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17
    萧哲的病情似乎一直在反复,伍月只好强迫他在医院住下。

    智能管家传信来说萧家的人已经走了,信件屏蔽也已经到了最大值,伍月现在根本没心思处理这些,只能揉着额头烦躁道:“以后再说。”

    又有些焦躁地频繁看病房门口。

    医生出来,拿着检查结果,叹气:“将军,您的伴侣......情况和上次差不多,只是......您的伴侣似乎戒备情绪比较重,您确定要......”

    伍月眉眼冷沉。

    萧哲在药物的作用下陷入了深度睡眠,握着他手,才让他安心服下药物的人眉眼间萦绕着焦躁,系统有些害怕地咽了咽口水:“局,局长......”

    萧哲在身边,伍月不想把动静闹得太大,只是眼神分明已经冷下来许多:“你们不告诉我,我就自己查。”

    实际上拿到那封信的时候她就隐隐有了预感,她原本有五位亲兵,其中四位都相继战死沙场,剩下的唯一一位,估计就是那个跟随她潜入虫族,最后变节的堰方。

    信中的挑衅意味那么强烈,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是特地用了原笔迹的人不就等着她看出来,然后去找自己兴师问罪?反正她本来也是这样打算。

    可是后来,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萧哲的身上,居然就这么把这件事忘了,一说起萧哲的戒备情绪,她才想起来。

    .......萧哲说他做过伴侣匹配度测试,她在查看匹配度结果的时候,只看到九十八的权限是八星将领,那就意味着除了她和她那位,几乎拥有同等权限的亲兵,没人能够把最高纪录这个数字封锁起来。

    萧哲说这是她期望的,看来就是认为消息是她封锁的了,毕竟身为帝国将领的她,不可能公然违反苍蓝的法律,要想拒绝承认自己的伴侣,只能伸手将消息拦下来了。

    ......可倘若,拦消息的人,不是她呢?

    那萧哲对她的种种抗拒,还有不信任,是不是也是因为,她那个亲兵,利用自己的身份和职务之便,和萧哲说了什么,所以他才会那么排斥她的接近,明明自己根本不记得和他有关的一切,却这么快就能够克服天生的戒备心,强行进行了精神力融合......

    她不相信,也不想相信,自己前世真的伤他那么深,才会导致萧哲一直表现得这么阴鹜冷漠。

    系统想起世界意识深沉的叹息,想哭:“没,没有!我这次来就是传输的!”

    原本想等到局长把那个伪造强制退役信件的叛徒揪出来再告诉她所有事,可是局长对萧哲的在乎程度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主神的预料,现在世界意识只好妥协,提前把记忆传输给她了,只是系统还有些后怕:

    “局长!无论你看到什么!一定要答应我!冷静!你要是把这个世界毁了,萧哲也会没命的!”

    伍月冷笑一声,系统被她的眼神吓得差点从空中掉下来:

    “你最好祈祷我不会迁怒你们。”

    萧哲醒来的时候是在半夜,脑袋昏沉的人眼睛有些刺痛,下意识地抬手去挡光线,慢慢地睁开眼,才意识到眼前是朦胧的暗色光,而伍月的手已经挡在了他眼前。

    萧哲的心颤了一下。

    他张张嘴,才发现喉咙已经干涩得说不出话来,有些沉默的人起身去给他倒水,送到他嘴边,萧哲眼睫微颤,苍白的脸色不像之前那么可怖了,却仍旧显得孱弱不堪:

    “......谢谢。”

    伍月在他身边坐下来。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

    伍月的双眸很深很暗,看他的眼神带着晦暗的光,她移开视线,声音嘶哑道:“对不起。”

    萧哲用力地揪紧身下雪白的床单,又颤抖着松开,他听到自己嘶哑沉重的声线颤抖起来,带着竭力掩饰却依旧分明的情绪:“没关系。”

    伍月有些自嘲地看向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我一直以为,只要我足够强大,这世界上就不会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她的声音哑了些,萧哲听得心脏都在抽痛:

    “所以呢,将军,得到了吗?”

    女子的声音轻得像是随时会消逝在风中:“没有。”

    不仅没有得到,反而,失去得彻底。

    萧哲颤了一下,伍月似乎是笑了一声,语气里却不带笑意,反而有些冷嘲:“我把我的爱人交给我最信任的下属,我把最高的权限给他,让他代替我,带我的爱人离开是非之地,我让他把我的未尽之言,一句句说给我的爱人听......”

    伍月说到这,语气骤冷,一字一顿:“可是他却背叛了我,甚至害死了我的爱人。”

    伍月和萧哲认识得很晚,那个时候她已经上了战场,在偶然一次的浏览中,认识了在机械上极具天赋的萧哲。

    几乎就像伴侣这个身份所预示的那样,宿命般地,他们很快相恋了,并且彼此打开了通讯,萧哲没有预料到她就是战功累累的帝国之星,她也没有预料到,自己那位传说已经逝去的伴侣,居然还活着。

    萧哲沉默了一会儿,用尽量轻松的语气告诉她,萧家在伴侣身份出来之前找到了他,要求他离开恒远星系,并且伪造了他的死亡证明,但是他没有离开,而是选择居住在补助区。

    那个时候萧家谁也没有预料到,战争来得那么快,而他们费尽心思,想要隐藏的,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居然成为了他们的帝国将领唯一的生命保障。

    可是死亡证明已经报上去了,萧哲的身份掩盖下来,两个人却坠入了爱河。

    伍月思索之后没有立刻公布萧哲的身份,她知道苍蓝的处境危险,萧哲也很容易陷入险境,于是就告诉萧哲,等她回去了,在将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然后,登记结婚。

    可是战局变化得太快了,局势一边倒地偏向逐渐逼近苍蓝星的虫族,伍月自己都没有把握能拦住那几十万虫族大军,只能派堰方去接萧哲离开,想让她深爱的人离开即将战火肆虐的苍蓝。

    那是她唯一一个掺杂了私人情绪的命令。

    可是堰方没有照做,他拿着虫族给他的伪装试剂和枪支,做了伍月最不能原谅他的一件事:他找到了萧哲,把事先伪造好的信件,还有视频给萧哲看了,然后伤了他的眼睛和手,最后在恼怒之下,开枪把萧哲杀死在了雾凇岭,他停靠飞船的地方。

    她最信任的下属,把她唯一想要保护的人射杀在她不肯让敌人靠近的母星,然后回来告诉她,他已经把萧哲安全地送出了恒远星系,伍月在看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直接从梦境中惊醒,目眦欲裂。

    萧哲至死都在等她回去,和她登记,可是最后却埋骨在荒凉的雾凇岭,曾经萧家的人假称他死亡的地方。

    要不是醒来的时候,萧哲还握着她的手,心脏都要炸裂开的人,早就把那个所谓的虫族的大将军拖出来,用最残酷的刑罚,把他给千刀万剐了。

    他怎么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