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夜夜流光相皎洁26
    苏轻只觉得心脏柔软处都被她攻陷了,流淌着的每一分都在触动着他隐秘的心思,心底微哑的声音在持续不断地重复确认和希望。

    让这个人永远这么温柔,珍爱地望着自己。

    清风朗月之人缓缓低眸哑声:

    “好。”

    沧澜与岚国,永存旧好。

    如同他和妻主,永远相依相守,不可分离。

    秣倾去处理政事之后苏轻坐在轩窗之下看着古朴的书卷。

    指节突出,手指修长。

    一袭青衣,身姿挺拔的男子拱手行礼道:

    “殿下。”

    正是青雾。

    苏轻没有抬眸,只是声音和缓道:

    “你和鸦杀回一趟沧澜。”

    男子清雅的声音伴着殿外呜咽的风声,好像祭祀天地时,响起的寒凉的罄钟,语气再平稳,也无法消除掉这句话里的狠意和冷意:

    “不必手下留情。”

    青雾神情一肃:

    “是。”

    沧澜国君暴毙,其幼弟继位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岚国。

    之前的沧澜国君一直与邻国秘密合谋想要攻打岚国,即使是几番受阻也不依不饶,此番暴毙之后,对不欲卷入战争的岚国来说,的确是件好事。

    隐隐打压着岚国的敌国国君逝世没了,沧澜内乱严重,自顾不暇,没有谁会在这个时候,还分心想着攻打岚国,岚国不必再怀着外敌入侵的隐忧,自然可以自由安稳地继续发展。

    秣倾一听到消息便知道是谁的手笔。

    之前的沧澜皇帝,是左丞相的二弟,游明王的嫡子,皇位也是在逐鹿中,弑父弑君得来的,为人心思深沉,尤其忌惮其他皇室血脉将自己的罪行呈现在所有人面前,所以对待沧澜其他的皇室,手段一向狠绝。

    此次刺杀,未必也就是单单针对她而来,说不定这位皇帝,就是想借着她这岚国女帝的死,来挑起民众的愤慨,将苏轻置于险境,再联合其他国家,举兵入犯,到时候一举两得。

    只可惜,他没想到苏轻对各种毒都免疫,没有中招,自然也不可能让秣倾的安全受到一点点威胁。

    他居然敢派使臣刺杀妻主,苏轻无论如何也留不下这个人了,所以才命青雾和鸦杀永绝后患。

    青雾和鸦杀来禀报事情进展的时候苏轻正在和秣倾对弈。

    眉眼温润如玉的男子眸中是依稀可见的笑意,泛着柔情缱绻,与他对坐的人即使穿着尊贵的皇袍,神色却也是如出一辙的温柔缠绵。

    两个来禀报的人有些迟疑地对视一眼,两人却已经发现了他们。

    男子执棋,温声道:

    “说吧。”

    青雾和鸦杀便毫不隐瞒地将在沧澜查到的,和做的一切都恭敬地如实禀报了。

    刺杀一事,确实是那性情阴沉,心狠手辣的沧澜前皇帝所为,想要借此一举攻溃岚国和他们殿下。

    他们便收买了某个对他怨愤已久,却不敢表现出来的妃子,让她每日在他的吃食中加入慢性毒药。

    很快,这个残害手足,大逆不道的逆贼就在睡梦中,七窍流血而死了。

    他们借左丞相,也就是长公主之前在沧澜的旧部,扶持起来的,新任皇帝,则是性情温和,不喜攻伐之辈,而且很尊重长公主这一脉,所以算得上是沧澜帝位的最好人选,日后想必也能与岚国永结同好。

    苏轻淡然地应了一声,两人便自觉退下了。

    秣倾却是看着对面的人,眼神颤动,最后伸出手握着他道:

    “夫君。”

    她想说什么,然而最后还是没说。

    她只知道上一世他几乎为自己付出了一切,这一世,他却依旧为自己尽心谋划,不管是岚国还是沧澜,似乎只要是她想要的,她的阿轻都能帮她抢回来。

    秣倾眼睫扇动,就感觉到手中玉质的温凉棋子,被他拿下,清脆悦耳的撞击声响起,是棋入棋盒了,可是他们明明还没有下完.......

    恍然间已经被倾身揽着她的人吻住。

    没有其他人身影的寂静宫殿里,绰约的人影亲密地拥吻。

    德善本来是想禀报加急捷报的,远远看到这一幕,心一跳,立刻敛眸俯首退出去,轻声细语地招呼其他宫人和随侍今天都不准进苍梧宫了。

    陛下和皇侍君,是越来越......

    德善低咳一声,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疾步离开。

    捷报内容很简略:

    沧澜自从那个贼子登基之后,便设下的,作威吓之用的十万军队,昨日往后退后了数里,示好,表示不再有进犯之意,饱受骚扰的边境民众,总算能安居乐业,不必提心吊胆地提防着边贼突然出现,将家中洗劫一空了。

    沧澜主动示好,其他本就不欲与岚国为敌的小国自然也臣服了,定时上供,按照天朝制度修订盟约,共为友好。

    内无庸臣奸佞当道,君王荒唐偏信,外无强敌窥伺的岚国蒸蒸日上,却也在女皇陛下的吩咐下,时时刻刻地准备着作战,不敢有半分松懈。

    岚国的朝臣和百姓都对现今的岚国感到非常满意。

    两个人也对宫中能够平淡幸福地长相厮守的生活感到很满意。

    偶有新官上任,提出建议时必有请陛下和皇侍君保存皇嗣,以继血脉这一条,已经习惯了为这位任性的女皇陛下处理大部分奏章和政务的大臣们却总是叹着气,将奏折打回去。

    之前的教训已经够惨烈的了,他们又怎么会冒这个险。

    钦天监在他们陛下那里还说得上话,某日直接跪下道:

    “陛下,昨夜星轨移位,恐需早立储君........”

    要不是秣倾之前真的是靠着钦天监找到的苏轻,她或许会真的以为这个钦天监只是借着星象的虚名,来和群臣一起逼迫她早立储君。

    可是她如今连一个子嗣也没有,自然不可能想立储君就立,最重要的还是孕育皇室血脉,再怎么绕,也就只有这一个目的罢了。

    秣倾眉眼微动。

    御书房里只有他们两人,秣倾缓声道:

    “爱卿,可曾看过二星重叠的景象?”

    钦天监微怔,下意识地摇头,又俯首:

    “陛下恕罪。”

    “臣才疏学浅,陛下若是真的想知道,便可去藏书阁内翻阅典籍,或许能有所收获。”

    秣倾若有所思。

    上辈子她的阿轻手腕上有一道疤,她往日就是根据这个,来分辨跟着她的那么多的暗卫的,在钦天监指示说连城有皇侍君的命格的时候,她在大殿上失态,也是因为确信,她看到了连城手腕上的疤,和她的阿轻一模一样。

    所以尽管连城给她的感觉再陌生,她还是迎他进了宫,封他做皇侍君,对他礼待有加。

    如今她找到了她的阿轻,手腕上没疤,可是却是她一直安稳爱着的人。

    她只想知道,所谓的有皇侍君的命格,是不是因为她的阿轻的灵魂曾经寄居在那具身体里,才导致的形象变化,而她的阿轻,又是怎么,从她一个人的阿轻,变成丞相府的幼子苏轻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