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24
    苏轻缓缓垂眸。

    岚国政局稳定,邻国即使虎视眈眈,也不可能自不量力地再度来犯,因此只能派了使者来,请求与岚国重修旧好,签订盟约,互不来犯。

    日益强大的国家迟早会将矛头对准它周边的列国,他们需得早做打算才是。

    朝臣也不欲发动战争,令百姓再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社稷危存,因此都进言献策道可与邻国共同修订盟约,同时允诺其他条件,以促进各国的商业往来,也可加强联系。

    得到了陛下的首肯之后,礼部尚书便开始着手准备宴请使者。

    宴会在上元节前后,宫中处处张灯结彩,灯影晃动,美不胜收。

    几位邻国的使臣列坐在席,轮次献上他们的国君为此次面见准备的礼物。

    轮到沧澜时,眸中似有精光闪过的使臣却是拱手道:

    “陛下,岚国地大物博,无所不有,我们国君十分仰慕,此次会面,也是特地为陛下准备了岚国未有的歌舞风乐,请陛下观赏。”

    闻言,早知沧澜为男子为尊的群臣都忍不住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等到来人上前时,秣倾眸中忍不住划过一道冷光。

    群臣也有些微微的讶然。

    只见帘幕飘动间,挺拔如松,眉目坚毅的男子手中握着一柄寒光乍现的利剑,衣着利落干脆地在铿锵的鼓声奏鸣中开始舞剑,身姿磊落,英姿勃发,眼神更是如同锋刃,冷硬锐利,与岚国的男子皆有不同。

    这来意实在太过明显,群臣心里都暗暗发苦。

    之前丞相坚持进言已被陛下罚了三十鞭,如今这沧澜说好的要订立盟约,怎么又来进献男子这一套了?

    何况这......

    这男子虽五官周正,周身气息却太过冷肃,如何能侍奉好陛下?

    这未免也太荒唐了!

    唯有宴席左侧的丞相,眸中泄露出一丝欣赏,想到什么,又微顿,转头看向上首左侧的苏轻。

    月白衣衫,清雅如玉的男子腰间系着环佩,宛若出云之月,不染纤尘。

    与舞剑的男人相比,却好似娇弱易折的兰花,不堪一击。

    薛婉柠眸中划过一丝怒气。

    明明无忧也是个中高手,如今却甘愿臣服于一个女子,就算她也是女子,也不能理解。

    经世之才,盖世之术,怎么能就这样囿于深宫囹圄之内?

    无忧未免也太荒唐自弃了些!

    苏轻却只是缓缓垂眸,好似没有注意到薛婉柠的视线,继续动作缓慢地倒酒。

    妻主已经盯着那个人看了许久了......

    将杯中琼液一饮而尽的人忍不住捏紧了手指。

    青竹瞧了眼他们公子手中的玉质酒杯,默默站远些,吩咐后头的人再取一只酒杯来。

    坐在主席的秣倾却像是发现了什么,眸光骤冷,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觉一阵晕眩,下意识地拍案而起,却是在锋刃对准她时,群臣惊叫“陛下”之时,立刻转身将身侧的苏轻护进了怀里。

    想象中刀刃没入体内的痛感却没有来临,只视线昏沉地听到一句冰冷暴戾至极的:

    “找死!”

    秣倾心里猛痛,寻求着系统的帮助,却深感疲乏,几欲晕厥,根本联系不上那边。

    耳边只有滔天的声响,还隐约传来缠斗的声音。

    好在薛婉柠的属下及时赶来,点燃了解药,熏香四散间,中了软骨散的人都渐次清醒过来,目露忌惮地看向在宴席中央缠斗着的两个人。

    一个人右手持剑,目光冰冷,另一人却是满身寒霜,眸中寒光乍现,此刻只余两道残影,可见二人武功之高。

    战势渐缓之时,有人看清了其中一人的长相,目露震惊:

    “侍君?!”

    群臣惊愕。

    秣倾却是在尚未清醒前,就咬紧牙关,脚步一点,拦住舞剑之人的攻势:

    “还不保护侍君!”

    其余人等这才反应过来,在药性解除之后纷纷上前,将那难缠的舞剑男子压入了剑阵之中,活捉了他。

    秣倾却是看到他掌中拦剑的上,眸露惊慌:

    “阿轻......”

    急切的凌厉声中全是不安:“太医!”

    苏轻眼睫微颤,单手抱住她,缓声:“我没事。”

    秣倾却是手指颤抖地松开他,托着他受伤的手,眼眶酸涩,想碰又不敢碰,似乎是自责心疼到了极致:

    “阿轻.......”

    太医擦着额头上的汗,俯首道:

    “回禀陛下,皇侍君的伤并无大碍,待微臣施药之后,稍加静养,便可痊愈.......”

    “那你还不快施药!”

    薛婉柠忍不住捏紧手指,看了被他们陛下如此珍视的男子一眼,眼神暗沉。

    她只知道无忧为了这位女皇放弃了他的一切,竟然在知道世上尊卑不止女尊男卑这一种,而且胸怀抱负之后,仍旧心甘情愿地成为了所谓的侍君。

    却不知道这位被称为千古圣君的女帝,根本不在乎无忧是不是有什么瞒着她,他的武功,他为何没有中毒......只是全心全意地关注着他的伤势,怕他疼,怕他流血.......

    无忧若是为这样的珍爱倾心,甘愿如此,她竟也能理解了......

    沧澜的使臣见事情失败,本欲服毒自杀,却被青雾抓住,和那名以舞剑为名,蓄意刺杀的男子提到了一起,跪在了他们的陛下和侍君面前。

    然而眼中只有苏轻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哑声:

    “阿轻......你疼不疼......”

    话中的疼惜,让跟随妻主来赴宴的各夫侍都忍不住歆羡。

    原来.......陛下竟是如此爱重皇侍君,怪不得愿意为他散尽侍君,废黜选秀......

    等药粉敷好了,秣倾才眼尾泛红地看向刚刚舞剑的男子,眸光暴戾:

    “你找死!”

    还未等秣倾有什么动作,跪在地上的男子便禁不住冷笑道:

    “陛下莫非真以为,有此等武功的绝世男子,身份如此简单吧!”

    似是害怕话说不尽,男子已经迅速喊道:

    “陛下可知,你身边这位左丞相之子其实是沧.......”

    一言未尽,染血的剑锋已经划破了他的喉咙。

    动手的是目光冰寒的秣倾。

    群臣惊愕。

    这这这......

    苏轻缓缓地捏紧了手指,却听到秣倾哑声:

    “今天宴会上谁敢泄露出去一个字。”

    声音嘶哑的女帝眸光森冷,一字一顿:

    “斩立决!”

    群臣僵硬,甚至还有准备上书请求彻查的臣子已经伏身在地。

    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

    岚国传统,严禁皇室与外族通婚,以防混淆皇室血脉。

    陛下明明早知这位身世有异,却偏偏要杀了刺客,也要保全这位皇侍君的名声......

    薛婉柠已经是眸光震动了。

    这样的秘辛,足以动摇一国之尊的地位,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也愿意护着他?!

    她到底知不知道,无忧他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