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4
    立在宫门外的侍君们却是不少都脸色难看下来,难掩眸中的落寞自嘲。

    陛下龙章凤姿,容颜倾城,可是偏偏不喜男色,整日勤勉于公务,今日好不容易见到了陛下,依旧如同当初让他们倾心时的风姿迷人......可是却是连多看他们一眼都不愿意......

    女皇陛下难道就真的,对他们没有一点点想法吗......

    这后宫用度,最是公平,他们也无需有半点惴惴不安,只是闲适度日,比宫外的生活也差不了多少......

    可是他们想要的是陛下的垂爱,是她的恩宠,而不是这平淡如水的闲适日子......

    苏轻也是忍不住捏紧了手指,唇色发白。

    上辈子他在别国的围猎场见到女皇陛下的时候,她的笑如冬日的烈阳,张扬又肆意,带着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自信和耀眼,当时多少别国的男子都被她吸引,她身边却已经有了皇侍君,不肯再纳旁人,他尚且觉得心如刀绞.....

    如今女皇陛下一脸冷淡,心中不曾有半分旁人,他心中却还是剧痛难忍.....

    他实在是,贪欲过甚。

    既希望她贪图美色,又希望她不屑美色,说到底,还是妄想她的眷顾而已.....

    苏轻心中纠葛难抑,华丽的辇架中整理好仪容的人已经故作平静地再度掀开珠帘,声音温和许多:

    “平身。”

    众侍君还以为女皇陛下之前是准备打道回府,看到她再度掀开帘幕,都是微怔,还是文侍君反应得快,立刻温声谢恩:

    “谢陛下。”

    被美色给晃了一下的人咳了一声,下意识地想拿块帕子在手里防止自己流口水,倒还注意着自己的仪态,故作平静地应了一声,由宫人扶着下了辇架。

    苏轻忍不住捏紧了手指,根本不敢看她。

    心中却极度嫉妒能够触碰到她的人。

    其他侍君也是差不多的反应,扶着秣倾下车的宫人只感觉背后一寒,收回手的时候还是满身冷汗。

    她怎么觉得今日宫中的气候有些诡异呢?

    明明刚刚还是暖阳肆意,怎么现在就如此寒凉了?

    文侍君上前一步,温润如玉的容颜满是温柔:“陛下,请。”

    之前推脱着不想办这洗尘宴的侍君牙齿都快咬碎了。

    早知道如此......他们就该把主持宴会的机会抢过来才是!不然也不能让文侍君站在了陛下面前!

    秣倾对这样温柔的小哥哥完全没有抵抗力,咳了一声,眸中露出一丝笑意:

    “好。”

    这声实在太过温柔,苏轻嫉妒得眼睫都轻颤起来,根本压抑不住心底的酸涩。

    陛下......

    被这么多小哥哥注视着的人差点连自己身为快穿局员工的基本演技都要丢掉了,等到了宴席之中落座,才觉得放松些,缓缓地松了口气。

    好险,差点就把人设给崩了。

    系统和世界意识则是嘴角微抽。

    还差点?

    你刚刚那么温柔早就把人设给崩个精光了好吗!!!

    没看到你的内侍总管笑得褶子都起来了,都在想该怎么准备皇侍君的册封典礼了吗!!!

    注意到她今天似乎格外温柔的各位侍君也是温柔地和她交谈着,无比期待她的青睐。

    青竹有些着急地看了眼自家公子,却看到容颜如玉的人正垂着眼睫,捏着茶杯的手指都红了。

    青竹又是心疼自家公子的沉默,又是恨铁不成钢,连忙扯了扯他们公子的衣袍。

    苏轻仍旧垂着眸,一言不发。

    五脏六腑都像是被嫉妒啃噬着,让他觉得无比痛苦。

    世界意识:.......

    这位公子你真的是绝了啊!

    我早就说了七号就是个颜控你只要努力地引起她的注意她自然而然就会爱上你的啊!!!你现在一言不发等着她找你是什么鬼啊!!!没看到那么多情敌都在抢你的女皇陛下吗!你倒是争点气啊!!!

    苏轻却是倒了酒,喝了几杯,脸色酡红之后,才轻颤着眼睫,抬眸看向上首的女子。

    猝不及防对上美人视线的秣倾:卧槽!美人!!!

    她的视线实在是太不加遮掩了些,青竹都替他们公子觉得脸热,其他侍君自然也不可能察觉不到,顿时默默地捏紧了手里的玉箸,咬紧了牙关。

    狐狸精!!!

    微醺的人却没有注意到他的陛下的眼神,只是酸涩难言地继续倒酒,却因为意识有些昏沉,没有握稳手中的酒杯,顿时琼浆就泼洒出来,全数落在了他的白衣上。

    其他侍君更气了:

    艹!居然装醉耍心机!!!

    秣倾却是默默地咽了咽口水。

    世界意识:.....

    绝了。

    还以为是个废铁,没想到是个王者。

    德善见状立刻笑眯眯地上前提议:“陛下,苏侍君好像醉了,您要不要送侍君回去?”

    其他侍君惊了:不行!!!

    文侍君立刻冒着被贬斥的风险,温声开口:“陛下,今日宴席还未结束,不如我差人......”

    秣倾咳了一声,声音倒是很平静:“不用了,朕刚好想起有事要处理,就顺带带苏侍君一路吧。”

    其他侍君正欲开口,秣倾已经起身,在无数嫉妒难言的视线里,走到苏轻身边,犹豫了一会儿,才伸手握住他的手,还悄悄地勾了一下他的掌心,温声:

    “苏侍君?和朕回去吧。”

    苏轻有些恍惚,声音微哑,含着清风明月似的清雅,偏生又因为微醺的酒意,显得无比得撩人:

    “陛下......”

    秣倾的手握成拳放到唇边,假意咳嗽,握着他的手缓缓摩挲着男子如玉修长的手指。

    秣倾:美人手好滑!好好摸!啊,好喜欢......

    苏轻有些痒,手指挣扎了一下,迷迷糊糊地看着她。

    秣倾被撩得心里发痒,咳了一声:“走吧。”

    她要把这个美人拐回去,看个够!

    世界意识:.......

    秣倾却已经带着不太清醒的苏轻上了辇架。

    青竹等辇架已经远去之后,才反应过来:

    艹!陛下才刚到,他们席上哪来的酒啊!

    公子,公子居然.....

    其他侍君已经气炸了:他们就说之前就不该让这个祸害进宫!

    似醉非醉的人只觉得握着他手的人是故意的,有以下没一下地捏着他的手指,让他觉得浑身灼热,尤其是和她接触的地方,滚烫的温度几乎要让他颤抖起来。

    眼睫轻颤的人缓缓地睁开眼,清澈如翡的双瞳里,全是忐忑和眷恋。

    之前凤禧宫传信来说她会来,他才准备了那壶酒.....

    他其实千杯不醉,只是脸容易红而已.....

    陛下,居然真的信了......

    还与他同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