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星河不及你璀璨13
    消失在酒店的人片刻之后,又出现在了楼家的别墅内。

    清蓝扫了一眼女主暗室里陈列的那些,虐待其他比她漂亮的种族的生物的工具,眸中划过锐利的寒光。

    手指缓缓地拿起其中一个,泛着冷光,锋利无比的弯钩,看着带着青蓝色的液体缓缓渗进去,然后又看着没有颜色的烟雾,在房间里缓缓飘散。

    眼角微挑的人勾唇,满意地消失在了原地。

    清蓝在解决完这些之后,就回到了别墅内,在水域里自由自在地舒展着鱼尾,才懒洋洋地靠在了透明瓷砖前,任温凉的水滴滑过脖颈,享受片刻的静谧。

    然后瓷白如玉的手指就摩挲着骨哨,缓缓地吹了一声。

    很悠扬勾人的音色。

    黎勍听到的那一瞬间,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别墅,小家伙就在自己眼前闹腾着要他抱,喉头就是滚动一下,又克制地揉了揉眉心。

    他真的该忍耐一点的。

    如果克制一些,就不用像现在这样,让她也和自己一起经历相思之苦了。

    吹完一起的人却是慵懒地,用葱白的手指穿插着梳理自己齐腰的长发,甩了甩水滴,才弯了弯眸,握着骨哨出现在了水箱内。

    研究人员没有察觉到水箱里的美丽精灵已经被替换了:

    “......所以你的活动范围,初步定为整个黑曜星。”

    没办法,眼前的人鱼虽然才刚刚成年,体内所蕴含的能量却足够和一名二级军官相比了,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必要担心,在这个所有种族都是和平共处的星球上,人鱼会遭到什么危险。

    毕竟她的自保能力已经超越了这个星球上的绝大部分种族。

    人鱼弯了弯眸。

    为了确保人鱼有着充分的自由,除了最基本的生命监测系统,其余的一切装备研究人员都替她除去了,人鱼的外貌无懈可击,仅仅是这样看着,都能让人瞬间忘了呼吸。

    何况是要抵挡着这样的美色干扰,心无旁骛地帮她摘取设备的研究员--摘取设备的过程中,带着古板的黑色眼镜框的女生,甚至偷偷地红了脸。

    人鱼对他们笑了一下,然后就摆着尾巴,消失在了水箱中。

    之前帮她摘取设备的女性研究员却是望着她消失的方向,陷入了怔然和怅惘中。

    清蓝游到了海域当中,便很快使用积分兑换的道具留下了复制体,自己消失在原地。

    再睁开眼时,已经幻化出了笔直白皙的长腿的人鱼,就在黎勍驻扎在陆地上的帐篷内醒了过来。

    帐篷里还残留着男人的物品,早就无法忍受相思之苦的人鱼差点就暴露本性地幻化出了鱼尾,把属于他的东西全都扫到自己怀里了,最后却还是克制地,伸出手扯了一件他的外套,盖在了自己身上,这才觉得想念有所缓解。

    星际旅行消耗了她一些体力,急需休息的人鱼很快在爱人的气息包围中,安然地闭上了眼。

    这边查探回来的人已经一个个,表情凝重地脱下了防水服,男人则是面色淡然地解开手腕上的仪器,一言不发地向自己的帐篷走去。

    却在敏锐地察觉到帐篷里熟悉的气息时,心口一滞。

    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太过想念她,所以才出现了幻觉。

    却还是禁不住加快脚步,动作轻缓地掀开了帐篷的门帘,整个人瞬间僵硬,只是一瞬,就又神色如常地进入了帐篷。

    其他人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只是压低了声音讨论着刚刚在海底所见到的那阵诡异的波动。

    清蓝没醒。

    眼睫盖着双眸的人眉眼精致圣洁,海藻般乌黑柔亮的长发随意地散落着,铺陈着眼前人惊心动魄的美丽,浑身肌肤胜雪,红唇似樱的女子神情恬淡安然,安静得让人不忍惊扰。

    黎勍却感觉自己心脏像炸开了一样,既惊喜于他日思夜想的人出现在了他眼前,又恼怒于她不肯听自己的话,待在相对来说更加安全的黑曜星,只能小心地放缓了呼吸,蹲在了她面前。

    蓝星常年冰雪覆盖,可是眼前的人衬得她身后的巍峨雪山和飘雪的蔚蓝天空,都黯然失色,成为他眼中唯一的绝色,让黎勍心中柔软。

    再气也不想打扰她的睡眠,只能这样默默地注视着她。

    直到清蓝睡够了,无意识地伸手揉眼睛,然后习惯性地找他的怀抱要撒娇,手往外伸了伸的时候,黎勍才忍不住倾身向前,抱住了她。

    心里的某一角倏然塌陷,变得柔软。

    黎勍眼睫轻颤,忍不住回应似的摩挲起她的手指来。

    他虽然不是人鱼族,但是对于自己的爱人却也怀着蚀骨的想念。

    人鱼闭着眼睛,满足地在他怀里蹭了蹭,才慢悠悠地撑着他的肩膀,眼睫轻颤地睁开了眼。

    深蓝色的,泛着莹白色的光,就如飘散的洁白轻柔的如絮雪花的双眸里映着他的身影,很快就泛起了一串,柔和的笑意:

    “阿黎。”

    帐篷有足够的隐秘性,所以人鱼肆无忌惮地撒着娇:

    “阿黎.......”

    她本来是想要抱的,后来发现自己正在他怀里,就弯眸去亲他。

    但是往日都对她特别纵容的人却是忍耐着松开手,将她抱到了床上,缓声:

    “坐好。”

    明明该是一句训斥,可是因为温柔宠溺的语气,竟然变成了轻哄,人鱼撒娇地抱着他:

    “不要!清蓝要阿黎抱。”

    黎勍又试着冷下语气,但是一对上她满是星月的双眸,语气就不自觉地软和下来,最后只能绷直了嘴角:“听话。”

    这句虽然不冷,但是比之前宠爱的态度要差很多,人鱼霎时间就红着眼睛,控诉地看着他。

    阿黎不喜欢清蓝了,所以开始凶清蓝了!

    她没说,可是眼里就这么清清楚楚地写着。

    黎勍看到她眼睛红了那一瞬间就后悔了,想硬着心肠教训她,却又舍不得,最后只能哄着她:

    “不是的.......”

    他轻叹:“你怎么自己就跑来了?”

    他再度试图严肃:“不是说了,不许来吗?”

    清蓝缓缓地扇动着羽扇般的眼睫:“可是我已经来了。”

    黎勍差一点点就心软了:“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清蓝不假思索:“我会死的。”

    黎勍一听到这个字,心脏就是猛缩,下意识道:“胡说!”

    他缓神,认真地看着她:“这个字不能随便说,知道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