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13
    伍月皱眉,心里有些不舒服地开口:“这句话是我曾经对你说过的?”

    萧哲语气不对,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从话里面就转出来这是出自谁之口。

    艹!她前世有这么渣?!

    萧哲的身体有些僵硬,酸涩的双眼已经被双手覆住,不知道是房间里的灯光太过刺眼,还是眼睛太过疼痛,掌心很快变得潮湿。

    你明明就记得。

    你明明记得。

    明明已经粉身碎骨了不是吗,为了那个人,忍受萧家那些人的讽刺,认回了自己的身份,忍着手上和眼睛的伤,在亮得惊人的探照灯下给她做防护工具......

    他以为她不会知道的事,她却记得那么清楚,每一件,每一刻,成功地让他误以为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受到万民敬仰的人,是真的想要和他在一起,所以才会在后面遭到背叛的时候,痛彻心扉。

    ......他甚至宁愿自己一开始就被她的亲兵射杀,而不是看了那封信,才万念俱灰,葬身野外。

    伍月听不见里面的应答,脸色难看下来,在外面走了几个来回,深呼吸几次,又耐着性子重复:“萧哲,你必须告诉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为什么不愿意把上辈子的事说给我听?说不定我们有误会呢?”

    里面依旧没有回答。

    伍月磨磨牙,又转了几个来回,最后忍不住了,干脆一脚踹开了门:

    “特喵的!你能不能回个话!”

    真当她脾气好好欺负是不是?!就算不愿意告诉好歹回答几句吧?!

    然而尘埃散去,情绪在暴怒边缘的人却看到萧哲捂着眼睛,死死地咬住嘴唇,痛苦难忍地倒在地上的样子,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伍月瞳孔缩了一下,低咒一声,连忙上前把他抱起来:“喊医生来!”

    医生来得很快,看到萧哲的状况时还愣了一下。

    伍月在客房外等得有些焦躁。

    艹!她想扔人!

    擦着汗的医生从里面出来,有些犹豫地看她一眼。

    伍月克制着自己想骂人的冲动:“他怎么样?”

    “沧月将军,您的伴侣......没有任何精神力,所以脑域没有受到任何损伤,但是,他的眼睛和手,似乎受过粉碎性挫伤,虽然痊愈了,但是依旧留下了不小的隐患......”

    房间里面的人只是一言不发地望着天花板。

    苍白瘦削的手指放在雪白的床单上,好像和那片白色融为了一体。

    伍月心情有点复杂。

    她早就看出来她这个伴侣弱,但是也没想到他的身体能坏成这个样子好吗?!她本来应该第一时间带他去做全面检查的......

    心脏几度异样收缩的人烦躁地揉头发,忍不住踹了一脚墙面,裂开的墙体仿佛透着无声的委屈。

    伍月实在不知道该拿里面的人怎么样才好,在外面打了几个转,智能管家和小一小二小四小五都默默地睁着眼睛看着她走来走去。

    不知道徘徊多久,伍月才推门进去,语气很不好:“我们去登记!”

    萧哲纯黑静默的双眸盯着她,良久,又转向窗外。

    身体虚弱的人嘴边泛起冷嘲来:“不用。”

    伍月才不管他的意见,既然要治伤,那个医生说的什么,风险极低的手术肯定不能做了,还不如她用精神力给他修复伤口来得安全可靠。

    但是精神力进入另一个人的识海很容易遭到攻击和被迫触发攻击,就算她这个脾气贼难伺候的伴侣没有精神力,她还是想让他主观上接纳了她,再动用精神力,不然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之前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要为这个人感到烦躁和心烦意乱的人索性不去想了,看着床上的人,阴恻恻道:“婚姻所禁止使用精神力,你要是敢跑就死定了!”

    萧哲默默地攥紧了床单,又移开视线,喘息道:

    “我不......”

    伍月“呵呵”两声:“我们匹配度打破了苍蓝的记录,我这个九星将领还没退役呢.......你觉得你有拒绝的权利?”

    看到他依旧是脸色苍白的人眼神沉下来,又冷冷地看向智能管家:

    “把他房间里的东西都给我收了,再让我在府里看到一个瓦数超过自然光线最高强度的灯,我就灭了你们几个!”

    智能管家和小一小二小四小五颤抖一下,开始划着履带转身去收东西了。

    萧哲睫毛轻颤着闭上眼,心里苦涩难言。

    “.......你用来设计机械的灯光线太过强烈,对你的眼睛不好,以后别再用了。”

    “没关系,我......”我只能为你做这些了。

    “傻瓜,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你只要好好地,等着我凯旋,然后和我登记,就好了,嗯?只不过,我现在还在战场上,要委屈你暂时隐藏起来一段时间.......”

    伍月见眼前的人表情有变,烦躁地上前查看:

    “你到底想......”

    眼球颤动的人却突然睁开眼,眼眶红了一圈,看她的眼神带着痛恨,无力,复杂和苦涩种种情绪,最后却在看不清的情绪里湮灭。

    良久。

    就在伍月的心脏都开始酸涩起来的时候,他已经重新闭上了眼,声音嘶哑而苦涩:“随你。”

    不管他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既然如此,你要哄骗我再次为你付出一切也好,想要看我再次为你失去自尊地哀求你也好......

    他全都接受了。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拒绝。

    伍月抿唇。

    最后真的去了婚姻所。

    上官昀看着脸色不好的伍月,不易察觉地握紧了手上的方向盘。

    停下来的时候,飞船内沉默半晌,伍月率先开口,语气里罕见地带着不耐烦:“你到底想怎么样?”

    萧哲的脸色还很苍白,看上去就像蓝星传说中的吸血鬼,只能活跃在阴沉夜晚:

    “登记。”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不像前几天的嘲讽语气,反而很平静:“不是你说,登记吗?”

    伍月烦躁,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她才觉得自己做错了好不好?!

    “算了!”她的语气里带着焦躁:“掉头,去研究所!”

    两个人都僵了一下,萧哲的手指开始攥紧,指尖用力得泛了白。

    研究所,可以强行解除伴侣关系。

    她,还是要选择抛弃他是吗?

    他就知道,这个人只是为了嘲讽玩弄他而已,现在见他再度选择了顺从,才会心满意足地再次选择折磨戏耍他......

    呵。

    弯起唇角想要嘲讽自己的愚蠢和可怜至极的人,心脏却开始传来熟悉的绞痛感,眼睛酸涩难言地颤动起来,很快,有些颤抖的人露出来的,是一个苦涩至极的难看的苦笑来。

    他早该想到的,他从始至终都是她的一个万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却每一次都在妄想这个人,对他有哪怕一点点的恻隐之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