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25
    萧哲眼睫轻颤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穿着常服,袖子卷到手肘处的人拿着本书,眼神却落在他的身上。

    眼睛里像是有星辰大海,温柔又强大的人目光很浅。

    萧哲被她眼中细碎的光芒晃了一下,忍不住开口:“将军......”

    伍月想了想,放下手中的书,开诚布公:“我已经知道了。”

    萧哲的手指下意识地蜷缩起来,脸色已经不再苍白的人动作微顿,没有回答她的话,好像早有预料。

    比平常更多时候都要柔和得多的人突然俯身,动作很轻地吻了下他的唇角。

    温热的呼吸在两个人之间流淌。

    伍月微叹,毫无预兆地:“我爱你。”

    萧哲的手指猛地收紧,他感觉到自己胸腔里的器官都在剧烈地轰鸣。

    他原本是厌恶那些轻浮地,就将承诺和爱意说出口的人的,可是她这样看着他,这样把这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拒绝和排斥的念头,反而整个脑海都是--

    “我也爱你。”

    他的声音有些哑,带着些细微的颤抖,缓慢而坚定地重复:

    “我也爱你。”

    我的将军阁下。

    伍月笑,精神力如一阵和风般,把敞开的房间门关上,然后如铜墙铁壁般,在整个房间外,筑起了牢固的结界。

    房间里的调温灯也在接到命令之后,缓缓地熄灭。

    --

    帝国的舰队驶出了恒远星系,在靠近虫族的殖民区的地方停了下来。

    帝国这次几乎出动了苍蓝最精锐的部队,而星网的民众对于战争的结果也一直保持着积极昂扬的态度,士气也空前高涨,与这场战争唯一不和谐的元素,大概就是帝国将领之间,变得越来越激烈,而且爆发得越来越频繁的矛盾了吧。

    比如这次的将领会议--

    分裂严重的帝国将领们正就进攻方案争论不休。

    “我觉得应该直接进攻虫族的大本营,打它们个措手不及,才有可能一举击溃那些虫子!”

    “直接进攻?我们的动静那么大,怎么可能不惊动虫族?说不定它们早就设好陷阱等着我们中招了!不能直接进攻,我建议包围作战。”

    “那样战线得拉到别的星系去了!苍蓝正在发展阶段,根本经不起这么严重的消耗,我坚决反对。”

    “我赞成包围作战,虫族的殖民地就在眼前,不斩断这些地区和虫族大本营的联系,那些虫子永远也杀不完。”

    ......

    上首神色淡然的人却是慢慢地翻阅着上官昀整理出来的,虫族几块殖民地这些年的经济发展状况,和那些被殖民的星际人民的情况,并不开口。

    一直在注意着她的上雅眸中闪过一丝狠辣,手指微动,坐在她左手边的五星将领沉吟着开口:“不知道沧月将军有何看法?”

    于是原本还在争论的人都各自停下,目光投向上首,穿着军装所配的白衫军裤,异常利落干练的女子。

    伍月放下手中的资料,往后靠了靠,声音很缓:“不急。”

    与会的各位将领顿了一下,才领悟到她话中的意思,顿时会议室里的人大部分都不赞同地皱眉:

    “沧月将军,高级军团的兵士和将领们好不容易才结束了长途星际旅行,正是壮志满怀的时候,我觉得延后进攻,会打击大家的积极性,您这样考虑,是否稍稍欠妥了些?”

    “我赞成,现在士气正高,正是进攻的最好时机,我觉得我们应该尽快地制定好进攻方案,以免虫族抓准时机反扑。”

    “不知道沧月将军想将进攻时间推迟到什么时候,未开会之前,我们几位五星将领,都接到了下属研究人员的报告,说三天之后,将会有星际百年难遇的星蚀。”

    这句话一下子让有些懒散的将领们坐直了些,很快有人压抑着激动问:

    “真的?!”

    说话的人似乎胸有成竹:“千真万确,我们的下属同时观测到了星蚀的前期预兆。众所周知,虫族能够适应星际的任何气候,唯独在遇到星蚀的时候,攻击力和战斗力会大大减弱,所以我提议,修整三天之后,立即进攻。”

    会议室里响起窃窃私语。

    “如果是星蚀,那的确是最好的进攻时机。”

    “是啊,这样的话,我们的胜算会大很多!”

    “还能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我赞成三天之后进攻,将军,请你下决定吧!”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又转向上首从头至尾,没有参与过讨论的最高指挥官。

    伍月的最高指挥权是帝国赋予的,这意味着他们注视着的人,在所有等级的军事会议上,都具有至高无上的一票否决权,可以说,帝国的全部兵力,和帝国的全部未来,现在都捏在这位享受了无数尊崇,满身荣耀的手心里。

    伍月淡淡地开口:“我反对。”

    会议室里沉默下来。

    散会的时候大厅里的人敏锐地察觉到各位将领的反应不对。

    只有一直温和待人的最高指挥官,依旧如往常一样,慢条斯理地脱下手套,对她的伴侣微微一笑,然后握着他的手离开了办公区。

    原本知道些内幕消息,有些忧心忡忡的白匀礼瞬间忘记自己担心的事,悠悠地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附近想法,抬手就是一个赞。

    “萧哲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而此时上雅的休息室内。

    早就回到了私人区,却没有脱下军装的人坐在椅子上,眸光深远地注视着窗外缥缈的星际烟尘,双眸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

    一个黑影闪进来,已经脱下手套,握着杯红酒,慢慢摇晃的人将酒杯放下,上雅看向黑影,眸中闪过一丝厌恶:

    “我说过,别来找我!”

    黑影感觉到她紧绷的精神力,却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声音里带着阴沉:“我亲爱的上雅将军,您这是,打算翻脸不认人了?”

    “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身份抖出去吗?”

    上雅眸中杀意顿显:“找死!”

    精神力在黑影额前堪堪停下,上雅手上的青筋暴起,露出和星际居民颜色不一致的紫色的血管来。

    黑影“桀桀”地笑起来,隐隐疯狂的声线里带了张狂:

    “承认吧上雅.....”

    他爬满了毒瘤的手攀上上雅白皙细腻的手腕,上雅咬紧牙关想要躲开,身体却像被定住了一样,忍受着毒蛇一般冰凉恶心的触感,她厉声喝道:“滚开!”

    黑影不在意地笑笑,继续:“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卑鄙狭隘.......”

    上雅用力地闭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