救出来,让你们在快穿局料理那些人未尽的心愿,好不容易发了一回善心,让你们回原来的世界弥补遗憾,还......”

    它突然顿住了,又继续幽怨道:“合着我还做错了是不是?一个两个都来质问我!”

    没良心!

    柯绵咳了一声:“倒也不是怪你。”

    她有些无奈:“只是你让他出现就算了,为什么要把前一世的事情告诉他?”

    她不希望顾少清永远被梦魇魇住,走不出来。何况上辈子的那些事,实在不是什么可以坦然接受的结局,至死都没能好好地见上一面,好好重逢的两个人,落得那样的结局,实在是,过于悲惨了些。

    何必呢。

    童声哀怨:“还不是他要求的?”

    柯绵揉着额头叹息。

    这倒确实像是顾少清能做出来的事。

    顿了顿,勉强接受了它的解释的人又问:“那顾少清的结局呢?”

    她,也想知道。

    世界意识差点张口了,想起之前答应那个男人的事,又摇摇头:“算了,都是上辈子的事了,你们不是好好的么?”

    柯绵既想生气又忍不住想笑:“你还会双标呢?”

    世界意识咳了一声:“哎呀,反正你们就好好地度假嘛!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就溜了,白雾随着它声音的消失,消散在一人一统眼前。

    系统有些支支吾吾的:“主神大人它.......”

    柯绵揉着额头斜睨它一眼,笑:“还主神大人呢,就一奶娃娃。”

    喜怒不定,做事随心所欲的,胜就胜在三观比较正,不会随意插手快穿局的事,不然就她们那几十号人,估计也不可能把偌大一个快穿局打理得井井有条。

    醒来的时候看见几个未接电话和几条短信,大部分是朱老板的,都是些道歉自责的话。

    柯绵微顿。

    这么快就处理好了?

    到底还是自己去朱老板店里看了看,魏哲见到她,眼神莫名,朱老板擦了擦围裙,满脸歉意自责地走过来:“绵绵哪,实在是不好意思......那个兔崽子!我一定会教训他的!是叔和你婆婆不好,冤枉你这个好孩子了。”

    柯绵笑了笑,看了眼朱婆婆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离开的时候忍不住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终究还是离了心了。

    女子微微眯了眼,有些漫不经心地想,索性就把上辈子的恩情报了,以后还是不要过多联系了。

    晚上顾少清和魏哲他们在一起聊朱老板连锁店的事情,眉眼间还缠绕着冷意的男子看了眼播个不停的电话号码,把手机关了静音。

    朋友笑:“还关什么静音啊,直接拉黑名单得了。”

    魏哲抬头看了顾少清一眼,语气微微感慨:“你不懂,慢刀子才磨人呢。”

    看来季家这回,是落不到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