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16
    伍月没听明白他在问什么,有些烦躁地重复:“没有为什么!拜托你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行不行?!”

    她觉得自己自从惦记上这个人之后,就开始变得越来越暴躁易怒了,连熟悉的任务都懒得上手了,这个人已经占据她太多的注意力,偏偏这个人好像根本察觉不到自己对他的心思。

    要搁以前,她早就把他抢回去了!

    智能机器人徘徊在门口想要送信,伍月低咒一声,语气不善:“全都拿回去!不用再收了!”

    萧哲靠着门,嘴唇发白的人微微攥紧手指。

    智能管家离开之后,伍月又冷笑:“我告诉你,不管你心里还有什么疙瘩,我的人就必须听我的,再让我知道你又花心思搞那些东西,你看我不......我不把你那些东西扔进丧尸堆!”

    萧哲浑身僵硬,手指蜷缩又屈伸,最后缓缓地捏在了冰凉的掌心。

    将军府很早便闭门谢客了,就连上官昀都没办法进去,萧家的人本来只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这几天都紧闭的大门,居然就这样在他们面前敞开了。

    穿着帝国将领的服饰,肩章和腰带上的星级徽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慢条斯理地脱着白手套的人微微眯了眼。

    萧瑾忙站直了行礼:“沧月将军。”

    他身旁的夫妇愣了一下,萧夫人脸上露出笑纹来:“将军。”萧远是帝国的五星将领,但是已经退役了,所以没有行军礼,而是像萧夫人一样,微微颔首表达自己的尊敬之意:“沧月将军。”

    伍月今天本来是想要去帝国中心医院进行手术实践的,智能管家通报的时候却改变主意打开了大门,此刻正在慢慢地打量萧哲这些所谓的家人,眸中划过些微的讽刺。

    半晌,台阶上耀眼瞩目的帝国之星才用淡然优雅的嗓音道:“请进。”

    另一边待在房间里,手盖着眼睛的人听到通传,心脏就像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捏紧,酸涩又艰难地收缩着,让之前就僵住了的人浑身发冷。

    他忍不住咬住下唇,眼睛又开始潮湿,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指尖已经惨白的人再度把手指嵌进掌心。

    为什么每当他开始心软的时候,就会有人来打破他可笑的幻想?还是这是另一种提醒他的方式。他只是个卑贱无能的私生子,她却是高高在上,战无不胜的帝国之星,他们之间的伴侣关系,本来就是个错误......

    明明,他可以一个人,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为什么要去幻想得到她的爱?

    她根本不会爱他,是她亲口说的,不是吗......

    萧哲仰着头,瘦削的手指覆在眼睛上,已经僵硬得无法屈伸,露出来的嘴唇苍白没有血色。

    他有些喘不过气,半晌却是嘲讽又自我厌弃地扯起嘴角。

    萧家的人在客厅落座,智能管家熟门熟路地招待着三人,被注视着的将军却是淡淡颔首,起身:“稍等。”

    萧瑾目送军装笔挺的女子离开,又默默地收回视线,眉眼泄露出一丝苦涩自嘲的意味来。

    他早就亲眼见到这位来接他的兄长了不是吗,却为什么,还是对沧月将军,他那位兄长的伴侣,抱有那么不可见人的心思?

    .......他明知道知道自己根本配不上她。

    整个苍蓝,根本没人配得上她。

    所以他疯狂地嫉妒能够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她身边的人......哪怕他知道,那是他的兄长。

    伍月走到萧哲的房间外,早就听到军靴震地的声音的人顿时有些紧张地弓起身子,紧绷着神经,手已经攥成了拳头,指尖用力得泛了白。

    他听到自己仅有的精神力都在哀鸣,低低地不知道向谁哀求:不要,求你,不要再说那些话......

    双耳却好似轰鸣一般,不断重复着那些至今还在重复折磨他的魔咒:

    “萧哲?你疯了?你看看你自己,萧家都不敢认的私生子,还妄想成为那位的伴侣?”

    “我靠不是吧?!帝国之星的伴侣怎么能是这种人.....”

    “虽匹配达标,然心无缔结婚姻之念......”

    不......

    伍月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才叹息着敲门:“萧家的人来了,或许你想见见?”

    里面没有声音,她微微皱了眉:“我没有查你的资料,不过那些人.......”

    她似乎也知道他不喜欢那边的人,所以没有避讳:“这么久也没来看过你,而且根本不关心你的身体,想来也不会是真心.......你要是不想见也没关系,我应付就是。”

    里面依旧沉默,心脏炸裂得好像要再死一遍的人却红着眼眶直起身来,怔然地看向门口的方向,嘴唇动了动,眼眶却更红了些,忍不住握紧拳头闭了闭眼。

    声音嘶哑:“我不想见。”

    他觉得自己的命好像回来了,巨大的侥幸背后席卷而来的却是更大的恐慌和惧意,让他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几欲崩溃的情绪,只能声音微颤着答话。

    他想要亲近他的将军,趁她还没有厌烦自己,之前那些远离的念头早就付之东流,真正被抛弃对他的打击有多大,刚刚他已经经历过了不是吗,那种感觉无异于地狱,比之前被弃尸荒野的时候还要令人痛不欲生......

    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

    萧哲绝望又痛苦地捏紧手指。

    喉咙里溢出呻吟和哽咽的人身体轻轻地颤抖起来。

    伍月五感一向敏锐,几乎是听到他不对劲的第一时间脸色就变了,立刻就破门而入,然后用屏障将房间封了起来,精神力早已经把身形孱弱的人包围起来,严丝合缝地护住。

    “萧哲!”

    她的声音里带了焦急和恐慌,萧哲却是僵硬了一下,忍不住抬头看她,眼睛里全是血丝,阴鹜和苍凉不加遮掩的双眸让伍月的心狠狠地一颤.

    那一瞬间,她好像看到萧哲陷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而他眼里只有她。

    萧哲不想去看她的眼神是不是充斥着厌恶和反感了,他只是依从本心地,颤抖着闭上眼睛,伸手抱住她,声线过于嘶哑粗粝,听上去像是才从地狱里爬出来不久:

    “将军......”

    伍月红了眼睛,紧紧地抱住他,温和如浪潮的精神力不要命一样地朝他涌来,包裹安抚着似乎还在挣扎痛苦的人:“没事的,萧哲没事的,有我在......”

    萧哲抱着她的手颤抖起来,整个人都好像被这种梦中才有的温暖攫住,脸上失了血色的人用力地闭了闭眼,嘴唇颤起来。

    如果这是梦,那就让我永远都沉睡在梦里吧.....

    他真的,好想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