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19
    群臣离开的时候都有些默然。

    陛下确实未曾有过任何劳民伤财之举,废黜后宫,也算得上是开源节流的有益之举了,可是......陛下毕竟是一国之君.......

    德善知道他此举并不能让朝臣都回心转意,所以也不强求他们明白。

    他更想能让朝堂上的老臣重臣都知道,他们陛下是将那位苏侍君当作是唯一珍重的夫君看待的,而不是一时冲动,若他们不想逼陛下退位,最好不要再步步紧逼。

    陛下如今顾忌着许多,已是让了他们一尺,至今都未册封皇侍君,他们若再不肯让步,恐怕再上朝时,见到的,就只会是寄情于山水的闲散亲王,而不是温和圣明的女帝了。

    众人自然也明白,正心中考量着此事呢,却忽得了宫内传召,要上早朝。

    入了殿才发现,他们威严圣明的凤帝已入了座,凤目微微眯着,有些漫不经心的模样。

    左丞相微怔。

    她怎么觉得,陛下与前几日,有所不同了?

    凤椅上的人却是眼角微挑着,淡漠至极的瞳孔里划过晦暗的光,最后统统化为暗沉,精致的手指微微屈着,带着皇族天生的仪度,优雅又华贵的姿态,像是九天之凰,衣角缀着燃烧的烈焰,要将胆敢不尊的人眸底灼伤。

    头一回来上朝的秣岚却是微微眯了眯眼。

    她怎么觉得,这个所谓的凤帝,比原剧情里的人,要更深沉危险一些?

    是她多虑了,还是这个凤帝也和她一样......夺得了什么先机?

    秣岚若有所思,群臣也沉默着不敢进言。

    坐在凤椅上的人眸中划过一丝嗤笑和讽意,最后懒懒地开口:

    “既然无人进言,那就退朝吧。”

    秣岚却突然出列:

    “陛下。”

    秣倾没有实质的目光落在这位被选中的女主身上。

    线条流畅,在这大殿内,细腻如美玉的纤纤玉指,缓缓地叩了叩凤椅的扶手:

    “皇妹倒是许久不曾参与朝政了。”

    群臣复杂的视线落在这位真正算得上是荒淫无度的亲王身上。

    岚亲王身为当今陛下的胞妹,却与他们陛下有着云泥之别,不但琴棋书画骑射一窍不通,而且根本不知体恤民间疾苦,竟在岚国举全国之力抵抗外族入侵之时,在府中高奏琴乐,寻欢作乐,因此被先帝不喜......

    陛下登基之后,更是直接准了这位无法无天的胞妹的一切称病,叮嘱她在府中好好休养,对她男侍成群的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前段时间,这位岚亲王却好像也被府中的侍君迷住了一样,下令遣散了所有男侍,还许诺一生一世,唯之前为御用琴师的侍君一人。

    可是没过多久,这位不改本性的亲王,便又将两位容颜绝色的侍君迎入了亲王府,好似从来未曾向侍君许诺过不再有旁人一般,甚至还让他们多多接触,好好相处,简直比这岚国的女皇陛下,还要放肆。

    原本以为这位忍耐不了多久,便又要做回男侍成群的岚亲王了,没想到今日却是和她们一道上了朝......

    秣岚微微垂眸,拱手道:

    “臣病体已愈,谢陛下关心。”

    看着倒是无比忠心平静的模样。

    秣倾不说话,只是用一双潋滟美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秣岚心底压住的不屑和冷意,几乎就要控制不住地钻出来了,就听到秣倾懒洋洋道:

    “何事?”

    秣岚顿了顿,道:

    “此事本不该由臣开口,只是钦天监触怒了陛下,不敢再度谏言,所以臣今日才于此,代她向陛下禀告星象有异一事,请陛下恕罪。”

    秣倾眸中划过冷嘲。

    又是星象。

    上一世那个连城......占了她的苏轻的身体的连城,便是借着这个借口入的宫,也是借着这个假象,让她把全部的情意都倾注在了他身上......

    即便是察觉到他和苏轻不同,察觉到他和自己的胞妹有染,也始终未曾狠下心肠,将他处死......

    她以为苏轻死了,所以才留着连城,当做念想......

    可是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颠了这岚国的天下,毒杀了她还不够,还要在她死之前,告诉自己,他们是如何将慢性毒下在苏轻的膳食里,让他逐日失去行动能力,以致最后,不到四年,便殒命在别国。

    心肠歹毒如斯,她怎么可能让他们好过。

    想着却是缓缓地抬眸,看向大殿之中立着的,眉眼之间似乎多了些妩媚风情,但也有着英气的女子身上,在群臣寂静之时,嗤笑一声。

    群臣怔然间,就听到他们陛下语气如常道:

    “之前星象尚且指认朕的苏轻为皇侍君,如今却又调转了指向......”

    她有些漫不经心:

    “莫不是,昭示着朕的天下要变了不成?”

    群臣惊骇,立刻伏身道:

    “陛下恕罪!”

    秣岚没压住眸里的戾气,却只能碍着身份,也跟着跪下,忍耐道:

    “陛下,臣并非此意.......”

    秣倾却是眉梢微挑:

    “并非此意?”

    重复了这句话的人似乎在唇齿之间好好地琢磨了一番,才勾了唇,锐意十足的美目中却没有笑意,显得凌厉至极:

    “朕的好妹妹,和有皇侍君之象的连家公子私相授受,如今却在这大殿之上,说并非此意?”

    她忽地抬手将身边的一方凤砚摔下,将秣岚低垂着的额头砸出血印来,立在大殿之上的人冷笑着,语气凌厉之极:

    “你是要造反不成!”

    群臣只觉得喉舌都被这帝王之尊的凌然锐气和霸气震慑住,竟然齐齐地开不了口了,只能看着疾言厉色的人冷笑着让宫中侍卫将这个目无法纪,目无君长的逆徒拖下去,连同连家的幼子,一同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散朝的时候左丞相已经是冷汗浸湿了后背,根本无法言语了。

    他们今天才意识到,能够用铁血手段将岚国治理得上下井然有序的女帝,根本不是多么温和良善之人。

    只要她想,这四海之内的领土,想找到忠心耿耿,绝对顺从的臣子,轻而易举。

    之前愿意和他们相商,无非是见他们还算忠心,还不想让他们赋闲而已,如今却是杀鸡儆猴,毫不手软了.......

    看来那位苏侍君,成为陛下唯一的侍君,已是无可避免,终成定局了.......

    被拖下殿的秣岚却是恼怒过甚,刚想挣脱侍卫之手,遁走,就感觉到身体一阵乏力,失去了反抗的气力,只能眸射惊骇,咬紧牙关,任由两个小小的侍卫,将自己扔到了潮湿阴暗的天牢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