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8
    直播被关的星网用户正议论纷纷:

    “我怎么感觉沧月将军的伴侣好吓人(没有恶意,单纯感觉)”

    “前面的,我也觉得......”

    一个匿名帖子被顶上来,马上获得了除祝福他们的帝国之星的帖子之外的最高赞:

    “我觉得这个人配不上我们将军:)”

    萧哲还不知道星网上对他的评价,只是眼神暗沉地盯着因为伤势尚重,而沉沉睡去的人,眸中阴霾渐深。

    他讨厌她。

    看到她身上的伤,和还有些浮躁的精神力,心脏却又开始了一阵阵的紧缩。

    他讨厌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

    睡眠中的人似乎有些不舒服,嘤咛着翻了个身,手还握在萧哲的手里。

    容貌苍白俊美的人阴恻恻地看了睫毛轻颤的人一眼,声音压得很低的人冷笑:“别在我面前来这招。”

    系统:“......”

    它是不是该提醒一下局长注意一下安全,这个人好可怕......

    万籁俱寂的夜里,女子挪动了一下头部,眉头皱起来。

    萧哲看着她,眼神阴鹜,咬牙道:“我说了别来这招!”

    系统:“.......”

    妈妈呀这个男人真的好......

    “可怕”两个字卡在喉咙里的系统话还没说出口,就眼睁睁地看着飚了两句狠话的人冷着脸,咬牙切齿地,伸出另一只手给睡着的人垫着脑袋:“再动试试!”

    系统:“......”

    系统:???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

    第二天伍月醒来的时候,看到他眼球里分外明显的血丝,还“啧”了一声:“你这是一夜没睡?”

    目睹他一个晚上都在哑着声音放狠话,最后硬生生地让睡不安稳的人愣是把两只手都压麻了的系统:“......”

    虽然但是,你这样真的能追得上局长???你确定她会喜欢上你,而不是,灭了你???

    系统有些忧虑,世界意识也有些不解:这难道是什么新的宠妻方式吗???

    尽管很多人,包括伍月,都对萧哲这个沧月伴侣的身份心怀疑虑,之前精神力差点就溃散了的人身体却好得很快,而且之前百分之三十七的生命值,竟然恢复到了百分之八十,伍月有些感慨:“这个疗伤方式不错。”

    又有人可以调戏,又能睡个好觉,啧,她喜欢。

    萧哲冷着脸冷笑:“你最好不要再浪费我时间。”

    房间里的医生护士静默下来,默默地捏紧了手里的东西。

    要不是这人救了他们将军,病房里的人估计能当场就把精神力似乎已经消散的人给灭了。

    伍月无奈叹息:“抱歉,麻烦你了。”

    萧哲又冷笑一声。

    伍月磨磨牙:还上瘾了是吧。

    你给我等着。

    沧月将军痊愈得很快,早就想把萧哲赶出他们将军病房的人咳了一声,语气严肃:“经过我们的诊疗,伴侣可以离开了,我们需要为将军做一个全面检查。”

    露出来的手腕和白瓷一样,过分苍白的人毫不犹豫地松开拉着她的手,眼神阴鹜地站起来,扯了扯嘴角:“别让我再看到你。”

    其他人气得咬牙切齿。

    伍月却笑了笑,浑不在意的模样。

    萧哲在直播间露过脸,认出他的人无不眼神怪异,脸色苍白,眼眸黑沉的人冷眼看过去,差点被吓到的路人往后退了几步,赶紧换了个方向快步离开了。

    太吓人了。

    萧哲回到住处的时候天色还早,光线一直被调到最暗的房间里,脸色难看的人盯着光脑里唯一一封私密文件,苍白的指骨摩挲着光脑里并排的两个名字,哑声重复:“我讨厌你。”

    伍月出院的时候宣传部部长一直坚持要用最高规格的慰问仪式迎接她出院,脸色好了许多的人摆手:“不用。”

    其他人一再坚持,伍月脸色严肃起来:“我以帝国第一将军的身份命令你们,一切从简。”

    其他人只能无奈应允。

    伍月无奈:“你们不用管我。”

    她想起之前收到的那封手段拙劣的法庭通知,微顿,笑道:“反正我也,马上就要退役了。”

    她身边的将领齐齐沉默下来。

    强制退役,是星际法庭才有的权利,就算苍蓝想留住他们的英雄,也无法干涉星际法庭的决定。

    苍蓝司令却沉了声:“我已经致电星际法庭。”

    他看向眼前单枪匹马,斩杀了虫族前司令的帝国之星,声音沉重:“苍蓝一定会尽全力,为您争取到留籍服役的机会。”

    这不仅仅是无数苍蓝国民的期许,更是高级军团对于实力强大的将领的一种争取。

    苍蓝需要像这样强大的将领带领他们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

    伍月微叹:“谢谢你们。”

    在无数热泪盈眶的民众注视下,登上斑驳飞船的人闭上眼,又想起另一件事来:“他呢?”

    真走了?人形外挂那么好用,她还真有点舍不得。

    上官昀微顿:“将军说的是......”

    眉眼柔和的人笑:“就是我那个脾气不太好的伴侣。”

    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严谨克制风范的人默默地捏紧了方向盘,沉默片刻,又语气如常道:“我会派人联系他。”

    只字不提伴侣两个字。

    系统:你瞧瞧人家多么地温柔体贴,再看看你,啧。

    萧哲冷笑:想死?

    伍月沉吟一会儿:“不用,你带我去,现在。”

    既然是那个小屁孩派来的人,说不定对这个世界的剧情也有推动作用,作为快穿局的优秀员工,怎么可能放过任何最后可能会对最后的成绩评定有影响的蛛丝马迹呢。

    再说了,她这个伴侣除了脾气有点暴躁,其他方面,脸啊,手啊,都挺招她喜欢的,既然苍蓝规定匹配度达到百分之九十的伴侣必须强制结婚,她不如也去和他测一下,说不定还能顺带把这个脾气暴躁的人形血袋拐回去暖床用。

    系统:“......”

    说来说去,你还是好色:)

    上官昀没说什么,动作微顿就调转了行驶方向,带她到了档案上登记的住处。

    伍月微叹:“补助区......”

    脾气一向温和的人似乎有些心疼:“他一直住在这吗?”

    上官昀垂眸:“是。”

    他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希望他刚参军就跟着的将军,是一个品行卑劣,自私狂妄的人,这样,也许她知道了萧哲没有任何精神力,就会厌恶排斥他。

    可是不是。

    他的将军道德高尚,正直善良,绝不可能因为萧哲没有精神力,又是私生子,就拒绝他成为她的伴侣。

    果然,捏紧了手指的人下一秒就听见她低声叹道:“他要是愿意和我回去就好了。”

    伍月不知道自己的副官心里正嫉妒难言,还在有些叹息地想:

    她一定每天都握着他的手入睡,肯定舒服得不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