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21
    秣倾心中猛痛,声音嘶哑:

    “我自然......不会再犯傻。”

    世界意识微微叹一声,看着零七号消失在系统空间。

    系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故事,有些迟疑地看了眼主神:

    “她做错了什么么?”

    零七号竟然也会说自己犯傻?

    世界意识微顿:

    “不是她做错了。”

    它的声音显得有些模糊:

    “是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注定要错。”

    秣倾醒来的时候苏轻已经醒了,借着熹微的晨光,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对上她酸涩的视线时,却还是忍不住心底微颤,低声:

    “妻主.......”

    陛下这是怎么了......

    秣倾却是眼眶微酸,伸手抱住了他。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的时候,德善也到了寝殿外,低声:

    “陛下?”

    秣倾直起身问何事,青丝散落,拂过苏轻的手,手指修长的人顿了顿,忍不住轻抚她的耳后,眸光缱绻。

    门外的德善说什么,秣倾已经听不清了,满眼只有眼前的人,在门外候着的人却是只听到一句嘶哑至极的:

    “退下。”

    德善微微顿了一下,还是垂首转身离开了。

    到了晌午,寝殿的门还是未开,德善忍不住又站到门边低声提醒,里面传来清雅如玉的人的声音:“陛下还睡着,你去吧。”

    德善沉默片刻,又俯首转身离开。

    女皇与侍君在寝殿内足有两日未出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皇城。

    暗中散播消息的人正欲与上峰汇报,转身就见雪白的刀刃,映照出自己血色全无的脸。

    如霜的明月下,老旧的城墙上突然溅起了成片的血迹,冰冷苍凉得过分。

    谣言愈演愈烈,民众却是半分不肯相信。

    连茶馆里的说书先生都摇头叹息,抚扇道:“且不言我们陛下就算独爱侍君一人,也不可能为了侍君荒废至此,就说这皇宫的层层把守,又有谁能将一国之尊的私事传到这市井当中来?可见这根本就是虚言谬论,说不定还是敌国探子故意传播的,诸位还是多听多思,切莫造谣生事啊。”

    众人点头称是。

    讲评结束时到了后厢,却是对一个做禁军打扮的男子恭敬作揖:

    “大人,都办妥了。”

    不露面容的男子抬手甩给他一锭银子,说书先生拱手道:

    “先生多虑了,蔡某愿为此事澄清,无非是感怀陛下登基当年,为我蔡家平反冤屈的恩德,您不必另加酬谢,日后若有用得到的地方,任凭大人差遣便是。”

    男子微微一顿,温声:

    “多谢蔡先生。”

    片刻后,戴上毡帽的男子消失在茶馆。

    说书先生却是转到了另一个厢房,对坐着饮茶的男子恭敬作揖。

    男子的声音带了些雌雄莫辩的音色:

    “啧,天天搞这些小打小闹的,有什么意思?”

    很快又有一青衫男子推门进来,闻言眉眼微动,看向坐着的男子道:

    “殿下......好像联系我们了。”

    坐着的人挑眉:“殿下不是老早就联系我们了?不过就是做些这些间谍才做的活计,打发时间,真是无趣极了。”

    他们殿下自从得了这岚国女帝的独宠之后,便是连利刃都要生生磨平了。

    青衫男子却是停顿片刻,道:

    “殿下联系的,是鸦杀。”

    坐着的男子微怔,拧眉:“鸦杀?殿下要杀谁?”

    青衫男子道:“昨夜已经动手了。”

    他缓缓报出一个数字:

    “三十六人。”

    “均为岚亲王的暗探。”

    说话的人眸光微亮:

    “殿下终于.....醒悟了。”

    殿下还是想通了。

    这世上最有用的,永远不会背叛他的,只有权势。

    如果这位当今陛下愿意一直只有他一人,他自然可以为这位圣上她扫清帝位上的所有障碍,若她负了他,殿下自然也能,覆了这整个岚国。

    到时候,对那位女皇陛下,囚禁也好,杀了也罢.......

    他们殿下想如何便如何。

    这才是皇室之人该有的手段。

    左丞相自然也知道苏轻动用了沧澜皇室为她和苏轻留下的力量,心中忧虑不已,夫君见了,却是缓声道:

    “你何必伤怀?”

    “轻儿是有分寸的人,既然动用了这股力量,定是心中已有了考量,何况他是为陛下,怎么看,都是件好事。”

    轻儿要是永远都不愿意动用这股力量保护自己,他才发愁。

    左丞相却是叹道:

    “你不懂。”

    她的声音里满是担忧:

    “陛下虽然圣明,可已经历过太多背叛,胞妹尚且......若是她发现轻儿暗中驱使影卫,对他起了猜忌,这.......”

    夫君却是沉默片刻,开口道:

    “陛下如果能舍身救轻儿,恐怕也不会舍得对轻儿如何的。”

    左丞相依旧蹙着眉,最后哑声道:

    “这件事,我还是要趁早与轻儿说清楚,让他向陛下坦白才是。”

    她终究是沧澜皇室的长公主,就算离开了沧澜,也抹不去自己的公主身份,抹不去轻儿是沧澜皇室血脉的事实。

    只希望陛下如果知道了......

    不要怪罪轻儿.......

    他也是,身不由己.......

    入了宫,见到苏轻和他身旁立着的人时,却是微微怔愣。

    她竟然在宫内见到了鸦杀和青棋?

    苏轻已经起身:“母亲。”

    左丞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沉默半晌,还是眼神复杂地叹息道:

    “轻儿,陛下待你真心如此.......”

    “你可千万不可辜负陛下才是。”

    苏轻缓声:

    “母亲放心。”

    清雅颀长的男子声音微哑:

    “苏轻此生,绝不会辜负陛下。”

    鸦杀和青棋在看到秣倾来了之后,便躬身退出去了,待到了殿外时,还对视一眼。

    三人在酒楼里喝酒。

    先前坐着说无趣的青雾想了想,还是挑眉道:

    “我好像能明白为何长公主要离开沧澜,到这女子为尊的岚国来了。”

    青棋也叹息道:

    “这岚国的女帝,不仅圣明,对我们殿下也是一片痴心,我看陛下,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是一辈子都完不成了。”

    之前殿下离家时,长公主尚且不愿意与他们离开,如今殿下与这位岚国的圣上情深义重,更是将底牌全盘托出,他们如何才能将殿下与长公主劝回沧澜?

    鸦杀的声音很嘶哑,透着股诡然,话却很直白:

    “我们恐怕是要在这岚国待到殿下与这岚国女帝合葬的那一天了。”

    青雾夹菜的手微顿。

    “反正沧澜也不缺公主和皇孙......我们就在这里守着殿下和公主,也算快活。”

    其余两人也顿了顿,赞同地颔首:“说得也是。”

    岚国除了女子为尊之外,其余一切礼仪风尚,都要远高于沧澜,他们在这边反而还乐得自在,何必回到沧澜自讨苦吃。

    并不是每一个出身皇室的人,都有争夺帝位的野心的。

    至少他们殿下,已经得到了岚国女帝的心,已经相当于坐拥了这岚国的天下,做什么要回沧澜与那帮疯子厮杀相残?

    他们看,殿下待在这里,与岚国女帝两厢厮守,也好得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