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13
    所以即使再.......不愿,他也不会,阻断陛下的圣明。

    在入宫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准备,成为她众多侍君中的一个。

    何况眼前的人,对他如此.....亲近。

    他早已别无所求。

    秣倾知道一时半会自己可能也说服不了他,只是顿了顿,抬眸注视着他,缓声道:

    “我会让你知道,这天下和你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世界意识听到这句话,差点以为七号已经恢复了记忆,见她依旧是眉眼温柔,不见半分上一世的癔症模样,心底微松。

    没想起来就好......

    现在还不是时候。

    苏轻则是心底狠狠一颤。

    他从未......听过这么直接而热烈的诉诸情意的言语。

    原本是夸大其词的叙述,可是这话里的真挚和深情,听上去竟丝毫没有作伪,让他几乎要以为,上辈子被她那么热烈而温柔地注视着的人,是他.......

    想起上一辈子的皇侍君的人又忍不住眼睫微颤。

    这一世的走向已与上一世大相径庭,那是不是意味着,上辈子抢走陛下的人,或许不会出现了.......

    可是不久后的中秋晚宴上,他还是见到了连城。

    上一辈子成为了皇侍君的连城公子。

    心缓缓沉到谷底,指尖泛白的人确认了确实是连城没错之后,面色倒是冷静少许,身边坐着的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一样,关切柔和的眼神落在他身上,语气温柔:

    “怎么了?”

    席上的众人默默地捏着手里的玉箸。

    陛下坚决不肯收回旨意,群臣劝谏无法,最后由着礼部侍郎出了个主意:中秋宴会,请各家公子都来参加,众美在席,不信他们陛下不动心。

    然而五步一灯,十步一盏,彩绸飞舞的晚宴上,他们那么英明神武的陛下,眼中竟然只有她身边的人一人,就算那位苏侍君似乎是情绪不佳,也始终柔声劝慰,甚至还亲自为他斟酒夹菜,简直是温柔体贴到了极致。

    别说凤帝了,他们在朝野之间,就未曾见过有如此爱重夫君的妻主。

    一时间,本来都盼着他们陛下,能多看自己两眼的世家公子都忍不住多看了席上的男子几眼。

    清雅风仪倒是不输世人对无忧公子的期待,眉眼也算的上风华出众了,可是这敷衍散漫的态度.......竟然也未惹得陛下有丝毫不悦,反而得到了身边人更加温柔细致的对待.......

    忍不住捏紧了手里的酒杯。

    陛下都屈尊降贵,如此温柔地对待他了,他却根本不懂得何为大度识大体.....

    如此品性,堪为侍君?

    席间的左丞相和左丞相的夫君也是面带忧色地对视一眼。

    他们自认将苏轻教导得温润谦和,未曾想过幼子竟然也有这样轻慢一国之尊的一日,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男子起身,温声道:

    “早就听闻苏侍君文采过人,琴艺亦是一绝,不知连某可有这个荣幸,与苏侍君切磋一下琴艺?”

    有些恍然的人下意识地抬眸看去。

    见到眉眼俊朗,身影颀长的人时,却是瞳孔微缩。

    是连城。

    他不仅来了晚宴,还要与自己比试琴艺......

    苏轻上一世未病重时,也曾听到小厮闲谈时说起陛下与皇侍君伉俪情深,每日陛下都会去清澜殿听连城侍君的琴......他不过是重来才占得先机,又如何能比得过.......

    秣倾扫了提出建议的人一眼,果然又感觉到苏轻已经握紧了她的手,于是侧身对他一笑,又缓声道:

    “苏侍君今日身体抱恙,切磋就不必了。”

    很快有人接道:

    “那便让连城公子来一曲吧。”

    老谋深算的大臣们纷纷附和。

    连家也算的上是名门望族,连城公子从宜城迁来之后,更是凭着其出神入化的琴艺声名鹊起,名望不输于如今已是侍君的无忧公子,想必,也应该能入陛下的眼才是。

    秣倾没什么情绪地应了一声,缓缓地摩挲着身边的人的手。

    苏轻眼睫轻颤,掩住眸底的忐忑和不安的情绪。

    一曲终了,宴席沉寂片刻,很快就响起了连声的赞叹。

    琴声悦耳,更绝妙的事,这位连城公子用琴时,连稍稍逊色于席上那位侍君的容颜,仿佛都清润几分,宛若谪仙神祗,叫人眉眼恍惚,心旌摇曳。

    面对此等惊才绝艳之人,他们陛下大概也......

    忍不住往席上看去,却见他们陛下正神色无奈地注视着身边的人,眸光比这月光下的湖面还要潋滟柔和。

    左丞相离得近些,看到幼子拉着陛下的手,眼皮微跳。

    众人有些咂舌。

    如此动人的琴乐,如此绝色之人,竟也未能打动他们陛下半分吗?

    抚琴一曲的人也是顿了顿,风范礼仪皆是清雅地起身行礼,回到席间,不卑不亢,引人注目,不似凡人。

    身边人对于这个人的出现似乎过分在意了些,秣倾想着便是眉眼微动,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缓声:

    “连公子,可有婚配?”

    席间的大臣怔愣一瞬,反应过来,心中微松,眉眼都和缓下来。

    她们就说。

    她们陛下不可能真的不喜男色了,何况是连城公子此等风华之人。

    秣倾身边的人却是微僵,唇色泛白。

    左丞相暗暗叹气。

    幼子竟然对陛下在意到如此地步,若是等日后陛下心生悔意,再度扩充后宫,可如何是好啊......

    没有注意到身边人异常的人却是在听到尚未婚配的回答之后,浅笑道:

    “今夜正是中秋宴会,既无婚配......”

    身边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被她握着的手也挣脱了。

    秣倾微讶,看到倾洒出去的酒水,又看向苏轻。

    知道自己失态了的人只觉得眼眶酸涩,却还是挺直了脊背,垂眸哑声道:

    “陛下,苏轻身体不适,先退下了。”

    秣倾微怔,无奈地起身拉住他:“你这是......”

    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他可能是误会了,颇有些心软地拉住他:

    “你误会了,我,朕只是看连公子琴艺高超,想为他择一门婚事。”

    顿了顿,嗓音里带了笑意地将他拉近些:

    “你怎么如此不禁吓,倒叫朕做错了事,反而觉得开心了。”

    苏轻恍然一瞬。

    群臣怔愣间只听到他们的凤帝低笑一声:

    “你吃醋的样子倒与之前故作沉稳的模样相去甚远。”

    甚是可爱。

    苏轻只觉得一颗心脏又酸又麻,全部的情绪都好像轻而易举地握在了她的手里,只能眼睫轻颤着被她拉着在席间坐下,听着她低叹着柔声道:

    “好在没溅到你身上,以后就算生气也莫要拿身体开玩笑。”

    苏轻嘴唇上的血色和耳根的热意一同回来了。

    连城缓缓地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又面色不变地松开。

    其他大臣沉默了。

    她们陛下,竟然一点也不生气?

    不会是真的决定了......以后就这样宠着苏侍君一人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