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24
    那家人的那堆破事传播得很快,季缘一家人只能灰溜溜地搬离。

    发觉季缘电话打不通了的人有些恼怒地摔了手机,贺垣扫了眼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扯了扯嘴角:“何语嫣,我们分手吧。”

    贺兴早年是做电器生意起家的,在红星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对于公司的决策还是有一些参与权的,看不惯他的人拿网上之前流传的医院丑闻讽刺他,脸色有些不好看的人喝了酒,身旁有人拍拍他的肩膀,叹气:“别和他们一般见识,贺垣那孩子我看着长大的,哪能是那种人?现在的媒体,为了流量,什么假新闻都写出来博眼球。”

    于是又有好友围过来劝慰他,贺父拿不准这些人是在反讽还是真的不相信,只能扯着嘴角敬酒。

    犹豫了一会儿的柯父也上前来:“对不住,贺总,实在对不住。”

    贺父叹了口气:“小辈之间的事,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到底没有迁怒,妻子说话做事,确实过了一些,可是把那些事放上网......

    绵绵和贺垣从小一起长大,谈了这么久,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狠?

    人群骚动的时候,还想着网上那些沉不下去的帖子的人微愣,问身旁的王总:“这是怎么了?”

    中年男人笑了笑:“是顾总带着他儿子来了,听说要正式接班了,所以来年会上认识认识我们这些老臣。”

    气度沉稳,看上去温和没什么架子的顾总笑了笑,大家都围着他,身边的年轻人相貌倒是看不分明了,只是隐约看出来,戴着眼镜,个子很高,腿笔直修长,端着杯香槟,气势不输于其父。

    贺总叹了一声,不愧是顾家那样名声显贵的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接班人,这气度。

    中央的人笑着说了几句话,人群散开,贺兴端着酒也想随着人流散了,突然若有所感地回头,眸光浅淡的人对上他的视线。

    贺父手上的香槟一抖,洒了一地,想要上前的柯父看到立着的年轻人,突然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是顾少清。

    何语嫣离家出走多日没有消息,也不知她父母是从哪得的消息,竟然找到了柯绵这,揉着眉心说没见过她的人刚送走他们,就听见电话铃声。

    她微微一顿,看着手机显示的陌生短信,眸光微深。

    在约定好的咖啡厅靠窗的位置上坐下来,没过多久,妆容精致,眉眼艳丽的女子果然推门进来。

    柯绵喝了口咖啡,点击发送。

    何语嫣看见她这冷静淡然的样子就生气,气得精致靓丽维持不下去了,咬牙切齿:“贱人。”

    柯绵在快穿局见过不知道多少只会逞口舌之勇的懦夫,看着眼前的人嘴角微扯:“有事?”

    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本来最近就诸事不顺的人面容有些扭曲,七分美貌荡然无存:“你少得意!”

    她又冷笑:“你再怎么算,怎么撤帖子,贺垣还不是和你这个丑八怪分了手,和我在一起了?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认识了十几年,谈了得有六年了吧?还比不过我这个只认识了一年的师妹,柯绵,你看看你自己,做女朋友做得多失败啊,连男朋友的心都留不住。”

    伤到了筋骨的狗叫起来是最狠的,女子淡淡地喝咖啡:

    “继续。”

    何语嫣被她这幅无所谓的样子给激怒了,眼神怨毒:“你怎么不去死!”

    这种战斗力在快穿局排号第五的元老眼里就是渣渣,柯绵有些无趣:“你到底想干什么?”

    何语嫣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笑起来,脸上的表情隐隐有些疯狂的态势:“对了,你那个朱老板,是不是把你痛骂了一顿?哈哈哈哈,报警抓人家儿子,他们没把你扫地出门吧?”

    柯绵微顿,看她的眼神很淡,语气更淡:“是你做的。”

    何语嫣总算找到了一点胜利感:“是,我做的,是我让那个姓季的贱人去找那个开饭店的,让她说是你误会了报的警,怎么样,被流言蜚语包围的感觉不错吧?哈哈哈哈哈,你活该!和我抢东西的人都不得好死!”

    对面的人好像快疯了,面部表情已经扭曲到了极致,柯绵却是神情冷静:“你会有报应的。”

    从她知道上辈子她是被这个女人害死的时候,她就不准备放过何语嫣了。

    何语嫣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报应?什么报应?”

    她想起之前那些和她作对的人的结局,身体前倾:“你是说小林吗?还是那个盛雪?还是那个,谁谁谁?他们才是遭了报应的那个,死的死,疯的疯,我有什么事?我一点事都没有!”

    柯绵闻言将咖啡杯放下,有些沉闷的撞击声响起,语气平静的人眼神有些冷:

    “害人终害己,何语嫣,我劝你不要再作恶了。”

    兰因絮果,她真的不怕报应回到自己身上吗?

    高傲骄矜的大小姐冷笑:“害人,我什么时候害人了?他们和我抢,他们就该死!”

    柯绵静静地看她一会儿,喊来服务员结账,何语嫣神情有些扭曲:“柯绵,贺垣和你分手了,你就是输了,你以为那个顾少清,是什么好货色吗?”

    已经起身的人微顿,转过身来冷冷地看向她:“你再说一遍。”

    何语嫣冷笑着站起来,赶到的何母已经“心肝宝贝”地叫着她,抱着她哭了:“你去哪了!”

    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人见何语嫣怨毒的眼神,眼里的寒意像是要化成实质:“我不会放过你。”

    何父脸色沉下来,柯绵已经冷着脸,离开了。

    晚上的时候接到短信轰炸,柯绵自动过滤掉那些污言秽语,看完了全部的信息,然后将手机放下,冷笑。

    和季缘联手想把她的个人信息放上网,污蔑她脚踏两只船,还是一样的污蔑造谣的把戏,可是她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诋毁中伤她的人。

    谁给她们的胆子。

    晚上的时候顾少清接到朋友的电话,说网上之前一直飘着,关注度怎么都降不下去的帖子突然全部被删得干干净净,而之前仗着她父亲,一直嚣张跋扈的何大小姐,突然神情癫狂地自首了,交代了好几起命案,之前到处对人造谣的季缘也是,疯了一样,逮着人就喃喃:

    “是我造谣,我道歉,对不起!是我造谣,我道歉,对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