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雅--

    她第一次见到伍月的时候是在帝国的考察队上。

    那个时候她忙着调查潜伏进了考察队的卧底,没有心思关注比她博得了更多关注的女队员。

    后来他们一次次遇袭,卧底的动作越来越猖狂,考察队牺牲的人越来越多,她才终于在伍月睡着的时候找到了蛛丝马迹,那是有关卧底身份的线索。

    她没能够找到卧底,考察队归队的时候,只剩下七个人,而伍月似乎是死在了回来的一场爆炸中,尸骨无存。

    她的骄傲让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于是她报名参加了卧底任务。

    她心中有一个念头,她想要证实,她没能保护好考察队,是因为那个女人,那个总是和队里的人发生冲突,看上去就招人厌恶的女人。

    她成功了,她潜入了虫族内部,拿到了伍月背叛了苍蓝,投敌卖国的证据。

    回到苍蓝舰队的第一时间她就呈交了证据,举国震动。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卑鄙无耻,自私自利的人,为了投靠虫族,竟然狠心地残害了那么多同胞。

    于是一时之间,舆论翻腾,所有人都严肃要求立刻诛杀这个叛国贼。

    他们当时还没有归国,负责接应她的,是同样在正面战场功勋卓着,与她一起升为六星将领的岚海,他们在航行的时候监测到了她之前放置在伍月身上的追踪器,然后立刻决定了逮捕她。

    当时其他人都忙着准备攻击,指挥室里只有她看着屏幕。

    然后她就看到了那张身份证明。

    当时她只是嗤之以鼻。

    她根本不相信,这样已经臭名昭着的叛徒,会是那位久负盛名的将军。

    而且,卧底几十年?没有人愿意把这么长的时间耗费在虫族那个魔窟里,就连她自己,都受到了蛊惑,被接种了虫人的血清。

    当时她抑制住了所有症状,也能心安理得地安慰自己,自己不过是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害了一个同样卑贱的俘虏。

    但是后来她才知道,当时她没有承受住虫族的诱惑,在那群虫子的围观下,利用同族的身份,轻而易举地接近,最后接种了虫人血清的人,是那位的亲兵,堰方。

    她也被迫接种了血清,感觉到身体的异变之后,第一时间就后悔了。

    可是没用,帝国补贴的高级试剂根本无法解除虫人的形态,她虫化了。

    堰方也没能逃过虫化的命运,那个高级囚犯,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杀她,她情急之下说自己是卧底,只是接受了上面的任务,以这样的身份潜入虫族,才不会被怀疑。

    谁都知道一旦被同化成虫人,在同胞眼中就等同于虫族了,也许此生就再也无法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因此虫人虽然是最易进入虫族内部的身份,却没有多少卧底愿意尝试。

    可是堰方居然信了。

    他哑着声音问是不是所有的卧底都选择了同化。

    上雅永远都忘不了她说是之后,堰方那个眼神。

    混杂着那么多愧疚悔恨心疼压抑的情绪,最后统统压抑在了血瞳下。

    从此之后他们就成为了虫人,成为了最被信任的卧底。

    可是某天堰方突然嘶叫着掐住了她的脖子,问她是不是在骗自己,为什么那个人还好好地,根本没有被同化,只有自己现在变得丑陋不堪。

    上雅不知道那个让堰方暴怒的人是谁,她只是挣扎着,断断续续地回答,她不日就要启程回苍蓝。

    堰方似乎僵住了,他看她的眼神很诡异,最后是满眼痛恨的人,给了她抑制试剂,放她走了。

    有过这样经历的上雅没有选择相信伍月的卧底身份,同样,她也没有选择告诉岚海和其他将领,这样的证据实在太荒谬了,根本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去求证,给这个叛徒逃脱的机会。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所以舰队加大了进攻的火力。

    那个女人驾驶的飞船没有被击中,但是动力系统遭到了破坏,迟早会坠毁,岚海和她于是决定返航,通过塔台实时监控那辆飞船的去向。

    好像设定好了行驶路线的飞船直直地向苍蓝撞过来,这样的降落虽然不至于对有保护罩的母星造成毁灭性的伤害,但是也极有可能引起民众恐慌,于是所有人都密切注视着飞行舱的动态。

    等到他们发现原来设定好的路线是和苍蓝的保护罩擦肩而过时,里面的生命体却忽然凭空消失了,岚海放出精神力去探测,居然就这样被打了回来。

    那个说自己是卧底的女人,带着属于那位帝国之星的独一无二的核酸检测,一跃成为苍蓝最高贵的九星将领,成为了人人敬仰的沧月将军。

    她之前的叛徒判断,在这个人的真实身份面前,统统成了笑话。

    上雅知道,自己不可能容得下她了,即使她功勋卓着,为人温和,即使这个人之前是她的榜样,帝国也不可能同时容得下她和沧月。

    这场博弈,注定不是她死,就是己亡。

    岚海--

    苍蓝的监狱管理十分地人性化,罪犯们不是按照服刑时间来减轻自己的罪过,而是通过各种手段的检测,由专业人员判断你是否有再度犯罪的倾向,在这种倾向降低到一定百分比之后,他们就会给你戴上罪犯辨识手环,放你出去。

    适应期期间,定时监测的指标平稳通过,罪犯就可以取下手环,恢复到正常的公民身份。

    但是今年苍蓝的监狱却来了个怪人。

    他入狱的时候,再度犯罪倾向的指标数值就是零,但是却没有人放他出去。

    因为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就是他,被迷惑试剂迷惑,放出了上雅何堰方,并且让他们伤害了沧月将军。

    事后他们通过技术手段恢复了当时的情形。

    上雅确实很擅长蛊惑人心,没有在一开始就使用迷惑试剂,而是坚持着之前的说辞,认为杀害了那么多卧底将领和帝国将领的伍月,根本就是冒充帝国之星。

    她还列举了很多事实,笼络民心,操控舆论.....

    就在岚海分心去思考她之前递交的那些证据时,蓄谋已久的堰方使用了迷惑试剂,轻而易举地操控了他,打破了精神力屏障,找到了萧哲在的地方。

    知道了原委的研究人员都有些沉默。

    他们其实能理解岚海的心态。

    任何人,在没看到那份叛变将领的名单和那些绝密的证据之前,都不可能会轻易相信,沧月将军卧底期间,杀死的那些人,都已经变节。

    可是错了就是错了。

    岚海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平静地接受了这样的惩罚。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蛊惑--

    他不想去相信那个人真的高高在上,完美无缺,他怀着那么隐秘肮脏的心思,想要把她从神坛上拉下来,占为己有,所以才会被利用,间接伤害了对帝国忠心无二的帝国之星,帝国第一将领,也伤害了对于帝国将领无比信任的民众。

    他愿意终身被监禁于此,为他不可饶恕的错误忏悔,为苍蓝的明天祷告,为自己阴暗龌龊的心思赎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