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10
    伍月醒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将军府里,手还握在睡着的人手里。

    抽都抽不出来。

    系统冒出来,绕着她转了几圈,嘀咕:“你没事吧?”

    还以为她是装的,没想到真的半夜才醒。

    伍月咳了一声:“没事。”

    她睡得还挺舒服的。

    系统正想和她说话,趴着的人突然醒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冷笑道:“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想要继续服役。”

    伍月没在意他语气里的嘲讽和怒意,想了一会儿:“你把我们之间的联系斩断了?”

    她之前“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这个人却好像毫发无损的样子,按照苍蓝伴侣的传统,这不应该啊,就算她用了系统工具作弊,这个漏洞也不应该出现才对。

    除非她这个看上去似乎很讨厌她的伴侣,擅自把他们之间这种类似于同生共死的被动技能给取消了。

    萧哲脸色苍白,盯着她,一字一顿:“这不就是您希望的吗?我的将军阁下。”

    这个称呼再次脱口而出的人自己先肉眼可见地僵硬了一下,然后阴鹜的眉眼泛起自嘲和讽刺,却还是盯着她,像是在等着她的反应。

    伍月觉得自己要狗带,特么的她的记忆里连这个人姓甚名谁都不清楚,她怎么知道这个人是在质问和盘问她什么啊?!

    萧哲冷笑,把视线移开。

    他就知道,这个人,根本就不会对他心软。

    ......无论他做什么,怎么做。

    嘴唇泛白的人自嘲。

    没拿到剧本的人维持着表面的镇定,多年快穿局的经验告诉她,遇到这种疑似重生疑似被辜负疑似被遗忘的角色,最好的办法就是轻描淡写,不露痕迹地告诉他,自己失忆了。

    才有可能活着完成后面的剧情。

    不然,哪怕眼前的人弱得似乎一只手就能打倒,最后他心灰意冷的时候也可能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最后还可能把你挫骨扬灰。

    伍月突然有些嘴角抽搐。

    特喵的她堂堂一个快穿任务者,为什么搞出了一种虐文女主角设定的感觉???

    萧哲不知道伍月正盘算着把他安抚下来,再耐心地把她失忆的细节披露出来,下一秒就把习惯了走套路的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你不用担心我会揭穿你。”

    他语气里似乎带了嘲讽:“上辈子,我即使......也没有出卖过你。”

    他的语气很冷:“这辈子,也不会。”

    特喵的这真的是个重生的啊卧槽!!!还疑似知道她也重生了啊卧槽!!!

    那那个破系统和小屁孩还敢把剧本藏起来?!她怎么玩?!

    像是知道她要装傻的人语气淡下来:

    “星网宣布你凯旋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回来了。”

    他看她的眼神似乎冰冷得过分,伍月不知为什么却看到他的异瞳,冰蓝色的瞳孔深邃平静:“我知道,你来拿回属于你的东西。我不会阻止你,就当。”

    心脏突然浮现出些许异样的人一字一顿道:

    “我们之间。一笔勾销。”

    反正她想要得到的未来里,从来就没有他。

    系统有些崩溃:“不是说记忆清除干净了吗?!”

    世界意识有些心虚:“我打不过他,就酌情给他留了一部分......”

    谁知道随机留下的是那部分啊......

    系统觉得主神药丸:局长要是知道主神的失误导致她的伴侣对她误会颇深,会杀了他们主神的!

    世界意识却很乐观:“放心吧。”

    萧哲可是亲口承诺,绝对会报答它的。

    伍月:他报答你和我教训你有冲突吗?

    同样想教训它的柯绵慢条斯理:我觉得,没有。

    萧哲和顾少清:同意。

    世界意识:......

    伍月看着径直离开的人有些烦躁,最后干脆甩出去一个精神力屏障拦住他.

    “你们原住民都这么固执的吗?宁愿相信虚幻的记忆也不愿意相信你面前活生生的人?”

    萧哲攥紧了拳头,又恢复了之前阴沉的样子,冷笑道:“你有什么可相信的?”

    她完成了卧底任务,回到苍蓝,做的每一件事,都与他无关,不是吗?

    他埋葬在雾凇岭的枯骨,已经等了她太久太久,久到他都要忘了,他是哪一年,被她的亲兵射杀在那儿。

    他只是想要见她一眼,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起过他。

    伍月气得想打人:“我根本就不记得你!我不记得我和我的伴侣发生了什么!我不记得你所谓的我所想要的是什么!我也特么不愿意你天天冷着一张脸对我!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是不是?!”

    她她她她她现在就把他囚禁起来,不给吃的不给喝的看他能硬气多久!!!

    被拦住的人却僵硬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反唇相讥:“将军阁下的眼里只有您的荣誉您的军队,何曾分出过一小部分,给我?”

    伍月冷笑,手里幻化出长鞭:“你还没完了是吧?!好啊,那我们打一场,你赢了,以后你想怎么样都随意,我不伺候了!但是如果我赢了,你最好把你那些奇奇怪怪的上辈子的记忆给忘了!”

    不然她迟早要被他气死!

    萧哲盯着她看了几秒。

    伍月咬牙切齿,又换了个武器。

    特么这个脆皮不是想不开真的要和她打吧?!

    她虽然暴躁爱使用武力,也不至于家暴吧?

    伍月僵了一下,又烦躁了:“靠!”

    神特么家暴!

    不就是一个星际规定的伴侣吗?大不了她不要了,这宇宙长得好看又贴心的男人多的是,她一个堂堂的快穿局局长,干嘛在这一棵脾气暴躁又不好伺候的树上吊死?!

    想着又磨了磨牙,手中的武器消散了。

    她冷笑:“算了,我反悔了。”

    “你要是想走就走吧,反正我行得正坐得直,问心无愧!”

    那个匹配度测试也是她瞎编的,法律既然没规定强制结婚,她也懒得去留他。

    她也是有脾气的!!!

    手指泛白的人看着眼前的屏障消失了,心脏突然揪紧。

    萧哲想头也不回地离开,想让这个可恶的人再也不能践踏他的真心,可是脚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根本迈不开。

    ......他如果真的走了,是不是。

    以后都再也见不到她了?

    理智在告诉他这样也好,反正她也不希望自己成为她的伴侣,可是感情却再一遍遍地提醒:那又怎么样呢,反正只要待在她身边就好了,难道你还想再等个十年吗?

    他不想。

    萧哲用力地闭闭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