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4
    此言一出,就连表情一直带着漫不经心的程旭都不禁眸光微凝,看向立着的女人。

    原来她还知道自己已经被孟家以这种方式“卖”了。

    孟筱继续道:“其他钱,我也会全数返还。”

    程暖没忍住:“你疯了?”

    全数返还?她拿什么还?

    她不会以为自己还是孟家的掌上明珠,可以一下就拿出那么多钱来吧?

    孟筱顿了一下,从包里拿出卡来,放在了茶几上:

    “这是第一部分,三十万。”

    “密码是334455。”

    眉眼清淡,看上去宛若出水芙蓉,清新淡雅的女子手上还露出了一道伤痕,证明她确实是之前那个寻死觅活的孟筱没错。

    可是眼前的孟筱,仿佛带着高门贵女的气度,虽然这样的举止,才明显更符合她之前的身份和经历,可是绝不可能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孟筱。

    见程家人不说话,孟筱也没有反悔的意思,焦急的钟阿姨忍不住劝道:“少夫人.......”

    孟筱缓声:“钟阿姨,以后叫我孟筱就可以了。”

    她没看离婚协议,只是颔首:“我明天走。”

    孟筱转身上了楼,程旭却是拧着眉头,看向那张卡,语气莫名:

    “她哪来的钱?”

    虽然只是三十万,但是几乎和孟家那边断了关系,又一直行事荒唐的女人哪来的能力赚到这三十万?

    程夫人却是有些忧心忡忡。

    孟筱这样的变化,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晚上睡觉的时候,程夫人忍不住翻身,问程远:“你说,这事儿,我们要不要告诉程慕?”

    程远缓声:“再看吧。”

    孟筱虽然是他老友的女儿,可是到了程家之后,就一直行事荒唐,不仅不知廉耻地到处勾引男人,甚至还打伤了人家一个护士,把程家的脸都给丢尽了,如果不是程慕那边不松口,他都要容不下她了。

    而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论如何,他也不敢轻易相信,之前那么荒唐的人,他们怎么劝都不肯变好一点,从医院回来一趟,就可以脱胎换骨。

    第二天的时候,程夫人本来准备再找孟筱好好聊聊,钟阿姨却叹气道:

    “少........孟小姐已经走了。”

    程旭扬眉,拉开椅子坐下,眼神带着漫不经心。

    既然这个女人这么有骨气,想把钱全都还回来,那他就看着她能坚持到几时。

    孟筱做任何事之前都有完整的计划,和程家人说清楚,从程家搬出去这件事虽然提前了,但是并不影响她的计划,所以她并不担心。

    又去了一趟崇明医院。

    值守护士台还是上次那几位护士,这回看到她时,眼神却带了些复杂,孟筱没在意,依旧温声问:“你好,请问你们院长在吗?”

    其中一个护士默默地捏紧了手指。

    院长却已经走了过来,看到孟筱,似乎是顿了一下,眼神里带了探究。

    两个人谈了一会儿,院长出来的时候,果然叹息地招呼着之前照顾过孟筱的医生和护士进去了。

    女子言辞很恳切地道了歉。

    期间也有不领情的护士冷哼,孟筱眼神都没动一下,看上去异常冷静。

    林远清微微眯了眯狭长的眼眸。

    他有些怀疑这个女人的动机,但是根据她的行为,她这次好像的确特别有诚意。

    但是很快,听到她和院长交谈的医生护士,对孟筱稍微回升一点的好感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是这样的,我想请问一下,您知道之前离职的鞠护士,现在在哪吗?”

    送花送礼物是为了找到当初第一个站出来证明孟筱确实伤了人的护士,这个孟筱想干什么?报复吗?她逼得人家都主动辞职了还不够?一定要赶尽杀绝才甘心吗?

    很快便有护士冷冷地把花扔进垃圾桶里,听到响动的人转头看过来,眸光微顿。

    然后淡然地对眼神同样带着异样的院长颔首:“谢谢您。”

    平静离开。

    半分没有受到护士们的厌恶眼神干扰。

    坐上了出租车的人却是撑着额头,眼眸半阖。

    周末的时候拿着药瓶去化验。

    整个A市的医院被她祸害完了,因此就算没去崇明,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里也有几个认识她的,医院之间没有秘密,知道她之前那番道歉举动是别有用心的医生护士对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还以为她真的脱胎换骨了,没想到只是为了找到之前那个护士,这个女人真是太恶毒了。

    孟筱视若无睹。

    事实上如果不是担心被人调换,她也不想让他们感到厌烦。

    回去的时候,却在公寓楼下看到了下车的程棋。

    男人长身玉立,周身围绕着清冷。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眉眼英俊的人淡淡地转头看向她。

    她想了想,觉得对方可能是来要那些录音的,就听到程棋缓声道:“去看看吗?”

    孟筱顿了一下,还是上了车。

    主动坐的后座。

    遇到红灯的时候,程棋忍不住通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女子。

    好像从医院回来开始,她就一直带着这么淡然平静的表情了。

    好像历尽千帆,阅遍了沧桑似的。

    但是孟筱到现在也不过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小姑娘,经历过最大的灾祸,也不过是父母过世而已,哪来的千帆和沧桑要经历?

    恐怕也是装的吧。

    想起孟筱父母已经过世了的程棋,握着方向盘的手却是微顿。

    如果不是孟筱的行径实在让人无法忍受,可能谁都不会忘记那个在父母的葬礼上哭到昏厥的孟家千金吧。

    到了钟阿姨家里,却是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

    孟筱快几步,扶住了几乎要站立不稳的老人,才冷着脸拿出手机,拍下院子里一片狼藉的惨状。

    好在那些人来闹的时候,家里没有人在,所以那些人撬了门,打砸一番之后,就走了,所以人都没事,只是何宇的父母赖以维持生计的烧烤摊被砸烂了。

    何宇看到孟筱,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

    声音有点哑:“姐姐。”

    程棋顿了一下,看向孟筱。

    孟筱伸手揉了揉何宇的头:“没事。”

    她环视了一眼院子,看向钟阿姨:“钟阿姨,你们报警吧。”

    钟阿姨抱着自己没学上的孙子,哽咽了:“对方,对方家大业大,我们弄不赢啊.......”

    孟筱拧眉:“你们选择了和解?”

    程棋顿了一下,声音压得很低:“钟阿姨的老伴在医院里住着,需要钱。”

    孟筱看向他:“我付了。”

    程棋拧眉,看向神色似乎有些躲闪的钟阿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