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14
    可是这对岚国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后半段的宴会,因为各怀心事,其余的人倒是安分了些。

    秣倾要伸手给他换盏,被眼睫颤抖的人阻止了。

    秣倾微顿,就听到他喑哑的声线:

    “陛下,臣.....错了。”

    她抬眸看他一眼。

    女子像是凝着霜雪的皓白手指缓缓地和他的手交握,就像是在这坐着无数臣民的中秋晚宴上,无声地宣告,那道圣旨不是一时的妄言一样。

    垂下眼睫,掩住眸底的酸涩和动容的人,就听到他日夜渴慕的人低声柔音道:

    “你能吃醋,我觉得很高兴。”

    她放缓了声音:“可是让你难过,是我做得不够好。”

    苏轻眼神微晃,低哑的声音已经不自觉地流露出不稳的心绪:

    “不是的......”

    秣倾到底还是顾忌着这是在宴会上,不能让其他人觉得苏轻做得太过,于是稍稍忍耐了一下,只继续摩挲着他的手,低语:

    “苏轻......我很喜欢你。”

    “喜欢你就是.....除了你眼里容不下任何人。”

    “你要相信我。”

    苏轻眸中的细碎的微光开始颤动起来,漾着起伏不定的星芒,最后全数化为星河中流淌的柔和光点,映照着眼前人的身形。

    他开始后悔了......

    为什么上一世要远离他的陛下.......

    若不是他听信谗言.......若不是他拒绝入宫.......上一世能够和陛下棺椁合葬的人,是不是就会是他.......

    若不是连城对陛下有二心,如今,陛下握着的人,会不会就是皇侍君了.......

    他竟然如此愚钝,会认为将岚国治理得如此井井有条的岚国女帝,会是荒淫无道之辈.......

    苏轻的情绪似乎不太对,秣倾忍不住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借着试他是否有发热病症的间隙,低语道:

    “苏轻......”

    这一声唤,很快便让沉入自己思绪的人回过神来,稳定了思绪。

    “陛下,臣没事......”

    尽管苏轻这样回答,但是察觉到他今晚就是不安得过分的人后来还是一直分神关注着他,就连他酒杯中无酒了,也立即就贴心地斟满了,语气却迟疑:

    “你少喝些......”

    无奈又带着纵容的低语让坐得近的人听到都是一阵沉默:

    “等醉了该头疼了。”

    左丞相的夫君忍不住朝席上望了一眼。

    幼子垂着眼睫,看不清神色,可是岚国对谁都是不假辞色的女帝,神色却是如此温柔,像是为了身边人,能瑶池水,九天泉都能为他引来,只要他不再伤怀。

    心里却是震动一瞬,忙收回视线,手指微抖。

    这可不是明君该有的神情......轻儿毕竟,只是一个侍君.......

    陛下名满天下,如果真的因为轻儿而变得荒唐不堪......

    他们轻儿,怎么承担得起迷惑君主,扰乱社稷这样的骂名?

    左丞相也是如此忧虑着,忍不住频频望向似乎没有注意到身旁人的深情的幼子。

    ......恃宠而骄......她最宠爱的幼子,可千万不能被这样纵出了这样的毛病啊......

    宴席结束之后,苏轻婉言拒绝要送他回宫的人,独自一人坐在寝殿内,身影沉寂。

    可是不过须臾,本应该在辇架上的人却是到了寝殿内,温声:

    “苏轻。”

    “陛下.......”

    秣倾有些心疼,在他身旁坐下,缓声:

    “我与你诉诸心意,是想让你知道你并非一厢情愿,是想让你高兴,可你可否告诉我,为何你如今反倒陷入了更深的忧虑当中了.......”

    苏轻嘴唇颤动。

    最后声音嘶哑至极地开口:

    “臣只是怕......陛下以后会觉得,臣不如陛下所认为的那么.......”

    秣倾却是无奈:“你怎么还是一口一个臣一个陛下的?”

    她顿了顿,又放缓了语气道:

    “不如我认为的那么好?”

    她握着他的手,动作很轻柔地让两人的手指交握,声音也很柔和:

    “怎么可能?我喜欢你从来都不是因为你有多好,而是因为你是你,无论是什么样的你,在我眼里,都是完美无缺的,我不会对你有任何不满。”

    苏轻眼尾泛红,在月光朦胧,万籁俱寂的夜里显得那么模糊:

    “.......妻主.......”

    秣倾忍不住伸手拂过他眼角,微叹一声:

    “你真是太不让人放心了......”

    “你就算不相信我,也不该这样来怀疑自己.......”

    “就算.......”

    她顿了顿,柔声:

    “就算我们可能有缘无分.......”

    苏轻忍不住颤抖一瞬,反握住她的手。

    “也只会有更好的人爱你。苏轻,会有比我更好的人........”

    黑暗中却传来男子尾音微颤的回答:

    “不会。”

    他哑声重复:

    “不会有.......”

    “比陛下更好的人。”

    秣倾微怔,而后缓缓地笑:“嗯。”

    “也不会有比苏轻更好的人。”

    “不许喊我陛下了。”

    “苏轻?”

    恍然的人哑声回应:

    “妻主。”

    “妻主。”

    陛下是苏轻的妻主。

    不是,不是还会被夺走的人。

    这已经不是上一世了,陛下如此情深义重,他怎可,继续怀疑陛下的用心和情意......

    哪怕那位连城公子再惊才绝艳,他也不可能,拱手再把他的妻主,让给任何人。

    其他侍君搬离的后宫显得冷清寂寥,除了苍梧宫。

    陛下每天都来陪着苏侍君弹琴下棋,就算批改奏章,也会和他们侍君约定什么时辰会来陪他,这样的宠爱,就连宫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生歆羡。

    德善却忍不住心生忧虑,总觉得陛下如此偏爱苏侍君,会引起群臣的不满。

    批改着奏章,把那些弹劾的本子都推到一边的人却是眉眼冷肃,黛眉微挑:

    “朕就不信,他们敢真的动朕心尖上的人?”

    德善这才反应过来,心中微惊。

    看来陛下是想以实际行动告诉群臣,她就是离不开宫中那位,如果他们还是看不清局势,就莫怪她不要这个帝位了。

    陛下对那位苏侍君,竟维护至此。

    一连几天弹劾的本子送上去都毫无反应之后,群臣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又将心思打到了左丞相这里。

    左丞相毕竟是老臣,总不能放任自己的幼子让陛下这么糊涂下去?

    接了拜帖的人却是心中暗叹。

    其实就算同僚不请她去,她自己也是打算入宫好好和幼子说说的。

    无论是她还是苏家,都担不起纵容侍君祸乱朝纲的罪名啊......

    最后请了圣旨入宫。

    在朝堂之上,他们英明圣武的陛下却是慢条斯理地起身:

    “朕的侍君生性温和多思,左丞相作为生母,应当格外谨言慎行才是,不然.......”

    秣倾的眼神很淡漠,带着睥睨一切的威仪,群臣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朕不介意从此就带着侍君隐匿山水。”

    群臣震动。

    要美人不要江山,他们不近男色的陛下,竟然也会有这么做的一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