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9
    萧哲从雾凇岭回来了,得到消息的萧瑾立刻去了他这个哥哥在星网上登记的住处。

    明明那门连一丝精神力加固也无,已经是帝国四星上将的萧瑾却根本无法撼动那门半分,只能无奈地敲门:“兄长?”

    萧哲把光脑收起来,眼神阴鹜:“滚。”

    萧瑾早就习惯了他这个性情古怪的哥哥这样对他说话,倒是不曾有几分恼怒的心思:“跟我回家......”

    里面的人扯扯嘴角,把门打开,萧瑾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脸色苍白的人神情冷下来:“谁让你来的?”

    他才离开多久?!她又把自己弄伤了?!

    眼神阴沉的人冷笑着讽刺:“堂堂九星将领,这是离不开一个精神力全失的废物了?”

    萧瑾这才发现站在他身后,不知道多久了的伍月和上官昀。

    四星上将立刻站直,对伍月行了军礼:“沧月将军好!”

    伍月淡淡地应了一声,又看向对她的接近似乎很厌恶排斥的人,想了一会儿:“医生说我的旧疾还未完全痊愈。”

    语气温和的人并不在乎眼前人的态度,笑道:“......接下来一段日子,恐怕还是要麻烦你了。”

    萧哲冷笑:“做梦!”

    上官昀的手指已经放在了腰侧的武器上,伍月抬手阻止他,看萧哲的眼神带着纵容:“没事,其实我今天来还有另外一件事。”

    她看了眼生命体征似乎只是普通人水准,身体素质和精神力都远低于苍蓝国民平均等级的人,语气柔和下来:“之前未经过你同意,我擅自提交了伴侣匹配度测试,结果.......”

    身体似乎僵硬了的人阴沉地盯着她,冷笑。

    这个人,难道践踏了他一次还不够,还要再践踏他第二次吗?

    他似乎再也不想再忍受下去,转身走进房间,身后却传来女子轻柔的叹息:“我们的匹配度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似乎,不得不履行苍蓝法律的义务,强制结婚了呢。”

    在场的其他人都僵住了。

    上官昀默默地攥紧了拳头,眼神微暗。

    将军根本没有提交什么伴侣匹配度测试,所谓的九十八匹配度,也比苍蓝建国以来最高的匹配度要高得多.......可是他还是觉得,无法忍受。

    知道自己的隐秘心思永远得不到救赎的人眼中划过自嘲。

    萧哲苍白瘦削的手指捏紧,指尖用力得泛了白,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她。

    伍月继续:“......为了履行义务,至少在强制婚配之前,我们应该提前适应一下伴侣生活,你觉得呢?”

    萧哲苍白的脸上,表情意外地嘲讽:“沧月,我不是你的玩物。”

    他的眼神暗沉下来,声音有些哑:“不会被你的谎言蛊惑。”

    第二次。

    伍月无所谓地笑笑:“你好像已经别无选择了。”

    在她面前,几乎没人能有反抗的机会。

    萧哲顿在原地。

    最后脸色难看的人还是上了飞船,伍月想了一会儿,对上官昀道:“你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上官昀无声拒绝。

    他担心这个萧哲会对将军不利。

    伍月微,无奈:“他是我的伴侣。”

    萧哲僵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果然,就算是重来一次,她也还是喜欢用甜言蜜语麻痹他的理智。

    伍月对这个动不动就低气压的伴侣简直无可奈何,见他眼神阴鹜,微微一叹:“我到底哪招惹你了?”

    明明刚刚还想调戏一下,看到他这幅样子却有些心绪烦乱起来:“你怎么动不动就朝我发脾气?”

    萧哲冷笑:“你哪都招惹我了。”

    伍月烦躁地把飞船停下来,冰冷的眼神看过去,萧哲眼眸微暗。

    原本怒气值就快到巅峰的人手指捏紧,咬牙切齿:“把安全带系上!”

    果然那个小屁孩就没安好心,根本就是在变着法子气她吧?

    开飞船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的原因,速度比平时快了一倍,萧哲苍白的指节紧紧地抓住手边的护栏,脸色惨白地弯下了腰。

    伍月:“......”

    她不就是开快了一点吗???作为一个星际居民这人居然晕车,敢不敢再脆一点???

    伍月把速度调回到缓慢模式,然后切换到自动驾驶,转身看向嘴唇泛白,眼眶通红的人。

    伍月:“......”

    她有些手痒。

    最后勉强算是有点良知的人把虚弱得不像样子的人安顿好,萧哲的声音嘶哑无力:“别碰我!”

    伍月简直“呵呵”了,把他之前的话还给他:“你以为我愿意?”

    要不是他长得好看又能补血,她堂堂一个快穿局局长,才懒得受他的气!

    萧哲却像是被戳到了痛处一样,眼眶更红了,衬得脸色惨白的人都妖异几分,眼神却是刺骨的寒冷:“我从没求你碰我。”

    他的声音带了痛恨和无力,听得伍月却是心头一刺。

    伍月终于感觉到异样的皱眉。

    那个小屁孩是不是给她用了什么道具?还是缺失的剧情里有关于她和这个暴躁阴沉的伴侣的过去,为什么她才见了他几次,情绪就会因为他而波动了?

    最重要的是,她为什么不生气?要是其他人敢这样对她,她早就把那人扔丧尸堆里百八十回了!

    不行,她今天晚上得回去问问那个欺下瞒上的系统和那个小屁孩,敢瞒着她把现在的剧情搞到她自己都看不懂了,信不信她砍了他们两个?!

    凶残的人磨了磨牙。

    萧哲攥紧了手指,女声有些咬牙切齿:“是我求着要碰你,是我!行了吧!”

    说着把他苍白冰凉的手握起来,才发觉他的身体状况似乎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又恶化不少,浑身僵硬的人试图挣脱,伍月有些烦躁:“再讨厌我也是你的伴侣,你难不成还真想自生自灭?”

    伴侣之间有着某种程度的同生共死,一方受到巨大伤害,另一方如果不采取某种有效措施斩断伴侣之间这种宿命的联系,也会受到几乎等量的回馈。

    伍月突然顿住。

    萧哲微僵,冷笑:“我就是想自生自灭,怎么了?”

    他看她的眼神带着彻骨的冷意和狠绝:“碍着你了吗?!”

    伍月突然捂住胸口,脸色苍白起来,萧哲冷笑:“你这些把戏我早就看破了!”

    忽然之间好像受到巨大折磨的人眉头拧起来,死死地咬住唇,弓着身子轻轻地颤抖起来。

    萧哲僵了一下,咬牙切齿:“骗子!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

    手却反握住她几乎是瞬间冰凉下来的手,痛恨的语气里带了慌乱:“你不是帝国之星吗?!怎么还会受伤?!”

    伍月虚弱地笑起来,下一秒,身形不稳的人晃了晃,就栽倒在他怀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