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星河不及你璀璨21
    群众出离愤怒了,联名上书要求将这两个贵族处死。

    楼家本来就不喜欢这个私生女,自然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救她,权当她不是楼家的人,闭门不理了。

    至于楚子航,他那几个和他竞争继承人位置的兄弟巴不得他死,所以内斗严重的楚家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弃卒保车。

    两人被法庭宣判终生监禁。

    但是群众非常不满,那些留下的照片和血迹,甚至还有这两个罪犯的个人展馆里陈列的骸骨,一件件,都带着他们同胞的淋漓鲜血,痛苦呼救,这两个将其他种族的生命视为草芥的畜生,他们绝对不可能放过!

    最后法庭的最高审判长,还是在贵族民众的双重施压下和议会的默许下,改判两人为死刑,立即执行。

    楚子航和楼钥,这两个恶贯满盈的罪人,这辈子都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惨痛代价。

    在特制的药水温泉里甩着尾巴的人鱼,看上去却很低落。

    研究人员看着都心疼死了,毫无办法地派人去喊元帅过来,没过多久,院长就把一身冷然的男人迎进来了。

    军装笔挺,眸若寒星,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冷漠的眼神落在人鱼身上。

    贵族们对元帅这个态度大为光火:

    “元帅!你这样会吓着清蓝的!”

    “如果您不愿意来探视,可以出去!”

    “这里不欢迎你!”

    .......

    就连岚夫人都拧眉,压着怒气冷声道:“难以想象,作为照顾者,你居然能对受伤的人鱼这么冷漠。”

    听到“受伤”两个字的人手指捏紧,泛起了苍白,只是神色仍未缓和,语气寒冷:

    “是她自己跑出去的。”

    如果不是理查德看到新闻来找他,帮他解开了限制......

    瞥到她鱼尾上碗状伤口的人却是心脏抽痛。

    她会吃多少苦还不知道。

    所长忍无可忍,憋着气道:“元帅,人鱼受到了伤害,现在情绪很不稳定,你作为她曾经的伙伴,应该好好安慰她才是!”

    男人却只是冷着脸,一言不发。

    泡在淡蓝色药水里,整个人身上都好像蒸腾着雾气的人眼睫颤动着游过来,声音怯弱地喊了一声:“阿黎......”

    清晰又不加遮掩的情意让听到的人都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看向两人。

    人鱼纤细的手指已经摸到了男人的军装外套:“阿黎,我疼.......”

    清蓝的声音本来就娇软,受了伤之后,更加显得脆弱惹人疼惜了,本来想让她意识到自己错误,下次再也不敢这么做了的人眼神微暗,最后等所有人出去了,才手指微动,克制地轻缓着动作,把她抱进怀里。

    炙热缠绵的眼神落在她的伤口上。

    人鱼蹭了蹭他的脸,低语:“我有药,不疼的。”

    黎勍哑声:“我疼。”

    清蓝一怔,就对上他深邃如夜空的眼神,复杂地,被几缕雾气遮掩着的,里面全是她。

    他的声音哑意更深,低沉无比:“我心疼。”

    清蓝眼眶红了红:“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她揪着他的衣服,可怜兮兮地保证:“真的。”

    黎勍垂眸看她:“清蓝,我不允许。”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可以伤害自己。”

    他摩挲着她的手指,最后认真地望着她,好像要这样看进她心里:

    “这次是我不好,不会有下一次。”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让她一个人涉险。

    清蓝低声应了一声,整个人都缩到了他怀里。

    门外的贵族们已经脸色铁青了:

    “元帅,原始实在太无耻了!”

    “元帅怎么能这样做?!”

    “所长先生,你们的照顾者是怎么选的?!怎么能让那么单纯的清蓝被元帅诱骗?!”

    “照顾者不能和被照顾着发生恋爱关系,这难道不是你们选择照顾者的标准吗!”

    被质问的研究所所长又是恼怒又是无力,只能面对着墙壁,唉声叹气:“人鱼已经成年了,但是并没有选择离去,这.......”

    有位穿着玫红色宫廷礼服的贵妇人一脸不满:

    “清蓝那么单纯,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恋人,绝对是元帅欺骗了她!”

    “就是,清蓝才多大?”

    .......

    岚夫人脸色冷沉,一言不发。

    等男人出来了,贵族们才不满地盯着他。

    黎勍没有任何神色变化,只是淡淡道:“等她好了,我们就会申请法律保护。”

    话音刚落,贵族们却是纷纷拒绝道:“不可能!”

    “元帅,你明知道种族保护协会有这样的禁令,你这是在欺骗清蓝!”

    “她还这么小,根本分不清依赖和爱恋!”

    “我原本以为您是位正人君子,现在看来,您的品行实在不值得为人称道,您应该为您的无耻行径感到羞耻!”

    ......

    被言语炮轰的男人眼神都没动一下:

    “她已经成年了,我们的恋爱关系当然成立,申请法律保护,理所应当。”

    贵族们气得咬牙切齿,男人却是继续道:

    “申请法律保护需要双方自愿,如果她不愿意,我们自然不会在一起。”

    贵族们的眼神上都写着:你这个无耻之徒!你这个禽兽!

    你明知道清蓝现在对你一心一意!你就是利用她的单纯!

    岚夫人冷着脸,推门进去。

    小人鱼正在玩泡泡,听到响动声,好奇地看过来,见是她,弯了弯眸。

    声音娇软:“夫人。”

    她小幅度地甩着鱼尾,鸦羽轻眨地看着岚夫人走近。

    贵妇人看到她伤口已经止血了,心底微松,眼神又落在她一如既往的纯澈双眸上,缓声:“还好吗?”

    清蓝点头:“嗯。”

    她弯唇:“大家对我都很好。”

    岚夫人顿了顿,还是试探着问:“那元帅呢?”

    清蓝的鱼尾摆动起来,看上去心情很愉悦:“阿黎吗?”

    她毫不犹豫地弯眸回答:“阿黎很好,清蓝很喜欢阿黎。”

    岚夫人迟疑一瞬:“清蓝,你知道,喜欢一个人的陪伴,和喜欢一个人,是不一样的.......”

    清蓝眸色清澈,声音很轻灵:“但是,清蓝就是因为喜欢阿黎,所以才喜欢他陪着我啊。”

    岚夫人一顿,最后柔声回答:“你说得对。”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永远准确的喜欢的定义,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能开心,又在乎什么呢?

    能够长相厮守已经是很大的运气了。

    其他贵族没有想到小人鱼竟然说服了岚夫人,一向在这个圈子里很有权威的贵妇人缓声:“你们当然可以申请法律保护。”

    她淡淡地扫了眼男人,却加重了语气道:

    “但是你要记住,你不愿意好好对她,排队想要好好宠着她的人,多的是。”

    黎勍:“我知道。”

    他自然,会比其他人对小家伙更好,不让小家伙后悔选择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