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20
    另一边,拂袖而去的岚国女帝,却是到了苍梧宫外。

    凤辇静默地立在宫门外,却无人传呼,宫人和随侍都有些胆战心惊,半晌,才听到他们陛下一句语气平静的“退下”。

    宫人和随侍都立刻躬身退后,而后转身离开。

    德善守在辇架边,有些欲言又止。

    他好像看到了多年前,先帝驾崩时的陛下。

    眸光是那么深,那么静,却是一样的冷。

    好像即使整个天下都归了岚国,也不能使失去了全世界的人有任何高兴的神色。

    如今,却是重演了么.......

    德善想起那个小时候也会嚷嚷着要保护皇姐的皇次女,心底叹息。

    生在皇家,便是时刻要面临手足亲人的背叛,他们陛下,怎么受得了啊......

    当今的岚国,除了那位现在天牢中的岚亲王,可是连陛下的一个骨肉至亲,都没有了.......

    忠心耿耿的老奴还犹自忧思,就听见帘幕后的人缓声:

    “德善,你也退下吧。”

    满脸皱纹的老奴微怔,顺从地垂首退后,转身离去时,却忍不住回望了一眼。

    身着凤袍的人已经从辇架中下来了,明黄色依旧高贵典雅,眉眼也依旧绝色姝丽,这么看好像还是那个万人之上的千古凤帝,可是背影,却笼罩着深不见底的寂寥。

    德善心里微揪。

    陛下这是又想到了什么......才会有如此沉寂的气息?

    难道这高位,也不能让他们从小就被严苛要求的陛下,开心一点吗?

    德善正望着她的时候,秣倾已经缓缓抬脚,走入了苍梧宫。

    看到宫人无措地行礼传呼他出来,秣倾竟然罕见地有些自嘲地想,自己居然也会有近乡情更怯的一天。

    难道上辈子,不是她将他推出去,她将他拱手让出的么?

    如今,再怎么心酸痛苦,都是她该得的。

    全都是她的错。

    她才是该,毒入五脏,吐血而亡的人。

    正恍然着,就看到熟悉的身影带着熟悉的月华般的清雅映入眼帘。

    青竹已经使眼色让其他人退下,自己也弯腰退出了宫殿。

    宫内只剩他和她。

    秣倾本来想竭力抑制住自己眼神的晃动和动作的失态,却是根本压抑不住地,颤着潮湿的眼睫,被他抱住,听到他慌乱又心疼的“妻主”,更是忍耐不住地咬破了嘴唇。

    朕的阿轻......

    阿轻......

    她抱紧他,哑声:

    “阿轻。”

    苏轻微怔。

    陛下从未这么唤过他,可是为什么......他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心底却止不住地涌出了熟悉感,和微微酸涩的刺痛?

    秣倾只是放任自己沉湎了一会儿,便松开眸底还有些许恍然的人,伸手抚他的脸,看到她的阿轻完好无损的面庞,又是一阵酸涩。

    原来失忆的她一直都是女帝,一直都喜欢看美人......

    都是因为阿轻曾说过,要投胎转生成绝色的公子,让陛下一见他,便为他倾心,为他欲罢不能,驱逐后宫,独宠一人......

    他还说过,要让全天下都知道,他的陛下是他一人的陛下,谁也抢不走......

    阿轻......

    秣倾只觉得眼中滚烫,几乎要落下泪来,却还是握着苏轻的手,低哑了声音道:

    “苏轻。”

    她眼睫轻颤,声音微颤:

    “我.....很难过。”

    很难过很难过。

    苏轻心里针扎一般地疼,给她拭去泪水,便低柔了声音哄她:

    “妻主......别难过......”

    他的嗓音里含了哑意:

    “我陪你.......”

    就这么陪了她一整天,让她抱着他,一声声地喊:

    “苏轻。”

    她似乎格外喜欢这个名字,每次喊出来,都带着格外温柔的缱绻深情,听得苏轻心尖发颤,握着她的手都忍不住一阵蜷缩。

    他好像是被她,放在心尖上的人。

    苏轻垂下眼睫,望着怀里的人。

    看着屏幕的世界意识却是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没有出任何岔子,看来这个时间节点没选错。

    那就好。

    上晚膳时,青竹有些迟疑地在寝殿外敲了敲,苏轻看了眼似乎是沉睡过去的陛下,刚想开口,就感觉到身边的人突然惊醒,下意识地拉着他的手,眸中射出冷冽的锐光。

    苏轻心里一疼:“妻主......”

    秣倾这才恍然须臾,缓和神情道:“没事。”

    她放柔声音,低语:“我还以为.......”

    她有些懊恼地想捶脑袋,却被苏轻握着手阻止了,男子温润如月光的视线与她对上,是与记忆中别无二致的和缓温柔。

    秣倾眼角泛红,忍不住倾身吻住他。

    她想了她的阿轻这么多年......

    在快穿局徘徊了这么多年,才终于有机会见到她的阿轻......

    成为他的妻主......

    守在门外的人本来还在等吩咐,突然意识到什么,瞬间满脸通红,连忙慌乱无措地躬身离开了。

    圆月探出云层的时候,秣倾才缓缓转醒。

    身边躺着与她十指相扣的苏轻。

    眉眼在朦胧的夜色中,更显得面如冠玉,清雅出众。

    她心里一阵柔软。

    回到系统空间的时候才发现系统和世界意识都在看动画片,看到她来了,面无表情地换台,秣倾看了一眼,满屏的海绵宝宝晃动着,颜色很醒目。

    秣倾:“........”

    系统推了推世界意识柔软的实体。

    秣倾也眉梢微挑,世界意识才恢复虚体,落到了她面前。

    秣倾言简意赅:“他和你换了什么?”

    世界意识看她一眼:

    “你没发现?”

    秣倾捏紧了手指,哑声:

    “换回来。”

    “无论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世界意识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个这么和它说的快穿局员工了,却还是板着脸:

    “你换不了。”

    她们要是能换,还能等到今天才能实现心中所愿?

    零三号和局长都没能换成,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可以疗伤的时空旅行,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个小世界完成任务,零七号这些年因为始终被执念纠缠,魂体都格外不稳,还是刚刚回到前一世,哪来的代价和它换。

    再说了......

    “他自己也说,不喜欢。”

    秣倾却是心里狠狠一颤。

    他不喜欢。

    他怎么能不喜欢自己呢.......

    有野心有抱负的阿轻,才是她的阿轻啊......

    是她一再怀疑他有异心,对他生出许多误会,阿轻才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是不是.......

    所以变成了现在的苏轻......

    顺从,识大体......

    秣倾手指发抖,声音里也带了颤音:

    “有什么办法......”

    她的阿轻不可以不完整,那是她的阿轻的一部分,是她的阿轻......

    她不要他再为自己付出任何......

    世界意识想了想:

    “你再等等,他自己就要觉醒了。”

    秣倾微怔,抬眸看它。

    世界意识最受不了的,就是原本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快穿局员工这个柔软又心酸的眼神,无奈地叹一声:

    “那毕竟是他灵魂的一部分,我不可能真的全部掠夺,只要他还是他,迟早有一天,他的抱负和强大都会回来。”

    世界意识却是顿了一下:

    “只要你不再......”

    不再怀疑他就可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