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26
    柯绵其实不是个追求浪漫的人,可是当他捧着花束向她走来的时候,向来心底平静得像深远的湖面的人,居然感受到了那种涟漪扩散,一圈圈漾开,让心脏都产生了异样反应的感觉。

    眼神深邃的人在隔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住了,握着花束的手似乎有些僵硬。

    她忍不住想笑,结果真的笑出了声。

    耳根微红的人有些恼羞成怒地低声喊她:“柯绵......”

    柯绵觉得自己是不够严肃,看到灿烂的花朵中央,那个精致小巧的匣子时,却还是下意识地歪头:“戒指?”

    身边围上来的人发出善意的笑声。

    早知道她会不按常理出牌,却还是有些无奈的人微叹:“你就不能哄哄我么?”

    柯绵想了一会儿,突然靠近了他,抬头笑:“我愿意。”

    顾少清微怔,周围的人在慕晴和林煜的带头欢呼下鼓起掌来,他这才意识到什么,耳朵热度攀升,有些无措地去看花束里的戒指盒,柯绵忍不住笑起来,任由他给她戴上戒指,然后盯着她,把之前的准备统统忘得一干二净:

    “柯绵......”

    她笑盈盈地点头。

    晚上的时候顾少清送柯绵回家,等红灯的间隙,只敢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不敢去看身旁坐着的人耳朵上的红色一直没退,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有些僵硬。

    柯绵有些好笑地看他:“你还能开车吗?”

    她怎么觉得他很紧张的样子。

    顾少清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垂眸哑声道:“我会小心的。”

    她在他车上,他怎么敢有丝毫大意。

    车缓缓停下来,柯绵单手撑着下巴看他:“我们是在这里认识的,对吧?”

    顾少清看她,深邃的眼眸缓缓酝酿着什么,突然解开安全带的人俯身,温热的气息靠近,顿了一下,仿佛是得到了许可,又缓缓地靠近,然后亲吻了她。

    低沉嘶哑的男声沉淀着不知道有多么深沉的情绪,在偶尔传来几声虫鸣的夜里,显得那么清晰深情:“绵绵,我爱你。”

    我爱你。

    回到家关上门,视线落在郁郁葱葱,青翠欲滴的君子兰上,忍不住抬手放在了嘴唇上的人有些脸热。

    他怎么知道,自己是想干嘛的。

    --

    市中心新楼盘预售,柯绵看中了湖边小筑那一套,有些犹豫地去问顾少清的意见,耳根微红的人从背后拿出来一张一模一样的宣传单,两个人对视一眼,笑起来。

    顾少清的手握笔还好,画画就有些吃力了,于是设计图的事就交给了柯绵。

    两个人在顾少清家里研究着平面和俯视图,身形挺拔的男子从背后环住她,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侧脸,手里还握着笔的人微恼:“我的线都画歪了!”

    顾少清笑。

    最后就由他这样抱着,边修改,边构思地,把初步的装修设计图画好了。

    新房装修好的时候,两个人领了证,搬进去。

    实际装修效果很令人满意,旋转楼梯连接的小阁楼,放一些柯绵闲置的杂物之类,阳台摆着生机盎然的花草,两个人都格外青睐的黑白色简单地装点温馨日常的客厅卧室。

    正式接手父亲工作的人不算很忙,就是出差有些频繁。

    某年除夕的时候祖孙三代说起这件事来,最后顾少清揉着额头叹道:“我想,招一位职业代理人,代理公司事务。”

    虽然每次出差只是三五天的时间和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距离,他还是有些不愿意这样频繁地离开她身边。

    默默地吃饭的人想了一会儿,一家人达成了一致意见,她开口:“我昨天,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顾少清微愣,皱着眉握紧她有些凉的手,习惯性地搓着手给她暖手:“怎么了?生病了?”

    一家子也不赞同地看着她:“绵绵啊,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让少清跟着去?”

    “我们平常在家也没事,你和我们说嘛,是不是着凉啦?”

    柯绵看向顾少清,沉吟一会儿:“我怀孕了。”

    --

    柯绵怀孕之后,代理人的事情就被迅速提上了日程,顾少清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她,柯绵不习惯他这样,有些无奈:“我真的一个人能行。”

    顾少清垂眸握着她的手,柔声道:“我放心些。”

    梦中那么多的细节,竟然和之前的全都一一对上,他原本想要叫那些人付出等价的代价,听到这个孩子来的消息,还是停了手。

    上辈子他没有回国,这个孩子,也没有出现,他的绵绵......

    想起仍会心口酸涩的人总是忍不住祈祷。

    慈善做得多了,就当是为妻儿父母积福。

    也会因为本不应该出现的孩子本能地草木皆兵,关注过度。

    隐约猜到的柯绵微叹着抱他:“真是笨蛋。”

    晚上睡不安稳的人时常会腿部抽筋,顾少清呼吸浅,睡眠也轻,她一开始哼唧着想翻身,身旁的人就会惊醒,整个人温柔得不像话的人揉着她的小腿,柔声哄她入睡。

    柯绵某次醒了,迷迷糊糊地喊要喝水,等轻轻地下床端着温水进来的人坐到了床边,眼神清亮的人又伸手抱他,很是信任依赖的模样:“好喜欢你啊。”

    顾恪出生的时候柯绵没受什么罪,顺产,坐月子的时候顾少清哄胃口不好的人吃东西,突然哑声问她还想不想要孩子,柯绵想了一会儿说顺其自然,沉默了半晌的人轻轻地吻她,声音很低:“我想去做手术。”

    顾少清很尊重柯绵的意见,家里长辈又很开明,掌握决定权的柯绵有些拿不准该不该同意,问他为什么不要二胎了,还玩笑着说其实也没那么疼。

    顾少清垂眸,吻了吻她的手。

    他只是心疼。

    最后还是没有再要孩子。

    顾恪从小生得一副好样貌,唇红齿白招人疼,就是格外缠人,柯绵有些嫉妒,在小宝贝第一天离开他们,去上幼儿园的时候捏着顾少清的脸泄愤,有些委屈地控诉:

    “安安为什么那么喜欢你!”

    安安是外公取的小名。

    顾少清笑着揉她的头发:“安安也很喜欢妈妈啊。”

    之前一直以为顾少清不喜欢小孩子的魏哲听说了这件事,还和顾妈妈笑他:“真是打脸啊。”以前对软萌软萌的小宝宝都是不假辞色的人,居然有一天也会沦为儿控。

    长大了懂一点事的顾恪从叔叔那里听到这些话,跑去奶声奶气地问爸爸妈妈,柯绵笑盈盈地去看眉眼温柔的人,顾少清亲自家小宝贝:

    “爸爸不喜欢小孩子,可是爸爸喜欢我们安安。”

    因为,安安是他们的孩子,是她十月怀胎,才带来的天使。

    他怎么可能不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