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7
    或许是为了掩饰,穿着明黄衣袍,看上去明如日月,灿若繁星的陛下咳了一声,语气温和:

    “酒醒了?”

    倒是没有怀疑他是装醉。

    苏轻看出她只是寻常询问,微僵之后,就恢复平静,垂眸哑声回答道:

    “嗯。”

    手里的诗书被捏紧一瞬,还是强撑着有礼拱手开口:

    “苏轻身体不适,未能迎接陛下,请陛下恕罪。”

    这句告罪里的情绪实在复杂,声音也是清雅中含着嘶哑,倒像是真的病了。

    秣倾顿了顿,有些心虚,语气倒是平稳:“无碍。”

    只余下两个人的寝殿很快沉寂下来。

    苏轻垂下眼睫,遮住眼底的晦涩自嘲,半晌,才哑声开口:

    “陛下......是否有事吩咐?”

    秣倾踟蹰一瞬。

    她倒是想说是,然后随便吩咐两句就回自己的凤禧宫睡觉,可是如今这样走了,这位左丞相家的公子,以后要承受的压力就大得多了--归根结底,如果不是她一时,咳,鬼迷心窍,拉他上了凤辇,送他回宫,其他人也不会知道自己来了苍梧宫又拂袖离去了。

    他又没醉.....

    看来今天这苍梧宫,是万万离开不得了。

    于是只能微叹道:“无事。”

    她故作淡然:“朕今夜歇在此处。”

    苏轻手指颤抖一瞬,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他的陛下,然后又是恍然,捏着早已被捏皱的书页,嘴角牵动:

    “是。”

    他压抑着心底的涩意,声音低哑地缓声道:

    “谢陛下圣恩。”

    秣倾顿了顿,知道他是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心底微松,又迟疑着问:

    “那,朕与苏侍君分榻?”

    苏轻微僵。

    分榻而眠.....

    陛下终究还是不喜他么......

    最后还是喉间艰涩道:“臣遵旨。”

    陛下既然碍着母亲在朝中的地位,不愿让他沦为笑柄,惹怒母亲,能折返回苍梧宫,已经是莫大的圣恩,他还在奢求什么.....

    苏轻的指尖已经苍白得可怕,却还是勉力维持着进退有礼的风范,放下诗书,行礼,便缓步到了隔了屏风的外榻之上。

    秣倾又是心虚一瞬。

    自己跑到人家的寝殿来睡觉,还要把人家的床占了,怎么看都有些不厚道,但是明日德善看到自己居于外榻,免不了要觉得这位苏侍君实在狂妄过甚,竟敢折辱一国之尊了,所以没有开口提,只是略有不安地坐在了内榻之上。

    她怎么觉得自己的明君人设要变成渣女了.....

    世界意识:......你本来就是!

    苏轻已经和衣安我,只是苍白的指尖,却紧紧地攥着缎面锦被,似是苦涩难言。

    他想过不被陛下喜欢是何等凄凉情境,却也怎么也走不出陛下三番五次,推开他的举动。

    他是渴慕岚国的陛下,渴慕天选的凤皇,可是还没有自轻自贱到,一而再,再而三地,不顾及礼义廉耻,去勾引陛下的地步--

    他不想卑微如尘,可是偏偏,高高在上的人,连一眼都不愿意施舍给他了.....

    内间却突然传来秣倾有些迟疑的声音:“苏侍君?”

    掌心已经是冷汗浸湿,眸中的痛楚尚未消退的人恍然一瞬,低声回应:“陛下。”

    秣倾松了一口气,起身,走到屏风前,清了清嗓子,最后还是低语道:“朕,有一事相求。”

    苏轻怔然,看着屏风前,龙章凤姿的身影,眼睫轻颤:

    “臣惶恐,陛下请说。”

    秣倾摸了摸鼻子,咳一声:“额.....朕,其实,身怀隐疾......”

    世界意识:.......???

    为了躲避这些小哥哥,你的招数未免也太出其不意了一些吧?你就不怕吓到你对象?

    果然,话音刚落,苏轻原本还只是略显苍白的脸色,立马变得惨白如纸,整个人也如坠冰窟,遍体生寒.....

    不,这不可能.....

    上一世,上一世陛下明明和她,和她的侍君育有一子.....

    虽然主神告知他,那人对陛下不是真心,可是,陛下怎么会身有隐疾.....

    这明明只是坊间谣传......

    既如此,那上一世唯一的皇嗣......

    苏轻恐慌过后,便是忍不住地心脏剧痛,心疼他的陛下.....

    陛下自然没有必要对他撒谎,她想维持与母亲的关系,只要把自己好好地拘在苍梧宫便是,完全没有必要笼络自己,自己本来就是戴罪入宫,她就算如何冷落,旁人也无法说什么,何况他更不会.....向母亲申辩什么.....

    他自知贪恋陛下的恩宠,本就是他的过错,是他逾矩,又怎么会怪她不爱他.....

    他的陛下自然有选择侍君的权利.....

    可是,可是若陛下真的身有隐疾,那就说明,陛下这么多年,未入后宫,并非不喜男色,而是,逼不得已.....

    她一定承受了很多压力......

    苏轻眼眶酸涩,语气艰涩地哑着嗓子回答:

    “臣......愿为陛下保守秘密。”

    直到尸骨无存的那一日。

    秣倾松了口气,又再接再厉道:

    “那日后......”

    苏轻怔了一下,心里又酸又涩:

    “陛下只管来苍梧宫便是。”

    他就算,不能侍奉她,不能讨得她的欢喜,能这样,与她同室而眠,也是好的。

    秣倾简直太感动了:

    “那朕就多谢苏侍君了。”

    “臣惶恐。”

    秣倾知道古代的尊卑有序就是如此,不管如何心情都是固定的回答,所以也没在意,自己的谢意传达到了就行,于是轻松地温声:

    “那苏侍君早日歇息。”

    “是。”

    苏轻垂下眼睫,看向自己的手。

    才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泛起红痕。

    他恍然一瞬,收回手,抚平缎面的褶皱,却是一夜无眠。

    到了上朝的时辰时,德善领着小吉子到了寝殿门外,见烛火未明,顿时笑眯眯地挥手,带了人回去,然后等欣慰不已的朝臣都离去之后,附耳对左丞相道:

    “昨夜陛下留宿!”

    左丞相愣了一下:“德善公公此言当真?”

    德善笑眯眯地点头。

    左丞相又神情惶恐:“那幼子可曾有什么出格行为,惹陛下不快?陛下可曾......”

    德善倒是能理解身为母亲的谨慎与挂念,笑道:“陛下与侍君尚未晨起,左丞相不必忧愁非常。”

    尚未晨起!

    左丞相只觉得震惊非常。

    之前她纵着幼子离家,不过也是因为陛下不近男色,就算她的幼子有皇侍君伴生的星象,她也不舍得让他在宫墙之内,消磨一生,所以才纵容了夫君和幼子,没想到轻儿才入宫几天,便得了陛下的恩宠?

    还是,头一份?!

    回到府中的时候还有些恍惚,见到担忧的夫君,微微叹了一口气,握着他的手道:

    “你放心.....”

    她斟酌着词句:“陛下,昨日似乎......似乎留宿了苍梧宫。”

    左丞相的夫君却是微僵,哑声:

    “能得陛下恩宠,自然是好事,可是,倘若这恩宠被剥夺了,那等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之地,我们轻儿怎么待得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