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25
    魏哲听说了这件事,有些感慨地在饭桌上说起来:“这叫什么?这就叫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啊。”

    顾少清微顿,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之前那个梦,捏着筷子的手慢慢收紧。

    他从不信报应,可若这真是这些人的最终下场,未免还是太轻了些。

    贺垣被何语嫣连累得很惨,连着好多天都把自己反锁在家里,眼神暗沉,面无表情的样子吓坏了贺母,一向以自己这个儿子为骄傲的母亲哭着埋怨贺父:“你就不能想办法解决这件事吗?!你知道我们贺垣被那些人骂得多惨吗?!”

    一生最好面子的贺父罕见地勃然大怒:“我想办法解决?!你怎么不让你的宝贝儿子想办法解决?!这些事不都是他惹出来的吗!如果他不和别人鬼混,不和绵绵分手,我们老贺家会沦落到现在人人喊打的地步吗?!”

    对儿子无条件维护的母亲尖叫着打他:“你怪我们儿子?!明明是那个女的,不要脸勾引我们家贺垣!还有那个柯绵!她们,她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们就是想把我儿子拉下水!”

    ......

    房门外无意义的争吵还在继续,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和几个月前冷静从容的形象判若两人的男子嘴角轻扯,不知道是在嘲讽门外的父母,还是在嘲讽自己,看到朋友的短信,抿了抿嘴之后,又简单地挑了件外套,从房间里出去。

    尖锐刺耳的争吵声在他耳边放大,他却和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离开了家。

    贺垣为人沉着又可靠,因此人缘还算不错,尽管这几天,陌生人中都有人看他们的眼神不对了,一开始就了解到了始末的朋友们都还是陪在他身边温言劝慰。

    “没事,网上的人嘴巴本身就不干净,别放在心上。”

    “就是啊,这件事你虽然有错,但也没必要放大到这个地步吧,坚持住,兄弟挺你。”

    “唉,我咋感觉是有人在趁机报复你?让你不要那么正直了,算了,都会过去的,不要在意。”

    “就是啊,你都是被那个骗子给骗了,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对对对,兄弟们还没祝你脱离苦海,重获自由呢,不要愁眉苦脸的啦,来,走一个......”

    一个圈子里的好友插科打诨安慰他,贺垣的心情总算好了些,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些嘶哑低沉:“谢谢。”

    于是几个人又喝了点酒,畅快地聊起好玩的事情来,忽然有个女生眼尖,瞧到了正在和侍者交谈的两人的背影,一男一女,俱是身材高挑,气质出众。

    她端起酒杯,有些玩味地喝了口酒:“你们看。”

    嘴角挂着丝冷笑的人往后一靠,其他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脸上或多或少都露出了戏谑讽刺的神情。

    古巴虽然小众,但是所有位置都是要提前一周时间预约的,除非你在这家格调一般人根本够不上的餐厅有股份,不然,怎么样听说了圈内的消费档次翘着尾巴来,就得怎么样垂着尾巴出去,这两个人,进门就忙着询问服务员,可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之前那个颇有些高傲的女生端着酒杯想了一会儿,脸上带出一抹自信戏谑的笑来:“看我的。”

    两个人还在询问包厢的事情,忽而身后传来一个妩媚的女声:“让他们坐我们那吧。”

    两人转身,面前时尚新潮,颈饰反射出来的光有些刺眼的妩媚女郎笑了一下,手中的酒晃了晃,带着某种瑰丽奇幻的色彩:“绵绵,哦,还有这位,你好。”

    下颌线优越,冷淡矜贵的男子淡淡颔首,并没有在意女子伸出来的那只手,而是拉住了身旁表情有些无语的柯绵。

    她身后,几人正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事态的继续发展。

    眸光微冷的男子拒绝的话还没出口,顾爸爸已经出来了,语气和蔼:“少清和绵绵,来了啊。”

    名片还没拿出手的女子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好:“顾......”

    刚说出口,意识到什么,就和身后等着看好戏的人齐齐变了脸色。

    顾家。

    怎么会是这个顾家?!

    柯绵耳朵微红地把手抽出来,顾少清咳了一声,温润如玉的年轻男子喊了一声:“爸。”

    于是又有些无奈地解释起迟到的原因和找不到包厢,耽搁了时间,随和的顾爸爸笑呵呵地表示理解,根本没看到两人身后神情已经僵硬,迅速低下头的女子:“没事没事,来了就进去吧,你叔叔伯伯都等你们呢。”

    顾家为了顾少清和柯绵的婚事重新举办了一次家宴,季老爷子听说了之后,冷哼一声,隔日就让被再三要求的顾少清把人带回去了,对脾气软和的小姑娘是越看越喜欢,晚上散步的时候想起什么,侧头问管家:

    “那家人怎么样了?”

    跟了老爷子几十年,素来是了解他脾气的管家微叹,语气里带了笑意:“您不是让少爷自己处理吗。”

    老爷子看了眼花园中的花,叹:“那你就告诉我,他怎么处理的。”

    管家摇头:“听说老家的公司都败光了,名声也没了,不得已移民了。”

    不出意外的话,原先就是靠着老爷子和他姐夫起家的人,坐吃山空之后,只能过潦倒不堪的生活了。

    老爷子眼神浑浊,心却敞亮得很,须发皆白,看上去依旧睿智硬朗的老人家长长地叹息一声:“贪心不足,落得这个下场,活该啊。”

    也罢。

    女儿女婿都是孝顺的,少清和绵绵又是知冷知热,会逗他开心的,人心总是偏的,他也不至于一叶障目,去选择那个老早就伤透了他的心的儿子,有他们在身边就够了,从此以后,他这个黄土都快盖过顶的人,就踏踏实实地享他的清福,就当没有了那个混账儿子吧。

    林煜和慕晴结婚,何涟和柯绵去当伴娘,穿着清新淡雅的连衣裙,青丝挽起来,自有明媚动人之姿的女子看着他们两个人羞红了脸,交换了戒指,心里竟生出许久不曾有的向往来。

    何涟偷偷地对着位置不远的人比了个ok手势。

    坐在位置上,西装剪裁得体,衣领上别着花香淡雅的花朵的男子手指微微蜷缩了些,碰到了藏了许久的礼物,深邃的眼神微动。

    明明很早之前,就想送出去的人有些紧张地把手握成拳,放在唇边,咳了几声,缓解自己胸腔传来的快速跳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