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11
    伍月见他没有立刻离开,眸光微顿,松了口气。

    既然察觉到他对她是特别的存在,伍月自然也不可能真的玩那些“你误会来,我误会去”的把戏,怕他跑了,忙又把屏障放下来。

    伍月语气无奈: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忘了与你有关的一切。”

    她没去看默默阖眸,嘴角泛起苦涩的人,反而沉吟了一会儿:

    “话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系统:“......”

    世界意识:“......”

    虽然他们理解(毕竟这部分的剧情就是他们故意隐瞒的),但是这样听上去,局长属实是有点渣啊。

    萧哲似乎再也无法忍受,冷笑一声,语气里像是带着彻骨的寒意:“随你。”

    真的不记得他也好,是又想故技重施,折磨他也好。

    他不想,再让她肆意玩弄了。

    最后却还是被迫在精神力四处都封锁住了的将军府里留下来。

    回到智能管家整理的房间内的人脚步微顿。

    简约单调的卧室,挂着几件标准的军装。

    里面的一切物品都足以表明,这根本就是那个可恶的人的卧室。

    萧哲攥紧了拳,指尖用力得泛了白,阴沉着脸转身就走。

    智能管家不明所以地转着轮子跟上去:“这是为您和将军准备的房间,您是不喜欢吗?”

    他还以为,将军的伴侣应该和将军一样,喜欢简约的风格。

    萧哲忍耐了一会儿,最后忍无可忍:“闭嘴!”

    他不是她的伴侣,不可能与她同室而居。

    他不会再为这个狠心的人再度赔上自己廉价可笑的自尊心。

    绝不。

    看着他的背影远去的伍月微微一叹:这个人怎么油盐不进的?

    晚上的时候她进入系统空间,拿出鞭子逼系统把剩下的剧情传给她,系统打着哆嗦,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呜呜呜呜救,救命.......”

    世界意识自己也害怕,却还是壮着胆子道:“我是为你好!!!”

    要是让这个暴躁狂知道萧哲上辈子被她那个投敌的亲兵害得那么惨......

    这货说不定会把自己原来的世界都毁灭了!

    伍月冷笑:“出息了,连我的剧情都敢截!”

    还为她好,之前萧哲不出现的时候还好,她权当增加任务难度了,现在萧哲一对她那个表情,她就忍不住暴躁抓狂。

    特喵的说是放假回家,还牵了个红线,结果她有好感恰好好像还喜欢她的美男因为你不知道的隐藏剧情天天对你冷嘲热讽,就是不愿意相信她真的不知道前世的事,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儿?!

    还放假,我看你是故意给我添堵来了!!!

    别拦着她,她要把这个小屁孩扔丧尸堆里去!!!

    眼看着鞭子就挥过来了,情急之下的世界意识下意识地大声嚷道:“那你知道了一时不冷静把他害死了怎么办?!”

    似有千钧之力的鞭子堪堪停在空中,世界意识咽了咽口水。

    伍月阴恻恻地看它一眼:“什么意思!”

    世界意识简直抓狂:“你就当这是弥补行不行?!等你把自己那摊子事儿料理清楚了再来要后半段剧情行不行啊?!”

    它都说了都说了这是为她为他们好!!!

    它不想让他们尽早弥补遗憾啊?!

    这不是事出有因,万不得已吗?!

    伍月冷笑:“好,等我处理了那烂摊子再来找你算账!”

    弥补是吧,她一定好,好弥补对她就没句好话的人!!!

    伍月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提交了那个所谓的伴侣匹配度测试,她还就不信了,不能把这个脾气比她还能伺候的人给治服了!!!

    她正准备去看看整天都是冷着脸的人在做什么,却突然收到苍蓝司令和副官的通讯,说的是同一件事:“将军,星际法庭说他们根本没有发出强制退役令!”

    她冷冷勾唇。

    终于来了。

    星际法庭在回复邮件的同时,还将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公布了:

    “@星际法庭:经核实,我们并未向沧月将军发出强制退役命令,也并未接收到其本人的降级申请,望悉知。”

    评论很刚:

    “我一个别的星球的居民都看不下去了,意思是人家帝国的第一将军,把自己弄得差点病危,就是为了污蔑你这么一个早就失去了公信力的宇宙组织呗???”

    “我特么真的服气,侮辱谁呢你?!”

    倒也还有理性看待问题的:

    “小声地说一句,我觉得这整件事就是个阴谋......”

    “我也觉得......苍蓝的影响力不可小觑,沧月将军也是载入史册的英雄啊,星际法庭没有理由这样去对待一位德高望重的将领吧???”

    “前面的,赞你,期待后续。”

    “无论如何,支持沧月将军和苍蓝讨回公道。”

    星际法庭受不住舆论压力,重新编辑了一条语气客气详尽许多的声明,评论依旧不买账,最高赞回答是: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没有沧月将军,你以为你这个星际组织能在和平中建立起来呢?要么查出罪魁祸首,要么你就把这件事担了吧,恒远星系不需要这样不尊重英雄的星际组织!”

    与此同时那边也发来了面谈邀请,客客气气的,似乎对这件事情也感到十分棘手,再三致歉说星际法庭从未插手她退役的事务,也绝对不会这么无理地要求苍蓝帝国的将军退役。

    历史应该被尊重,从战火中走来的英雄也应该被尊重。

    他们不至于如此愚钝,干这种吃力不讨好,还引发众怒的蠢事。

    苍蓝司令和其他将领也觉得奇怪。

    申请退役和强制退役根本不是一回事,申请退役尚且还有降级留军的可能,之前沧月将军说她已经递交了降级申请,却被驳回了,这怎么看也不是星际法庭这样,影响力巨大的星际组织会干出来的事。

    伍月则是看着邮箱里那封足以以假乱真的邮件沉思,瞄到邮件内容的上官昀声音有些哑:“将军。”

    为什么......将军是如此热爱她脚下的土地,四处征战,战功累累,却被要求强制退役......

    最令人心碎的是,他的将军竟然什么都没说,一言不发地选择为帝国带回来了敌人的尸体,为帝国最后一次尽忠......

    将军,怎么那么傻......

    伍月对如何维持一个得民心的将领形象了如指掌:“没事。”

    她揉着额头,笑:“如果......星际法庭没有要求我退役,我想,我应该还是可以申请降级留军的。”

    上官昀没想到她还在想退役这件事,忍不住红了眼眶,微微低头,攥紧了拳。

    而此刻在将军府,看着星网上的消息,眼神阴鹜的人表情难看起来,差点把手里的光脑都捏碎了。

    该死!

    谁允许那些人,这样对待他的将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