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23
    刚刚开完会议的人周身萦绕着的气质依旧是冷肃的,然而在白匀礼的面前,却没有任何杀伐的血腥之气:

    “您好。”

    矜贵有礼。

    白匀礼突然能够理解自己家那个小妹妹和她的同学,想要她和他合影照片的无理要求了。

    帝国的中心医院是战后保障的主要医院,人手抽调非常紧张,主任和他简单地交接了一下,之前被判定为精神力有暴动危险的九星将领的基本状况,就匆匆忙忙地下了指挥舰。

    白匀礼略微一沉吟:“您急着动身吗?”

    帝国将他抽调回来,固然是看中他过人的医术,和足以安抚任何戒备情绪过重的高级将领的精神力,却更是看在他三个在高级军团服役的哥哥的份上。

    白家也曾有人跟随过这位为苍蓝收复土地。

    只不过早已葬身在最惨烈的那场大战中。

    伍月知道白匀礼的身份背景,明白他是可以信任的人,因此也不隐瞒,颔首:“是。”

    虫族下了战书,而之前一直是被动应战的星球,没有几次是真正地了解到了虫族的实力,才展开和敌人的殊死搏斗的,这次她们不能再坐以待毙,必须主动出击,才有可能把那些虚虚实实的消息探实了,也才有可能能把虫族彻底击退。

    白匀礼又低着头扫了几行关于她的检查报告,下意识地蹙眉:

    “可是您的身体状况......”

    伍月说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我的伴侣也在,我想我很快就能恢复到百分之九十的生命值。”

    白匀礼慢半拍地抬头看她一眼,突然想起伴侣要在短时间内恢复的方法是什么,被呛了一下,耳根微红,半晌才道:“您.....能够确保?”

    伍月对系统出品的道具还是很有信心的:“是,您放心。”

    白匀礼咳了一声,又道:“将军不必使用敬称,您是苍蓝的依仗,该我对您用敬词才是。”

    伍月不纠结这些,颔首。

    交代上官昀好好为这位白医生准备住所的人礼貌告别,转身离开。

    白匀礼看着她的背影,突然看到连接办公区和私人区的走廊里闪出一个人影,放肆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揽着她的腰低头亲吻了还未回到私人区的帝国将领。

    白匀礼眼皮一跳,在那道阴鹜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之前,调整好面部表情,含笑对上官昀道:“麻烦您了。”

    几乎要被萧哲的视线灼伤的人微微垂眸,戴着白色军用手套的手微微收紧,语气里没有任何明显的情绪波动:“请。”

    回到伍月私人房间的人呼吸有些烫:“将军。”

    伍月挑眉,不知道这个人怎么就无师自通了:“吃醋了?”

    他有些凉的手掌禁锢住她细白的,简直不像是一位常年练习格斗的将领所该有的手腕,另一只手垫在了她的脑后,并不答话。

    看她的眼神带着深邃复杂的情绪,偏偏又温柔深情得要命。

    很快滚烫的吻又落下来。

    萧哲的情绪似乎波动得厉害,却还是忍耐着,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偏执和深情,听上去低沉撩人得过分:“你是我的。”

    帝国的舰队在星际间缓慢行驶,第一次反攻大本营,还有很多准备没有做好的高级将领们每天都有很多繁琐的会议要开,白匀礼有些担心精神力不是很稳定的人的身体,总是想在会议结束的空隙找到沧月将军,叮嘱上几句要注意的事。

    好不容易看到了他们的帝国之星,却又眼睁睁看着在这舰队上没有任何职称,偏偏每次出现都能吸引一大片视线的人把沧月将军手里的文件抽走,眼神阴鹜,语气也不好:“还看?”

    白匀礼惊了一下,他就没见过哪位敢在帝国之星面前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但是周围的人却好像都是习以为常一样,只是都微微地紧了紧手里捏着的东西,并没有人制止。

    脾气温和的人微叹,萧哲冷眼:“还不过来。”

    白匀礼觉得自己的手想摸摸自己的那一套宝贝手术刀了。

    被注视着的人语气温柔得像叹息:“今天的时间还没到......”却仍旧顺从地把手交给他,任他拉着她离开了办公区。

    偌大的办公区一片寂静,片刻,打扫机器人熟练地将碎裂的杯子收集起来,将各人手中捏皱的文件抚平之后,慢条斯理地塞回表情都没动一下的人手中。

    然后该喝茶的继续喝茶,该看文件的人继续看文件。

    一切似乎都和之前一样。

    白匀礼觉得自己指定是道行太低了,还没修炼到这种程度,才会大惊小怪。

    回到休息的房间内,打开光脑浏览信息,看到匿名区显示的,最高赞的附近想法:

    将军什么时候解除伴侣关系?我不介意多夫多妻制度。

    白匀礼:......

    原来是这样。

    他突然有些理解了,差点跟着点了赞的人咳一声,把注意力放回到自己要浏览的信息上。

    被拉到房间,开始每天惯常的熟悉机械的时间的人,边手指灵活地操控着手中的器件,边头也不抬地随口问道:“今天为什么提前了?”

    萧哲每天都会用一个奇怪的仪器检查她的精神力,看到她的精神力状况在好转的人眼神阴鹜,语气却平和:“你再在那多站一秒,今天匿名区的想法破万赞的纪录就可以刷新了。”

    伍月没听清,把机械恢复原样之后又问:“什么?什么......匿名区?”

    “你在看星网吗?”

    萧哲看了她一眼,精神力日趋平和的人面容在星际光子的照耀下显得异常柔和,他眼神微沉:“我没那么强大的心理承受力。”

    伍月有些无奈地看向他:“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接纳了我,又为什么变得这么,唔。”

    萧哲手指微僵,语气如常:“什么?”

    伍月若有所思:“没什么,就是好像解开了心结,然后.......”

    又给自己打了一个比较小的?

    她也不知道这么形容准不准确,只是觉得萧哲自从上了指挥舰之后,就习惯性地在所有人都在的时候出现在她附近,然后毫无顾忌地向所有人展示他在她这里所拥有的特权,比如和之前一样的冷笑阴沉,但奇怪的是,她一点也不觉得他这样不对,或者像之前一样觉得烦躁,而是......习惯自然地跟随他动作。

    可是他在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好像又是之前的萧哲,有些沉默,但是从来不会像在人前那样刺她......

    伍月想了想,视线落在萧哲身上,身体已经恢复的人看向她:“怎么了?”

    声音也不像之前那么嘶哑低沉的人和缓着声音,听起来倒有几分清雅的意味:“将军?”

    伍月顿了顿,把刚刚那些念头抛诸脑后,揉着额头笑:“你就不能,嗯,换个亲密一点的称呼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