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15
    修复手术需要精神力高度专注,而且精细度也足够高。

    伍月坐在书房里有些烦躁地翻着医生给她的典籍。

    这几天似乎格外不安的人抿唇,她把外界的一切事务都屏蔽了,告知帝国高层她需要准备手术,也明白她现在最需要做的,是静下心来准备。

    可是那个人已经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几天了,一直没来找过她。

    他真的讨厌她到这个地步?

    她明明融合精神力之后就给了他最大限度的自由,根本没有去窥探他的隐私,他居然连和她面对面都不愿意!

    伍月觉得这个精神力融合手术做得实在不值,就算这个人对她的态度缓和那么一丝丝,她都不会觉得自己堂堂一个快穿局局长是色令智昏,才做了这么一个实验啊!

    想着干脆重重地把书合上,脸色难看地出了书房。

    智能管家迎上来。她揉着太阳穴,眼神冷凝:“他人呢?”

    还没到小一给他重新收拾的房间,智能管家就停下了脚步,语气里带了歉意:“抱歉,突然接收到信件,急需处理,请稍等。”

    伍月脚步一顿。

    她已经屏蔽了外界,是不可能接收到信件的,除非这些通讯是给另一个人的。

    伍月眼皮跳了跳,叫来小一小二小四小五:“你们没给他灯吧?”

    智能机器人闪了闪光标:“没有呀。”

    伍月觉得更紧张了,低咒一声。

    刚瞬移到房间门口,萧哲就打开了房门。

    伍月沉默了一会儿。

    面前的人面容依旧苍白俊美,脸色比之之前,却不知好看了多少,没有以前那种孱弱阴沉的气质了:“将军?”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可是听上去已经好很多了。

    伍月突然有些憋屈,我在看手术的时候还分神想你为什么不来见我,结果这个人好好的,甚至比以前更好了?

    她盯着他,语气很不善:“你这几天在干什么?”

    萧哲努力地控制自己想要亲近她的欲望,语气依旧冷淡:“在完成军校给我的任务,怎么了?”

    他知道自己只要努力地,做一个对他的将军有用的人就足够了,而不是想要得到她的偏爱,招来她的厌烦,上辈子就是前车之鉴,这辈子虽然......他也不想让将军再度选择抛弃他。

    伍月忍不住踹了脚墙面:“谁让你接军校的任务的?”

    她有些咬牙切齿:“你又想进医院是不是?!”

    不见她就算了,特喵的她在想怎么给他治病,他在这里继续折腾自己?!他不知道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休息等待手术吗?!

    萧哲知道她想准备精神力手术的事,他听到了。

    面前的人声音有些哑:“只是些考核,很简单的。不会对我的身体有什么影响。”

    伍月简直爆炸:“哪个神经病敢让你现在考核?!我现在就灭了他!”

    特喵的敢动她的人,活得不耐烦了!

    至于其他内容,她只当做没听到。

    萧哲不知道为什么眼眶红了,只能移开视线,低声道:“是我要求的,将军,你别生气。”

    伍月:“艹!”

    她有些手痒地想揍面前这个人,又怕真的把他揍伤了,只能怒气高涨地质问:“谁让你去参加考核了?!谁让你要求的!你就是想气死我是不是?!能不能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萧哲沉默。

    伍月气炸了,小一小二小四小五都缩在角落瑟瑟发抖,脸色难看的人指着他说不出话来,最后愤然离去。

    萧哲嘴角泛起苦涩来,只能默默地看着她走远。

    没过多久,脸色难看的人又折回来:“你敢再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试试!”

    最后扯着僵硬的人进了她的房间,把他锁在里面:“什么都不许做!给我好好待着!”

    特喵的这就是个非暴力不合作的刺头!看他病好了她怎么收拾他!

    系统默然。

    局长,这已经是你对这个人放的第三句狠话了,你看看你哪次真的做到了?反而被这个病娇套的死死的.....

    世界意识都有些叹为观止:这俩绝对是真爱啊,都这样还在一起喜欢上彼此呢。

    萧哲在房间里静默无言,她的房间里充满了她的精神力留下的痕迹,有了烙印的薄弱精神力都开始舒服地徜徉起来,萧哲嘴唇却有些发白。

    她再这样没有理由地对他好,可能他就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不去妄想那些不属于他的东西了。他是她的伴侣,现在又和她的精神力融合了,无论走到哪,将军也不会忘了他.....

    他的妄念,怎么可能除得干净。

    萧哲的手指根根攥紧,指尖冰凉。

    伍月把那些信件都收起来,没看她也知道多半是哪些势力想要拉拢他的邀请函了,萧哲虽然精神力和身体素质都远低于一般人,可是在机械方面的天赋和实力却令人咋舌,他的机械制造出来,简直算的上是人形杀器,那些人不眼红才怪。

    伍月有些暴躁:鬼知道这个人是又犯了什么病,居然把自己的天赋和作品都漏出去了,这引起那些人的注意不是必然的吗?!

    不过军校的考核......

    伍月脸色难看下来。

    这个混蛋,不会是因为什么想要报答她的智障理由,才接受了帝国军校的邀请,在进行考核吧?

    艹!他能不能先想想自己的身体?!

    越想越暴躁,想骂人的人干脆又回到房间,捶门:

    “听着!”

    她的语气里带了咬牙切齿的意味:“你就好好休息,再做这些有的没的,我灭了你!听到没有?!”

    萧哲微微颤了颤,声音嘶哑地回答:“可是我只能为你做这些.....”

    他的精神力和身体素质都没有经过考核,才会被拨到补助区居住,更不可能上战场,为了他效忠的将军阁下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他能做的就只有利用他在机械方面的这一点点天赋,为他的将军增加战胜的筹码。

    他只能够为她做这些。

    “我不需要!”

    伍月暴躁地揉头发:“听着!你不欠我任何东西,我也不需要你报答我!你好好地养好你自己的身体就算阿弥陀佛了!”

    萧哲的手指抖了一下,哑声问她:“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为什么要用前世一样的话来麻痹他?他可以为她付出任何,可是真心却再也不想被践踏了,就让他做一个不被怜悯的工具不好吗?为什么要像现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理智?

    她明明知道自己对她另有所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