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堰方--

    他喜欢他们的将军。

    这在整个亲兵队伍,甚至在整个第五军团里,都不是秘密。

    事实上,对于从战争一开始,就跟随在她身边的人来说,不喜欢他们的将军,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

    因为她实在太好了。

    作为军人,她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作为将领,她赏罚分明,体恤下属。

    他记得每次出战前,沧月将军总要让他们写信,写给自己最重要的人,把该说的话说了,安安心心地去打仗,每次清点人数的时候,他们不是报数,而是昂首挺胸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沧月将军每次都能记下来。

    回来的时候,自己也遍体鳞伤的人,却总是会让他们列队,再报一次。

    然后她会缓声,把没能再一次报到的人的名字念出来。

    他们的名单越来越长,沧月将军开始用笔记下来。

    每一次都是一次告别,每一次都是一次更新。

    队伍里有些兵士忍不住红了眼眶,沧月将军却只是望着远方,笑:“哭什么。”

    她的声音很温和,好像从来没有受过炮火的洗礼,依旧坚定而明亮:

    “你们知道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想得是什么吗?”

    她包扎着自己流血的手臂:“我常常在想我什么时候会死,会成为脚下土地的一部分。”

    她的声音里还是带了嘶哑,带了沉重:“有人告诉我,就是明天。”

    她扫了眼站在她面前,和她一般年轻的兵士,笑:“对,是明天。你们记住,你们成为军人的那一刻起,你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注定为你身后的兄弟姐妹抛头颅,洒热血,就算没有马革裹尸,也绝不能不战而退。”

    “都说军人应该顽强,可是我们也只有一条命,被子弹击中一样会死,被炮弹打中一样也会粉身碎骨,可是我们就是不应该退。”

    “为什么?因为我们上战场不是为了活着,而是为了击溃敌人,是为了让大后方的家园,大后方的亲人活着。”

    “当你们踏上战场的时候,你们就注定牺牲在明天。这条命已经交给了我们的土地,交给了与我们同为战友的你们。”

    她又笑:

    “有人问我所有人都会死吗?”

    “当然会,区别只是,有些人可能死于这场战争,有些人或许能够目睹我们打败敌人,建国,强国,直到我们的每一寸领土,都成为不可侵犯的存在。”

    “可是,你们要记住。”

    “我们已经死了,我们没有命去看我们的家园的明天,我们唯一的使命就是用自己的热血去保护更多的人能够看到明天,看到敌人被击败的明天。”

    “多活一天,多打败一个敌人,我们的胜算就大一分。”

    “所以,作为将领,我要求你们,不惜命。”

    她看着眼前在一场场战争中死里逃生的顽强战士,哑声继续:

    “却又要珍惜自己的生命,绝不做无谓的牺牲。”

    “因为你们的命是我们亲人的,只要他们还在受着敌人的压迫,发誓以生命来扞卫祖国的你们就不能死,不能退!”

    他们队伍的编制是轮替的,每次冲锋小队都是更换着上,可是总有一个位置,是留给她自己的。

    战事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虫族内部发生动乱,退却了,原本快坚持不住的队伍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和另外一支军队会和,他们的将军就和那支队伍的将领,也就是帝国后来的元帅一起,筹划建国的大业。

    其实那个时候的条件是很粗糙的。

    他们不知道虫族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被收回来的领土也是饱受蹂躏,破碎不堪,可是两位都坚持要建国。

    他们知道,祖国对于后方的人民和前方的军队来说,是莫大的支持。

    所以他们一边紧张地构建防御工事,一边筹划着建国。

    他们将军和元帅是莫逆之交,对于彼此都足够信任,对于元帅之位一再推脱,最后筛选伴侣的时候,元帅知道他们将军居然没有把伴侣带在身边,就这样上了战场,现在伴侣也殒命了,很生气地跑来将军的营帐质问她。

    他和其他的亲兵也在,听到元帅的话的时候,才怔然回想起她那个时候所说的话,原来她真的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连在这种伴侣不知去向,现在更是已经死亡的情况下,都敢一次次地穿梭在炮火里,和那些虫族拼死作战。

    元帅脸色铁青地勒令她不许再上战场,已经经历过多场战争的指挥官几乎是整个队伍的信仰,她的判断比元帅还要精准,精神力的强大程度也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感知范围。

    他记得将军当时答应了,条件是元帅尽快登基。

    而他们的将军,作为帝国的第一位将领,在接下来的每次战争中,都没有信守承诺,而是依旧带着他们,冲锋陷阵,没有丝毫退缩。

    在帝国的支持下,虫族的败势越来越明显,元帅提议收兵。

    沧月将军不同意,她觉得不给予虫族沉重打击,敌人迟早会卷土重来,而且他们的领土并未完全收回,虫族这个时候退却,很明显是准备休养生息,他们不能给敌人这个机会。

    产生了分歧的两人在通讯中不欢而散,最后帝国派来另一位将领接管军队,然后冷眼对他们将军道:“元帅请您回去,有要事相商。”

    他们自然看到了他身后的精锐部队和对准了的镭射枪炮,当场激愤难平,可是将军只是眼神安抚他们,然后沉默片刻,脱下了指挥官的徽章,上了飞船。

    他们作为亲兵被禁止同去,但是很快就传来消息。

    将军被元帅囚禁了,罪名是妄图颠覆新生的帝国。

    但是很快,就如将军意料般的,退却了的虫族在虫后再度繁衍出新一批的虫族之后卷土重来,而他们的元帅根本不肯放了他们的将军,而是下令让他们这些将军的直属部队直接对上虫族的大军。

    就在战争快打响的时候,他们的将军出现了,嘴角带着血迹,强硬地逼退了准备发兵的将领,然后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设下了他们根本无法破解的精神力屏障,最后一个人,抱着必死的信念,杀入了虫族的大本营,杀死了虫后。

    那一天,全体的兵士严阵以待,最后等回来的,却是濒临死亡,浑身浴血的将军,带着虫后的尸体,而她肩上的蓝星徽章,却纤尘未染,就像她坚定的信仰一样。

    将军最后没死,在所有人看来,一直都是一个奇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