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或许是为了弥补她知道早就不在了的人。

    她甚至认下了秣岚和连城的孩子。

    可是直到这两个乱臣贼子窃取了皇位,她命不久矣时才知道,她的阿轻真的没死,她以为早就被她亲手害死了的阿轻,魂体竟然回到了苏轻身上,那位名满天下的无忧公子,左丞相的幼子,星象指明的皇侍君。

    苏轻在离开岚国之后,有几年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魂体便是寄居在阿轻身上,阿轻一死,魂体便自动归位了。

    她的阿轻成了苏轻。

    可是她不知道,却被连城和秣岚知道了。

    他们知道他是阿轻,竟然在他吃食中下毒,害死了他。

    还全数告诉了她。

    她再一次纵容自己害死了她的阿轻。

    她永远记得自己滔天的痛苦和怨愤,死前几乎咬牙切齿,声嘶力竭地诅咒道要化为厉鬼,让他们不得好死,最后死不瞑目。

    也是在死后,她成为了魂灵才知道。

    原来挑拨她和阿轻关系的暗卫,一直都是连城和秣岚的人。

    那个最后暴露了阿轻的锦囊,也是那个人留下的。

    他们想要收服阿轻,可是对她忠诚不二的人至死,也没有吐露出任何有关她的秘密。

    秣倾也曾根据钦天监所说的,查找过御书房的典籍。

    最后居然真的在一本古籍里找到过星象重叠的异象。

    星象偶尔会因为人选外貌和性格的诸多相似,发生错误的指向。

    她的皇侍君,自始至终都只有阿轻,苏轻。

    她也曾问过苏轻是否知道自己在那几年间,待在阿轻身体上的原因。

    和她一样,也已经回想起所有事的人哑声回答道:

    “在沧澜时受了一次伤,昏迷了许久。”

    也就是那一次,他魂体不稳,寄居在了刚刚死去的人身上,失去了所有记忆,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她的影子,她的阿轻。

    秣倾眼睫轻颤,忍不住伸手抱紧了他。

    她其实在看到那些人拉他下去的时候就后悔了。

    她急切地命令暗卫首领去追回,听了他的劝说之后,忍不住收紧手指。

    最后在母亲的灵牌前跪了一晚,下定了决心,将头都磕破了。

    第二天的时候本来要去天牢。

    她想过的。

    她想过的,大不了将她的阿轻抢出来,或是告诉他,不用瞒,什么都不用瞒,阿轻供出了幕后的人,自然能少吃苦,也想过让那些审理的人不许碰她。

    不过是母亲交给她的担子。

    她就算把这条命交代了,也要把那个记得她生辰的阿轻救回来。

    可是第二天她就中了叛徒的毒,发了高热,浑身滚烫,昏迷了几天几夜。

    最后强撑着病体去看他。

    在阴气和湿气都很重的牢房里。

    她看到了满目的血。

    她的阿轻被绑着,遍体鳞伤,连衣衫都被鲜血染红了。

    本来就生着病,意识昏沉的人站立不稳,直接就跌在了浑身浴血的人面前。

    暗卫首领听到她颤抖着让他喊太医来,听到阿轻嘶哑着声音说要成为她下一世最钟爱的侍君,也听到她哭着说:

    “我不要了......阿轻,我不要了......你回来好不好........”

    可是他们来得终究是晚了。

    后来女皇陛下就病倒了。

    整整生了三月的病,每次都昏沉着喊“阿轻”。

    暗卫首领就会冷眼看着,然后给她下足以致幻的药。

    让她错把连城看成了她的阿轻的样子。

    宫中谁人都知道女皇陛下几乎是对皇侍君百依百顺。

    几乎不舍得他亲自做任何事,就连心有所属的连城,都止不住动过心。

    可是秣倾看他的眼神太虚无缥缈了,几乎是毫不遮掩地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她也从来不肯碰他,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可以作为替身弥补的对象。

    连城不敢相信,这样高高在上,冷心冷情的女皇陛下,居然真的爱上了一个身份卑贱的暗卫,还准备永远都把自己当成那个已经死了的暗卫的替身。

    于是又启用了原来的计划,和秣岚联手准备除掉她。

    可是秣倾只是默默地看着,从来都没有阻止过。

    甚至于后来,秣岚诞下一子,还在谋划着慢慢毒死她的人将那个婴孩抱到她面前的时候,秣倾都恍惚了一下。

    如果阿轻和她有了孩子,应当也会像这个孩子一样可爱的......

    于是将这个孩子封为了皇长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抚养。

    那个时候她的致幻药已经服用得太多了,在别国围猎时,甚至都没有把她的阿轻认出来,只以为身边的人,才是她有所亏欠的人.......

    可是暗卫首领一直都对身体素质强硬的阿轻的死心怀疑虑,怀疑他是假死,寻了方士要了指引的罗盘,竟然就真的在那晚响动了,指向了苏轻的方向。

    暗卫首领一看到苏轻那张脸,想起阿轻临死前说过的话,就暗道不好,立刻将这件事禀报给了连城和秣岚。

    为了避免引起怀疑,这两个心狠手辣的人就在吃食中下了慢性毒,而且暗中分开了两人,让他们没有见面的机会。

    上辈子苏轻就这样,郁郁而终。

    秣倾也在知道了所有真相之后,心怀怨愤,吐血而亡。

    跟着世界意识到了快穿局,抽取了全部记忆,成为了零七号。

    可是即使没有记忆,即使已经不记得她有所亏欠的人,秣倾每次自主选择的任务对象,总是女皇,她当了不知多少世的女帝,也遇到过不知道多少个,容颜绝色的男子,可是那些对她有着特别吸引力的绝色之人,没有一个有着苏轻那样的眼神。

    几乎只是看了一眼。

    她就知道,苏轻是不同的。

    他是所有人之中,唯一一个,让她想要执手相伴一生的人。

    她对所有肢体接触动作的排斥,和对绝色之人的偏好,也好像全都消失了,在她找到了对的人之后。

    她在快穿局寻找了那么多世的人,最后还是回到了她身边。

    她曾经在梦中允诺过他的大婚,一生一世一双人,还有绝不再对他起疑,这一世终于完完整整地全部做到了。

    他们还有了,他们的孩子。

    长得那么像阿轻,聪颖伶俐。

    还有也会时常吃醋,会和小包子争她的人。

    她补上了完满的一生。

    秣倾时常会想,这一世于她而言已是再好不过,她已别无所求。

    世界意识听到“谢谢”的时候忍不住笑眯眯地对小包子做了个鬼脸。

    他们的世界结束了,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让他们继续相知相守。

    弥补遗憾之后,能够守护着彼此,这是来之不易的幸事。

    他们会好好珍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