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22
    岚国的政治清明,在太平安乐的皇城,百姓甚至可以做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实际上,因为生活足够富足,这里连乞丐都少见。

    每个平民都有资格身着绫罗绸缎,经营各色的小本生意,还能得到官府的特别支持。

    所以罪犯也一向是特别少的。

    监狱也几乎看不到什么穷凶极恶的犯人,顶多就是和其他人发生口角,打了起来的刁民,连偷窃这样不大不小的罪名一年也判不了几个。

    可是一向冷清寂静的天牢,最近却突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狱卒们却是见怪不怪,偶尔见到行刑结束的犯人,还要唾弃地冷笑一声,表示不屑。

    连他们陛下那么英明神武的人都敢背叛,这两个人真是千刀万剐都不足以平息民愤!

    负责审理的刑部尚书自然也是毫不手软地严厉惩戒。

    起初两人还嘴硬地不肯说实话,将刑部最严酷的刑罚都尝了一遍之后,又挣扎着想要咬舌自尽,被阻止之后,才终于供认了谋逆的罪名。

    刑部尚书心底微松。

    到了朝堂之上时,已经遍体鳞伤,看不出之前龙章凤姿的两人却咬死了是刑部的人严刑逼供,根本不肯承认自己意图谋反的罪名。

    大殿之上,眸光比那折射着冷冽光芒的翡翠瓦,还要寒凉的女帝却是缓声:

    “承不承认.......”

    她的语气里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有作为岚国不可违背的,至高无上的君主轻描淡写的旨意:

    “重要吗?”

    跪在下方,神色已是阴狠毒辣至极的秣岚和连城终于撕破了伪装,挣扎着想要逃脱,却再度感觉到了这段时间一直纠缠着他们,让他们根本没办法挣脱的无力感。

    心底瞬间涌上了越来越深的恐惧。

    又是这样.......

    这个女人......

    给他们下了毒吗.......

    还是什么别的手段......

    明明他们已经小心小心又小心了,为什么还是会中招?!

    他们明明都武功了得,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失去反抗的气力......

    秣岚和连城还没想清楚,就再度被带了下去。

    受到震慑的大殿寂静无声。

    秣倾却是缓缓地扫视了一眼下方的群臣,看向左丞相:

    “左丞相,朕让你拟的圣旨,拟好了吗?”

    左丞相立刻拱手:

    “回禀陛下,臣......臣拟好了。”

    部分朝臣忍不住侧头看了眼身着最高等级的官袍的女子,更多的人则是垂下眼眸,无声地妥协。

    之前是他们太狂妄了。

    竟然忘了这位女皇,是怎么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坐稳了这女帝的宝座,又将一向被视作是任人宰割的鱼肉的岚国,一手治理到今天赫然在强国之列的大国的。

    这位如果真的想做什么,恐怕没有人能阻止。

    他们又何必自讨苦吃。

    册封皇侍君的仪式很盛大。

    陛下几乎是将所有能给予这位侍君的珍宝,都赏赐给了苍梧宫的那位。

    天下无人不称道他们陛下对皇侍君的珍爱。

    婚宴上群臣列坐开来。

    丝竹不绝于耳。

    面如冠玉,白衣清绝的黑发琴师眸光如月光般温凉动人,抚琴时好似桃花潋滟在身侧,蜂蝶都为之倾倒,比之之前连城公子的琴艺和容颜,都要更出色迷人。

    秣倾却好像没有看见,接了群臣的敬酒过后,只是听了片刻琴音,便淡淡看向德善。

    会意的老奴立刻代替他们女皇陛下上前解释,然后跟上他们陛下,离开了宴席。

    琴师说不上是落寞还是高兴。

    落寞这肯倾心于一人的女皇还是没有选他。

    还是高兴,这世上总有一个女子,许下的诺言,是真心的。

    只不过对象不是他罢了。

    转瞬间,便到了红绸飞舞的苍梧宫。

    这是他们的大婚。

    她允诺他的大婚。

    秣倾脚步一顿,眼睫轻颤。

    才踏进了寝殿。

    处处挂着红绸花,红灯笼,烛火摇曳的寝殿内,还未来得及到宴席上,接受众朝臣拜见的皇侍君转身。

    墨发倾城,眉眼倾绝。

    眸中像是含着雪色的寒凉,蕴着温柔醉人的爱意。

    秣倾恍然一瞬,意识到什么,却是心脏紧缩。

    她早知道他会想起。

    却没想到.....会是在今日。

    眼睫微颤,很快就沾湿了的人指尖微颤。

    她知道,她的阿轻应当是恨她的。

    恨她为什么要那样猜忌他,恨她为什么不肯等他,恨她欺他骗他......

    恨她要足足拖延了两世,才肯与他践行月下的誓言,与他大婚。

    恍然间却察觉到在她视线中已经变得朦胧又模糊的人朝自己走过来,眉眼更是看不清楚,嗓音却如石罄般清哑凉薄:

    “陛下。”

    秣倾的心脏就像是被尖锐的器物狠狠扎进,血流如注,眼眶也迅速酸涩起来。

    他却是声音微低,哑意很明显:

    “我终于,走到你身边了。”

    秣倾只觉得眼神晃动,须臾间,便被同样身着大红色衣袍的人拥进怀里,微凉的唇,缓缓地覆在她的耳后,侧脸,侧颈,还有唇上......

    像是温柔至极地留下印记。

    陛下......

    修长又精致的手指抚上了她头顶的凤冠。

    轻轻一动。

    三千青丝倾泻而下。

    容颜极盛的姝丽女子眼神微晃,好像一双潋滟的美目里只装得下眼前的人。

    苏轻喉头滚动一下。

    最后抬手灭了灯盏。

    将她拦腰抱起,俯身低哑道:

    “妻主。”

    “苏轻此生绝不可能,再将你让给任何人。”

    秣倾是苏轻的。

    永远都是。

    秣倾缓缓转醒的时候,苏轻已经醒了,青丝如墨,散落在锦被上,衬着面如冠玉的人更似云端之上的清雅仙人,可望而不可即。

    秣倾瞳孔微缩,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他。

    苏轻没有看她,只是微微垂下眼睫,顺从地低头,将自己的侧颈送到她掌心。

    致命的弱点都暴露在上一世送他去死了的人面前。

    他却恍然未觉。

    只是眼睫轻颤着,动作缓慢地靠近她,抓着她的手,抚着自己脆弱至极的侧颈。

    极尽温柔和纵容。

    秣倾却是眼眶酸涩,竟然落下泪来,手指微微收紧,靠近了他。

    “阿轻.......”

    “阿轻........”

    你回来了。

    你没死。

    被她紧紧抱着的人却只是手指微微蜷缩着,将她的腰扣在怀里,而后是整个人。

    她失去过他。

    他又何尝不是,失去了她。

    他只要一想到上一世,他忘了他的陛下,眼睁睁看着另一个人,用着他的身体,光明正大地守在他的陛下身边,就觉得嗜血的暴戾都在胸中翻滚。

    他的陛下是他的。

    他一个人的。

    谁也别想夺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