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3
    其他宫内的侍君却是毫不意外,聚在一起喝茶的时候将这事当笑料说了:

    “陛下许久未曾来这里,倒是让这位新入宫的侍君给惹厌烦了,直接就摆驾回宫了。”

    “可见这位名满天下的无忧公子,未必就真的如传闻般,叫人见之便不舍得移眼。”

    “我倒是觉得未必就是陛下厌烦,这位公子可是先前都能抗旨不尊的人,这回接了贬斥的旨意入了宫,心里能舒服才怪,想必是纵着下人顶撞了陛下,陛下才会如此生气,直接摆驾回宫了。”

    “也是,陛下是何等风姿清绝之人,何曾在侍君行礼之后径直离开?左右不过这位侍君,还是心怀怨愤,傲了些。”

    “呵,真不知道他在傲什么,陛下乃人中之凤,能成为皇侍君都是他的福气,他却拒了这天大的皇命,若不是左丞相有功......”

    文侍君慢条斯理地给他们斟茶,语气悠悠:“左不过多了一个陪我们守着这冷清宫殿的人,你们又生什么气。”

    此话一出,几位侍君都沉默下来。

    他们时间最长的,也有在潜邸之时,便是那位的侍君了的,可是别说侍寝了,就连见面,都少,真不知道他们女皇陛下那么完美无缺的人,为何不愿意亲近他们。

    ......难道是真的心有所属?

    还是.....真的瞒着他们,身有隐疾的事?

    这么想着,几位侍君都是脸色微变,沉默着把杯中茶水饮尽了。

    他们还是要派宫人多催催凤禧宫那边才是。

    怎么说好的会让陛下来他们宫中,怎么又不来了?

    接到消息的德善则是微微一叹。

    昨日好不容易才将女皇陛下劝进了这后宫内,结果又碰到那位的侍从体罚宫人......

    许是不喜宫人这番勾心斗角,陛下直接示意摆驾回宫了,他又有什么法子?

    唯一值得高兴的可能就是陛下瞧着,倒不像是对那位侍君有什么不满的意思,只是单纯地没看到,所以才直接略过去了。

    且那位侍君瞧着也对他们陛下有心思......

    不如他再想法子撮合撮合?

    毕竟是曾经星象移位算出来的皇侍君,与他们陛下,应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才是。

    德善沉吟着销毁了字条。

    其他侍君:......

    虽然但是,内侍总管你看看本君的礼物啊!怎么能只想着那个新入宫的呢!

    后宫与前庭一样的风平浪静,风吹草动都没有,秣倾待得实在无聊,想起自己之前说要搞事来娱乐的念头,都失去了兴趣。

    这个世界的人设太无趣了,只知道处理公务处理公务,宫中居然连一点娱乐活动都要提前半个月上报,公文批示了之后才允许实施,严得跟防的人不是自己似的,她都没事可做了,只能每日在书房里练练字,听听汇报,简直就是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

    偏偏德善还时不时地暗示和明示她去后宫看看。

    她才不去,她就不去!

    她才不相信自己上辈子真的是勤勉爱民才不愿意召见后宫的人,肯定是他们长得太丑了,所以自己才不愿意见的。

    还有那什么什么左丞相家的......小公子?

    她才不敢去。

    万一真的被他恨上了,下毒什么都是常有的事,她才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撩小哥哥。

    不去不去。

    系统:“.......”

    说到底你还不是听了墙角说左丞相家的小公子成年之后就未曾以真面目示人,担心他长得不好看???

    你就是个颜狗你还装???

    秣倾:你有意见?

    系统木着脸:不敢有。

    不管怎么说,对后宫的侍君颜值表示严重怀疑的人还是严词拒绝了内侍总管再次的提议,而是放下狼毫笔,吹了吹墨迹未干的宣纸,声音懒洋洋的:

    “没看到朕还有要事要处理吗?不去。”

    德善迟疑:“可陛下上次就直接略过了那位侍君,这次文侍君为那位接风洗尘,陛下再不去,恐怕那位在宫中的日子要不好过了......”

    “而且左丞相那边......”

    秣倾顿了顿,有些为难:“一定要去?”

    德善见他们陛下这是松动了口风,立刻严肃点头。

    秣倾:“........”

    他们的女皇陛下无奈地挥手:“那,起驾吧。”

    总不能真的承认了自己真的身有隐疾吧???

    德善笑眯眯地应是。

    早知道他们陛下这么好哄,先前他就该哄着陛下主动去探望那位侍君才是。

    不过这中间也不过几日,不着急。

    苏轻知道他的女皇陛下,在他未入宫之前便有了几位侍君,但是前世他殒命之时,才听得他们陛下那位侍君的冷嘲,说那些人不过是占了个位置,真正得到了他们陛下的,也只有自己,便恍然握紧了手中的茶杯。

    就算那只是上一世了,他还是.....嫉妒难言。

    垂下眼睫的侍君只当自己什么情绪都未外露过,淡淡地放下了手中的青瓷茶杯。

    捕捉到他神色中的那一缕嫉妒和难堪的其他几位侍君却是心气顺了许多。

    早知道无忧公子容颜绝色,成年之后未免祸端,从未外出示人过,真正离开家中,还是在圣旨下到苏家之后,抗旨不尊逃走的时候。

    如今已是两年过去,连钦天监都说,皇侍君的星位有变,不宜再将皇侍君之位赐给这位,这位才被降为了侍君,迎入了宫中。

    这样的举动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多少带了些恼怒的贬斥意味。

    先前见到这位侍君的时候他们还忧心这样的长相会勾得他们陛下回心转意,现在来看,想必这位也不知道他不是皇侍君了,是钦天监的杰作,而不是陛下的命令,才会脸色难看,难掩嫉妒了。

    他是该嫉妒他们这些老人才是。

    毕竟他们可从未遭到过陛下这样的斥责。

    于是又向他敬茶。

    宫中严禁酒乐,所以宫中的宴席,除非陛下到场,都是没有酒的。

    苏轻淡淡地举起淡茶回应。

    他自然能感觉到他们对他的警惕和敌意。

    可是他此番入宫是为他的圣上,自然也懒得花心思与他们计较。

    席间正温声交谈着,忽然远远传来耳熟的传呼声:

    “陛下驾到!”

    苏轻手一抖,下意识地遥望起远远朝这边来的凤辇来。

    侍君们也是震惊。

    尤其是举办宴席的文侍君,压根就没想到简单的一个洗尘宴,陛下竟然会亲自驾到,连忙差了宫人准备,自己领着其他侍君出去接驾。

    所有侍君都是双手合并拱手行礼:

    “拜见陛下。”

    凤辇内的人慢吞吞地应了一声,拿帕子擦了擦剥了荔枝的手,掀开帘子,正好对上所有侍君抬眸的眼神。

    秣倾木着脸坐回去。

    侍君们微怔。

    凤辇里的人莫名暴躁了:

    是谁说她后宫的人都长得不好看的???!!!

    谁说的???!!!

    她居然把这么一群好看的小哥哥晾了这么多天???

    她还是人吗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