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29
    人群开始惊呼:

    “天哪!!!”

    “原来司令说的最新装备是机甲?!我的妈,那苍蓝这次岂不是可以直接碾过去了?!”

    “何止!听说这批机甲比之前失传的最后一批还要先进,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这是沧月将军用精神力制作的!听说是她的伴侣组建的,两个人配合,直接就把当年导致机甲失传的关键零件研究出来了,还让机甲的威力更上了一层楼!”

    “啊啊啊啊不愧是我们沧月将军啊!”

    “怪不得星蚀的时候不进攻,有了这个无敌外挂我们还要挑什么进攻时机啊?!”

    白匀礼也忍不住心潮澎湃,看向还在观摩第一批集训的帝国兵士的沧月将军和萧哲,忍不住想,其实这两位,也算是难得的心意相通的爱侣了。

    看到萧哲毫无顾忌的眼神和沧月将军的纵容的人手指收紧了些。

    算了,他收回刚刚那些溢美之词!

    沧月将军是大家的!!!

    集训进行得很顺利,能够挡回任何试探的侦查射线的巨大屏障下,各个兵士与机甲的配合程度都在缓慢上升中,各项数值也开始渐渐趋于稳定。

    见状,角落里的人把手套脱下来,很快意识到什么的人群就开始激动起来:

    “将军!将军要开始带他们集训了!”

    伍月转身看向维持着机甲形态,但是也难掩兴奋的集训队伍,笑了笑,伸出了右手。

    众人的视线下意识地跟随着她的动作汇聚在了她的掌心,只见一股磅礴而强大的精神力喷薄而出,瞬间布满整个球形屏障,巨大的威压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下意识地绷直了身体,呼吸也轻下来。

    而下一秒,这股强大到只是出现都令人惧怕不已的精神力,就在瞬间之间完成了化形,众人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站在原地的帝国之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巨大的,足以遮天蔽日的蓝紫凤凰,冠领凛冽,气震寰宇。

    白匀礼脑袋空白一瞬,已经有帝国将领颤抖着站起来:

    “这,这是?!”

    伍月从凤凰内部跳下来,精神力支配的凤凰还是一副睥睨的表情,没有受到任何操控者离去的影响。

    白匀礼有些懵--

    如果说之前的集训,那些兵士都有了自己独一无二的机甲是无敌外挂,那这只离开了操控者,还能自己行动自如的凤凰,简直就是满级大号的必杀技好么?!

    如果机甲只需精神力就可以简单操控,那就意味着,以后的帝国军人甚至不需要深入敌人腹地,就可以利用精神力远程操控比自己耐打许多的机甲去完成任务,而不必在机甲受到损害的时候受到任何负反馈加持。

    不仅研制出了机甲甚至还找到了让机甲与操控者分离的方法......

    这,苍蓝是把所有的运气,都花在迎回这位帝国之星上了吧?!

    人群还在震撼之中,片刻之后欢呼和喝彩声排山倒海,震动山河,一片轰响中,穿着得体的军装,身材修长,眉眼英气的女子缓步踱住萧哲身边。

    笑:“如何?”

    萧哲和世界意识交换机械天赋之前,就着手在研制机甲了,岚凤是他最初准备给她的礼物,被她发现之后,伍月索性就提前用精神力激活了它,然后就惊讶地发现这只凤凰竟然可以在无主状态下保持自己的意识,这对本来就是虫族天敌的岚凤来说,简直就是逆天加持。

    作为功臣和爱人,伍月自然是要奖励一下他的。

    萧哲看着她,眼神里的阴沉慢慢褪去,声音依旧沙哑:“很强。”

    能得到萧哲这句评价,岚凤算得上是真的无敌了,伍月闻言走近了些,笑意还在眼底酝酿,忍耐再三的人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嘴角,语气阴鹜:

    “你收敛一点。”

    在场的都是精神力在B等级以上,能够做到千里传声的人,怎么会听不见这句,顿时都默了默,握紧了手里握着的栏杆。

    连白匀礼都忍不住神色微僵:这个萧哲......

    简直就是仗着沧月将军伴侣的身份,为所欲为!

    伍月都愣了一下,缓过来之后又低笑起来:“你.......”

    话未说完萧哲又阴沉着脸色,咬牙切齿:“不许笑!”

    该死,他难道不知道自己今天有多耀眼吗?

    他就不该一时心软,答应让她亲自带领集训,这么多人同时注视着她,眼神还那么炙热,他都觉得自己的理智要濒于崩溃了。

    想把她藏起来,让她只能出现在自己一个人面前。

    伍月却依旧笑,她还是更习惯这个占有欲和感情都强烈得过分的萧哲:

    “笑给你看啊。”

    她的语气那么自然,瞩目耀眼的人又微微挑眉:“怎么,不喜欢我笑?”

    她想了想,想把嘴角收起来,说话的时候却还是带了几分无奈的笑意:“那我不笑了。”

    白匀礼面色如常地低头看了眼连线群组的消息,扫到他们遥遥切齿的评论,才觉得自己心里平衡了点。

    他就说,肯定不止自己一个人觉得气愤,估计周围这些看似淡定的看客们,实际上也和他一样,气得栏杆都要捏断了吧?

    白匀礼眸光很淡地把手里握着的栏杆扳直,面无表情地想。

    萧哲没再说话,伍月以为他生气了,趁岚凤给集训的部队演示的同时,朝着径直转身的人走近,语气里带了些无奈地轻笑:

    “抱歉,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十足的纵容宠溺。

    被无数人注视着的人却是冷着脸,没有回答。

    白匀礼听到无数声“咔嚓”的巨响,神色平淡的人微微低了头,精神力熟练地开始连接栏杆的断裂面,将两段粘合在一起。

    伍月轻叹:“萧哲......”

    这一声实在过于温柔,上官昀听着已经是无法忍受了,默默地攥紧了拳,偏开视线。

    萧哲还是不肯回应,伍月有些烦恼地沉吟。

    现在是在公众场合,她总不能用之前的方法哄他吧?多影响氛围啊。

    却还是在萧哲一再沉默之后,微顿,抬脚走过去,站在他身后,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又把温柔得过分的视线投注在他身上,声音有些低,却含着无限的柔情:

    “亲爱的......”

    白匀礼开始恨自己为什么要去探听,又为什么有着这么敏锐的精神力了,如炬的目光却直直地射向那个可恶的人。

    该死,这个萧哲敢再冷落他们将军试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