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1
    睁开眼睛的时候秣倾是拒绝的。

    有什么能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度假的身份还特么是女皇,更令人崩溃的了吗???

    她不想当女皇啊艹!

    又累又没有自由,关键是还不能随心所欲地宠着自己喜欢的人,这个女皇,谁爱当谁当好了!

    她有些心累地扯下头上的皇冠,动作粗暴,让站在一旁,欲言又止的人看着都觉得疼。

    女皇.....

    什么时候变得心情这么急躁了?

    负责安排她每日起居的德善见镶着珍珠翠玉的皇冠,被随手地扔在凤榻的角落里,默默地垂下眼眸,假装没有看到。

    秣倾却是越想越气,忍不住挥手,不耐烦地道:

    “出去!”

    系统顿了顿,温吞:“要剧情吗?”

    反正它现在已经佛了,快穿局这群变态,不是自己能脑补剧情,就是能随手就把剧情给偷过去,它现在的任务就相当于给这几位大佬走个过场,然后看着她们大杀四方,再拍拍手喝彩就是了,完全没有必要担心。

    没看到上面那个世界都如此的圆满吗?

    更别说这个了。

    它看着都觉得实在轻松。

    把头闷在锦被里的人一股脑地掀开被子,不耐烦地吼:

    “快点!我要睡觉了!”

    系统:“.......”

    ???理不直气也壮???

    系统有些无语地把剧情传给重新缩到被子里的人,然后眼睁睁看着剧情没看一半的人,不耐烦地快进了好几遍,就直接伸手关掉了剧情。

    系统忍了忍,还是忍不住掀桌:你不看你要它干啥?!

    快进了那么多次你能看到个什么鬼啊!

    ......算了,到时候着急都又不是它,呵。

    秣倾穿过太多女尊世界了,回回都是女皇,有被架空的傀儡,也有无奈登位,无心国事,撒手不管的逍遥皇帝,还有大开后宫,荒淫无度的暴君,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勤政爱民,后宫那么多人,一个也没见过的女皇的。

    .......这居然是她的前世???

    她上辈子这么清心寡欲,忧国忧民的吗???

    所以这还真是个度假世界?让她来享受的?

    她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抱着锦被坐起来的人思考了一会儿,慢吞吞地下了地。

    她身上穿着蚕丝制的寝衣,轻如薄纱,行动轻便,辉煌宏大的寝宫内,装饰着用以照明的夜明珠,柔光微明,照得人眼睛很舒服,心旷神怡之感油然而生。

    这样奢华的布置,却不会有任何人敢置喙。

    因为他们的岚国确实有着如此雄厚的国力,能够支持他们无比勤勉爱民的女皇陛下如此享受。

    秣倾摸了摸手边的夜明珠,突然觉得这样当米虫的生活也不错,于是忘了之前想到的,种种不好,心安理得地在无比舒适的凤榻上,再度睡着了。

    本来还叹着气,想要传呼宫人给他们陛下更衣上早朝的人微顿,笑眯眯地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

    等了半晌,等来了女皇陛下的总管的大臣们双眸微亮。

    德善双眼微眯,笑容和善:“各位回去吧,女皇陛下今日尚未晨起,好好歇着呢。”

    许久未见她们的女皇陛下,这样好好地休息一次的大臣于是都喜笑颜开地作揖离去,左丞相却是脚步一缓,等其他人都退下之后,转身,缓声问:

    “敢问德善公公,陛下昨日可曾.....”

    面容和和蔼的内侍总管却是无奈地摇头,叹气:

    “陛下依旧未曾传召任何人侍寝。”

    左丞相微微一顿,像是早有预料,可还是有些失望地叹一声,双手做拱之后,缓步离去。

    眸中满是忧虑。

    德善看着这位从来只过问国事的丞相走远,也忍不住心生叹息。

    他如何不知道左丞相爱子心切,想着在幼子进宫之前,摸清楚女皇陛下的喜好,好让左丞相家中那位,早年离家出走,不肯入宫的未来侍君,不会招致女皇陛下的厌恶,在这深宫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可是女皇陛下不只是登基后,哪怕是在潜邸之时,都未曾有过任何亲近之人。

    他就算有心想帮一帮左丞相,说出一些陛下的喜好,也没有根据,无从相助啊。

    只能暗自祈祷,对谁都是一派冷肃的女皇陛下,能看在左丞相忠心耿耿,战功无数的份上,善待那位擅自抗旨的小公子了。

    秣倾这一睡,便是睡到了日沉西涧之时。

    然而醒来的时候,宫人都是眉目和软地行礼,温声细语:

    “陛下可是被惊醒了?可需再小憩片刻?”

    系统:“........”

    片刻???

    你们还让她再休息片刻???

    她这都睡到晚上了!一整天了都!

    原来当女皇这么爽的吗?

    系统酸了。

    世界意识却有些无奈:“她这是上辈子勤勉过头了,国人补偿她的。”

    系统有些好奇:“勤勉过头?过头到什么地步?”

    世界意识慢吞吞地看了系统一眼:“大概就是,登基一年就把岚国遗留数十年的问题尽数解决了吧。”

    系统:“.......”

    这特么是勤勉吗???这不是变态吗???

    视线回到屏幕上的世界意识看到秣倾轻松的样子,心里微松:

    这次它的权限提高了些,就干脆把选择权给了那个男人了,希望他不要让它失望。

    上个世界的胆战心惊,它再也不想经历,也不想让她们经历了。

    秣倾面对这种要让她睡到天荒地老的进谏倒是表现得很平静,懒懒地抬手:“不用了,传膳吧。”

    她只想快乐地当个米虫,还不想变成瞌睡虫。

    宫人笑眯眯地应是。

    德善刚刚把那位侍君安置好,回到寝宫,便见到他们每日只关心公务的女皇陛下,竟然在案前,慢条斯理地吃着晚膳,顿觉一阵喜悦,笑道:

    “陛下。”

    秣倾懒懒地应了声,见他似乎有话要说,声音微淡:“何事?”

    德善顿了顿,斟酌着词句:“苍梧宫的那位,今日入宫了。”

    秣倾“啊”了一声,完全不记得他说的这是谁,只是顺势点头:

    “那就好。”

    德善却是微顿。

    陛下何曾主动关注过后宫那些侍君的起居?

    今日不仅主动问起,甚至还回了一句甚好,是不是说明,陛下其实不讨厌这位新入宫的侍君?甚至一直在等着那位回来?

    那他可得好好地紧着苍梧宫那位了。

    说不定那位在来日,真的能成为他们女皇陛下心尖上的人。

    秣倾却只是懒散地夹着菜。

    怎么觉得有些无聊呢?

    难不成真的一点任务也没有,就这样过几十年?

    那也太......

    顿了顿,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快穿局的任务虐到了的人叹了口气。

    索性不再想任务的事了。

    该享受的时候就该享受,反正到时候如果享受够了,再搞事情,自己再玩玩也不迟。

    她不急。

    秣倾满意地继续吃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