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12
    沧月将军似乎更关心降级留军的问题,把其他事宜全权交给苍蓝的外交部部长处理,得知这个消息的士兵和民众都有些心酸。

    虽然星际法庭对于一位军人的服役期是有规定的,但是一般来说,功勋卓着的将领都可以破例,留籍不退,享受与现役将领一样同等的福利。

    即使将领自己本身想要退役,那也没关系,任何星球都可以选择保留这位将军的职位。

    因为在宇宙军人和其他职业有着天壤之别,军人是每个星系的荣誉,军人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可是他们的沧月将军却在考虑降级留军。

    降级!难道要他们堂堂的第一将军,去做普通士兵吗?!可是帝国的普通军士数量庞大,福利和津贴远远比不上一位被强制退役的高级将领。

    上官昀也想劝她再考虑考虑,伍月摆手:“能不退役就行。”

    ......其他将领是想保存自己的地位,唯有他们的帝国之星,是真的想要留在她母星的战场上,为她的信仰奋战终身。

    知道她的要求的苍蓝国民对他们的帝国之星的敬仰和爱戴,更上一层楼。

    星际法庭已经开始和苍蓝接洽了,这边研究所也已经发来了邮件,伍月看着上面的百分之九十八,陷入了沉思。

    是她有Bug,把剧情里的关键数字提前剧透了,还是这个剧情有Bug,让小屁孩把数字改成这样了?

    她想了一会儿,上官昀冲进来,却在看到她时,顿住了脚步。

    眼神有些复杂的人慢慢地捏紧了手里的信函。

    虫族没有他们的技术水平,所以和他们谈判,只能选择使用最原始的书信。

    伍月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又笑:“怎么了?”

    一副她受了委屈,他觉得郁愤不平的样子。

    上官昀站直了,把手中的信函呈给她。

    信是用星际居民通用的字体写的,笔迹有些熟悉。

    伍月看完之后,往后靠了靠,有些想笑。

    回到将军府的时候是晚上,智能管家有些犹豫地上前:“将军晚上好。”

    伍月换了衣服,随口应一声:“嗯,怎么了?”

    智能管家的初始设定是一位体贴耐心的绅士,现在估计是自动更新了,看上去多了当下十分流行的软萌:“您的伴侣似乎在闹脾气。”

    伍月:“......”

    她知道,她这不是不知道怎么哄吗?

    揉了揉额角的人微叹:“带我去看看吧。”他又怎么闹脾气了。

    ......难道他把这府里的智能管家都给揍了???

    很快到了他房间门口的人嘴角微抽。

    将军府很大,总共有五位智能管家,最先启动的那台她就直接叫智能管家了,剩下的叫小一小二小四小五,从名字可以看出来她上辈子虽然是个无私奉献的人设,还具有女流氓的特质。

    现在小一小二小四小五都有些紧张地聚集在某个人自己选的单人房间外,听到里面传来的刺耳又尖锐的摩擦声,急得划着履带走来走去,看到她来了,眼睛一亮:“将军!”

    里面的人听到响动,手指微顿。

    他想把这些东西藏起来,可是一想到死之前,那封几乎要了他半条命的信,又忍不住惨白着脸色放下手等着她推门而入。

    “.......原本只是本着责任接近,却发现你极具机械制造的才能......”

    “.......若不是你的礼物,我可能已葬身虫族......”

    “虽匹配达标,然心无缔结婚姻之念,可凭设计图样......”

    ......

    他曾奢望过凯旋的人实现她的承诺,也因为她的出尔反尔和鄙薄语气而撕心裂肺,差点至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可是他记得她在那封信里说过接近他的理由之一就是他的天赋极高,可以为帝国的发展添砖加瓦。

    他设计了三个月送给她的礼物,甚至还为她挡下了致命一击......

    萧哲用力地闭眼。

    就这样吧。

    不管是什么理由,为了什么才把他留下来,如果我能够,让你的愿望实现......就算再死一次,他也绝不后悔。但是他再也不会妄想她的真心。

    门外的人摸了摸下巴:“萧哲?”

    坐在里面的人僵了一下。

    这是他在回来之后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伍月沉吟。

    怎么没反应?难道她记错了?还是他睡着了?不想理她?

    伍月决定再试试,清了清嗓子,又道:“匹配度测试结果下来了,抱歉之前骗了你,九十八是我胡诌的,但是......”

    手指已经根根攥紧的人嘴唇泛白。

    “经过研究所检测,我们的匹配度确实高达百分之九十八。”

    她想了会,又皱眉嘀咕:“我还以为会破帝国纪录,哪知道早就有个九十八了......”

    她突然顿住。

    里面的人脱力般,眼睛发红地仰起头来,苦笑。

    他们确实破了帝国的纪录,而他的将军,却在通讯的时候告诉他,她不可能接受他成为他的法定伴侣,还让她的亲兵送来那样一封诛心的信。

    伍月的语气淡下来,是陈述句:“你已经做过伴侣匹配度测试了.”

    那另一份九十八的,是萧哲做的。

    里面嘶哑至极的声音传来:“是,我做了,引起了您的厌恶,您准备怎么处理我?”

    像上辈子一样,因为他执意要去找她当面说清楚,给她的亲兵,她的心腹,下达“格杀勿论”的命令吗?

    萧哲好像回到了被埋在雾凇岭下的日子,浑身冰冷,如坠地狱。

    他从尸骸鲜血里爬出来,他本来应该满心怨恨,不择手段地去报复那个,用花言巧语迷惑他的人,可是他在星网上看到她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不会再跳动的心脏,每一下撞击都在告诉他,他爱眼前这个独独对他冷漠至极的人。

    即使至死他们也没有面对面见上一面,可是这个人说话的语气,她的神态,她的一举一动都像刻在他的骨骼上一样,他在地下等了她那么多年,不是为了报,仅仅是为了,为了好好地看她一眼。

    他有时候甚至会毫无自尊地想。

    如果他不是一个卑贱至极的私生子就好了,如果他能像萧家的其他人一样,有一个清清白白的身份,他的将军,是不是就会接纳他了,是不是就不会在信中写“身份地位,实难匹配,难成佳偶”这样让他痛不欲生的话。

    ......她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前,明明还曾眉眼带笑地对他说过:

    “等我回来,我们就登记。”

    本来眼睛就受过伤的人,眼前的模型和工具开始变得模糊。

    伍月怔了一下,皱眉:“什么怎么处理......你当然有做匹配度测试的权利.......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不想和我缔结正式的伴侣关系吗?”

    萧哲扯扯嘴角,用力闭眼:

    “是,我不想。我厌倦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愿意把后半生交付给你这样的人。”

    “您满意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