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12
    秣倾还不知道世界意识正在腹诽自己呢,只是在回凤禧宫的路上,暗自琢磨这件事怎么着,才能办得又快又好。

    结果快到凤禧宫的时候,就听见德善似乎有些犹疑的声音:

    “陛下.......”

    她不甚意外地挑了挑眉,随手掀了帘幕一看,果然没凤禧宫外宽阔笔直的宫道上,已经站满了人。

    估计都是听到消息,来劝她收回成命的吧。

    想到苍梧宫里,心思格外细腻敏感的人的秣倾,顿了顿,正准备放下珠帘,却扫到苏轻就站在前面,眼神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秣倾怔愣一瞬,下意识地就探身出去:

    “苏......”

    话没说完就堪堪停住。

    眼睫轻颤的人和其他脸色各异的侍君一道拱手:

    “拜见陛下。”

    秣倾听着这数十号人的拜见,眉眼微顿,只是片刻,好像才看见他们的人,神情就发现了变,化眼黛眉梢间就带了凌然的锐利和冷意,仅仅是站在那儿,也像是高高在上,可观而不可及的九天之凰,高贵冷然得让人不敢直视,声音也带了一国之尊该有的凛冽气度:

    “这是做什么?”

    女子的眉梢微挑,烈如灿阳:

    “逼宫不成?”

    其余侍君见她的次数本来就少,上次洗尘宴上,见到她平易近人的模样,尚且存了三分心思,如今一看,却是冷了心,捏紧了手指,没有言语。

    从潜邸之时就跟着她的几位侍君却是脸色苍白。

    文侍君率先声音微哑地开口:

    “听闻.......”

    男子清润如玉的声音带了苦涩和哑意:

    “陛下下旨,废黜后宫,臣等......惶恐,所以,才特地候在此处,想向陛下.......求证。”

    立在一旁的内侍总管抬眼看了眼明黄衣角微动,神情却没有半分波澜的人,心中微叹。

    秣倾觉得自己也是太渣了些,留着这些小哥哥在身边浪费了这么多年,现在又要赶人家走,但是她总不能留这些人在宫中,让他们继续耗着,还要让苏轻受言官抨击吧?

    所以闻言只是冷淡地回应:

    “是朕下的旨,怎么,你们敢抗旨不成?”

    文侍君却是指尖狠颤。

    高侍君攥紧了手指:“臣等并非抗旨,只是希望能够向陛下请命,自请留宫,请陛下成全。”

    秣倾正欲开口,就听见更多声音响起:

    “请陛下成全!”

    秣倾想都不想就回绝了:

    “不可能。”

    “就算你们留在宫内,朕也不可能喜欢你们,”

    “你们趁早离宫,省得朕亲自下令!”

    说罢,就拉了苏轻往凤禧宫内去。

    却听到文侍君有些颤抖地在身后喊:

    “陛下!色衰爱弛,您就真的不怕厌倦他的一天吗!”

    秣倾听到这句话,神色瞬间冷下来,转身道:

    “朕只怕苏郎厌倦朕,又何来朕厌倦苏郎一说!”

    “朕可以立誓,一生一世,只忠于身边人一人,若违此誓.......”

    话未说完,温热的手已经覆上了她的唇。

    苏轻眼睫和心同时颤抖起来,几乎要让他忘记身边的人,而满心满眼,只有他的陛下。

    ......他何德何能。

    秣倾眨了眨眼。

    文侍君已经是站立不稳,而后眼眶泛红地拂袖离去。

    手指苍白。

    他虽仰慕她,却也不愿意为了心中没有他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折了自己的一身傲骨。

    从前她身边无人,他尚且可以容忍,可是如今......

    她却甘愿为苏轻立誓......

    呵。

    自古皇室中人,又有谁能从一而终?

    更遑论先前遣尽府中男侍,发誓只对那白衣琴师一人独好的人,这才过了几日,便时不时来宫中与他偶遇相会......

    他本来想借她刺激陛下......

    却不想陛下直接下了这样一道旨意......

    既然如此,他倒要看看,这个凭借一张脸博得陛下喜爱的苏轻,能独享这凤帝的宠爱,到几时,高高在上,无所不有的岚国女帝,又能守着这个承诺,到几时!

    秣倾却是看都没看转身离去的人一眼,缓缓地握住小哥哥的手。

    然后借着耳朵上的热意,挥退了所有宫人,拉着他进了凤禧宫的寝殿。

    苏轻已经是心尖微颤,眸光都带着缱绻,轻轻颤抖着的眼睫,却遮掩着眸底的情意,瓷白如玉的精致手指,也只是微微僵硬着,像是对其他的一切都失去了观感。

    脑海中盘旋着的唯一想法就是:

    陛下.....竟愿意待他至此......

    即便是上一世,人人歆羡的皇侍君,也不曾受到过陛下这样明目张胆的偏爱......

    他有些恍然,只觉得上苍对他是如此眷顾,既让他有选择能够重来一世,又能得到他的陛下如此的纵容和偏袒.......

    可是.......

    他又抬眸看向对面的人。

    眸底清澈和柔软,带着细碎的光亮,仿佛泛着潋滟的水波,让秣倾一阵心软,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有些沉默:

    “臣.......今日前来,是想请陛下.......

    收回成命。”

    秣倾顿了顿,见他还要开口,看他一眼。

    苏轻立刻眼神微颤,不说了。

    他知道,自己让陛下知道自己领了陛下这份情意,就够了。

    满朝文武,各个都是忠心耿耿,别无二心,怎么可能真的容忍陛下这样的旨意......

    他即使不能算真的全数接受了岚国的礼法,却也明白,无论是男尊女卑,还是女尊男卑,除了穷苦百姓,都不曾真的有人做到过,一生一世一双人。

    何况他渴慕的,是岚国的陛下,是九五之尊的帝王......

    他......本来就不......奢望这些.......

    今生今世,能亲耳听到陛下的许诺,已足够。

    他怎么会愿意他的陛下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受人诟病。

    她是凤帝,需要储君和皇嗣,来维系这岚国的大好河山,之前群臣尚能容忍是陛下尚且年轻,总会有皇嗣,可是如今,如果后宫真的只有他,如果他无所出.......

    秣倾则是缓缓地看了他一眼。

    苏轻只觉得心脏微缩,异样的感觉将他缠绕得越来越紧,让他有些呼吸不过来:

    “陛下.......”

    秣倾挑眉:

    “这是你的心里话?”

    苏轻下意识地攥紧手指,只觉得眼里有什么摇摇欲坠,却还是强撑着,哑声开口:

    “......是。”

    秣倾无奈一瞬。

    小哥哥好是好,就是太好了。

    她倒是知道世上没有人真心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可是苏轻是丞相之子,自然不可能不懂得前朝与后宫相互制衡的道理,他也是怕她的江山不稳,所以才这样劝她,说到底还是为了她罢了。

    而且眼神这么地......

    分明就是不愿意,却还是要强撑着来这里,和她说这样的话。

    她心里微软,叹一声:“可是我不想。”

    她顿了一下,最后握着苏轻的手,语气温柔:

    “我不想你因为任何人怀疑我对你的感情,你明白吗?”

    苏轻已经压抑不住嗓音里的哑意和涩意了:

    “陛下,臣不会怀疑.......”

    陛下肯为他做到这步,他,早已心满意足,又怎么敢奢求真的独占她?

    .......她先是岚国的陛下,才是他的妻主......

    他怎会如此自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