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不知道那些高呼着他们将军万岁的兵士有没有想过。

    从监禁的地方杀出来,赶回战场,拦下要出征的部队,再单枪匹马,杀进虫族的大本营,斩了虫族的精神领袖虫后,再把尸体带回来,这对于一个,早就失去了伴侣,生命值几度掉到警戒线以下的帝国将领来说,意味着什么。

    如果元帅没有下令全力救治,如果不是将军的意志力惊人,他们的帝国之星早就葬身异国。

    将军选择杀入虫族的那一刻,心底该是有多苍凉。

    可是他们的将军奇迹般地生还了。

    将军的声望一度越过元帅,成为民众最敬仰信赖的存在。

    战事又起。

    没有让民众知道她的伴侣已经不在了的沧月将军开始带兵征战。

    民众为她欢呼,可却从来不知道一次次凯旋背后是多少受伤和鲜血淋漓的时候。

    可他的印象里,将军从未退却过。

    他和其他四个兄弟一起成为亲卫,有着和他们的将军一样至高无上的权限,可是也比其他人要更频繁,更近距离地接近死亡。因为他们是将军的兵。

    也许是因为虫后的死激怒了虫族,原本还在其他星球进行侵略的虫族集结了大部队向他们发起了猛烈的攻势,最后把他们围困在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小行星上。

    还具有作战能力的兵士所剩无几。

    苍蓝自己也面临进攻威胁,无法派兵增援,他们只能靠自己,打败虫族苍蓝的士气必定大涨,落败了苍蓝就会陷入被围观的危机。

    他们只能选择死守。

    其他四位亲兵一次次带着伤兵突围,最后豁出了性命,也只能转移出了一小部分。

    军中的高级试剂供应不足,他们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其他兵士不可能不知道,他们早就身经百战,锻炼了敏锐的直觉,知道这可能就是最后的战役了,他们找到他,问他愿不愿意把将军带出去。

    他们准备用全部力量保下他和将军。

    堰方说不震撼是不可能的。

    他不是多高尚的人,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无非是因为他对他的将军那隐晦却又清晰明显的爱慕。

    他愿意和他的将军一起牺牲。

    可是这些自己都伤痕累累的战友们却说想要保住他和将军,因为他们是所剩部队里,星级最高的将领,他们不希望他和将军留在这里做无谓的牺牲。

    他去找将军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这么做的成功率,也在想将军是否会同意。

    她是那么无私高尚的人。

    却也应该明白一个指挥官对于在炮火中诞生的苍蓝的重要性。

    可是将军却只是沉默,最后给他下达了命令:

    回到苍蓝,把一个叫做萧哲的人找到,带他离开。

    堰方无法形容自己听到这个命令时候的心情。

    他知道这属于私心,苍蓝马上要面对炮火,如果那个萧哲真如将军所说,居住在补助区,那就是一个没有精神力,身体素质也不够的废物,几乎无法在战争中存活下来,这样的命令,由任何一个高级将领来下达,他都能理解。

    保住一个人而已。

    可是为什么下达这个命令的人,是他们的沧月将军?!

    她甚至愿意和他们一起固守在这里,连牺牲的准备都做好了,在这么紧要的关头,最惦记的居然是后方一个精神力贫瘠的废物。

    那个萧哲,凭什么?!

    将军宁愿自己死也要因为私心保下他!

    嫉妒难言,郁愤满腔的人自然听到了将军接下来的话,她告诉他,萧哲的机械天赋算的上顶尖,希望他能够好好地保护萧哲,如果他愿意,就送他到自己在苍蓝留守的部下那里,如果不愿意,就送他离开苍蓝。

    在突围的过程中,被虫族发现,最后鬼迷心窍的堰方做了他一生中最不后悔的一件事。

    他知道那些虫族知道他是沧月将军唯一的亲兵,他告诉他们沧月将军让他去接的是自己的伴侣。

    那些虫族商量过后,给了他伪装试剂。

    如果能够凭借伪装试剂将所谓的帝国之星的伴侣策反,那么战局将发生根本性的扭转。

    所以他们放了他,让他伪装成沧月将军去找萧哲,最好把他带到虫族去。

    他降落到苍蓝,见到了他们将军心心念念的萧哲。

    他还没有开口,那个人就哑着声音冷声问:“你是谁?”

    一眼就识破了他的伪装。

    堰方心底冷笑,把准备好的视频和信件给他。

    他们将军的字迹整个苍蓝都认识,却没几个人知道她的几个亲兵早就将她的笔迹模仿得出神入化,足以以假乱真,看到信件心神俱震的人再看到视频的时候,根本已经分辨不出来真假了,只是脸色苍白地攥紧手指。

    为了他的天赋才接近他。

    还有他的私生子身份根本配不上苍蓝的帝国之星。

    以及高达百分之九十八的匹配度,他在来之前拦截下来的信件,他怎么可能会让沧月将军看到,这个人就是她命定的唯一伴侣?自然也是嘲讽奚落。

    根本不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的人不肯离开苍蓝,他想见他们将军。

    堰方心底的阴险嫉妒,在这个人始终不肯相信沧月将军会这样对待他的反应之下,达到了巅峰,于是怒不可遏的人趁着他分神的时候,直接开枪杀了他,在他还没咽气的时候,射伤了他的眼睛和手指。

    堰方知道对于研究机械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将军不是说机械是他的骄傲吗?这个人不是想见将军吗?

    那自己就把他的骄傲踏碎,甚至还在他的耳边说,这全都是沧月将军的命令。

    如果萧哲拒绝跟他走,那就格杀勿论。

    他知道眼睛还没闭上的人能看到整个帝国唯一一枚,只有沧月将军的部队才能拥有的蓝星五穗勋章。

    他看到眼睛里都是血污的人视线朦胧地颤抖起来,连快断了的手指都苍白得过分。

    他知道萧哲信了。

    谁会不相信呢?

    沧月将军还在前方作战,她的亲兵没有必要这样欺骗一个精神力贫瘠的人。

    她只是想让他别再纠缠她,纠缠帝国至高无上的第一将领。

    萧哲死了,没感觉到精神力逸散的人只是嗤笑一声,转身离开。

    就算精神力还在又如何?他已经被践踏成那个样子,终身都不会再有机会回到帝国之星身边,把那些质问说出口。

    他怎么配。

    成为将军的私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