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6
    程棋沉默着没有开口。

    孟筱并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不堪,她毕竟是孟家的女儿。

    傍晚的时候,孟筱在电脑上查找着护士小鞠的线索和踪迹。

    虽然已经能猜到背后的人是谁,但是她也需要证据证明,她的想法没有错。

    很缓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孟筱微顿,最小化页面,打开门,才发现程家的两兄弟站在门前。

    程棋依旧是清冷理智的样子,眼神很平静坦然,程旭就不一样了,五官本来就特别突出张扬的人,眸子里的情绪几乎是不加掩饰地显露出来,看孟筱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抓到的卧底一样,含着怀疑,情绪复杂,好像看不透眼前的人了。

    面容清冷,情绪比程棋还淡薄的人却没什么表情,言简意赅:

    “有事?”

    程棋看她:“钟阿姨家里的事,你准备怎么处理?”

    孟筱扶着门的手顿了一下。

    她本来想报警,但是钟阿姨既然肯拿钱给那个嗜赌成性的儿子去挥霍,想必也不愿意让何严去坐牢。

    她做了这个恶人倒没什么,就怕钟阿姨撑不下去,何宇还那么小,他妈妈又有残疾,爷爷也躺在医院里.......

    又不能真的纵容何严继续赌下去,不然这个家就真的要毁了。

    所以她还想着,找个办法让何宇他爸爸怎么也不敢去赌了。

    只是没想到还没实施,就有人找上门来问了,而且居然是这两个人。

    程棋见她不回答便知道她肯定是有想法了,眼神中带了审视,最后还是道:

    “一起去看看?”

    孟筱顿了一下,点头。

    请他们稍等之后关上了门,再出来的时候,女人已经戴上了鸭舌帽,套了件黑色宽大外套脸上戴着无框眼镜和口罩,全副武装。

    出色的面容都被掩在了平平无奇的打扮下,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分外皎洁,吸引人的眼睛。

    她似乎是看了两人一眼,微顿:

    “去赌场,最好还是乔装一下。”

    不然程家的两个儿子,一个儿媳泡在赌场里,传出去也败坏了程家的名声,两位长辈在圈子里也没法做人了。

    程旭瞥了她一眼,似乎在说你现在倒怕让人认出来了。

    之前顶着程家少夫人的身份做了多少荒唐事,那个时候怎么不怕?

    孟筱移开视线。

    只要药物化验出来,她之前的一切荒唐行径就解释得通了,也能把程家被她败坏的名声给挽救回来,她报完恩,脱身也容易一点。

    只是那个体弱多病的程家长子......

    面容被遮掩起来的女子想到他却是黛眉微蹙。

    总感觉他有哪里不一样了。

    那个电话就挺莫名其妙的。

    程棋和程旭虽然都觉得给程家惹来那么多糟心事的孟筱,是最没立场教训他们的,却还是依言戴上了帽子,简单地乔装了一下。

    还好来赌场的人很多都怕在里面遇到熟人,所以这样的打扮也不算新奇,保镖只是搜了个身,就放他们进去了。

    程棋本来是想找朋友的关系找到何严的,想了想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能把程家扯进去,所以三个人只是确定了他所在的赌场,就找过来了。

    没想到却在某个角落看到了带着墨镜,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程暖。

    四个人认出彼此,都是微顿。

    最后到了包间的时候,孟筱率先摘下口罩,揉了揉眉心。

    已经手机通知了朋友过来的程暖看清她是谁,诧异一瞬:

    “是你?!”

    怎么会是孟筱?!

    她还以为会是三哥的新女朋友呢!

    孟筱只是淡淡地看他们三人一眼,缓声:“你们都挺有爱心的。”

    三兄妹居然都知道钟阿姨家里的事,还都想着要帮忙。

    程暖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程暖正准备去开门,孟筱已经伸手拦了她,站到了门边上,换了一个比较低的声音,带着磁性,听起来雌雄莫辩,不容易暴露身份:

    “什么事?”

    外面的黄毛认得这个声音,闻言就搓了搓手,谄媚道:

    “哥,是这样的,您要找的人,兄弟们帮您找到了,就在您这包厢下头哪,望一眼就能看见。”

    孟筱没什么起伏的声音听上去倒是很可信:

    “好,钱你去老Q那里拿就行。”

    黄毛一向知道这个最近出现的孟少花钱大方,从来都不吝惜犒劳手下,闻言脸都笑皱了:“好好好,谢谢哥!”

    孟筱听着脚步声走远了,才转向三人。

    三人神色各异地看着她。

    他们居然不知道孟筱在赌场还有关系.......

    不过说起来,孟筱如果真的要闹起来,直接在赌场赔个几十亿,让程家填坑,总比之前荒唐多了,这么一比,之前只是花痴疯癫的孟筱,对程家倒像是手下留情了,没玩这么狠......

    孟筱却已经走到了窗边,看向下方,混在一起,玩着各种各样的赌博游戏的人群。

    他们一个个或满面红光,或脸色灰白,情绪都被牵引到那些虚拟的货币上去了,都忘了自己才是现实中的人。

    孟筱脸色不变地搜寻着照片中的人。

    还是程暖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伸出手指了指:“在那!”

    孟筱看过去,眸光微凝。

    程棋缓声:“让他输得干干净净,拿命来赔,他以后就不敢赌了。”

    孟筱:“未必。”

    女子冷静平缓的语气让程暖和程旭都是一怔。

    穿着黑色外套,但是依旧看得出来,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的人声音没有起伏,平直得好像不会受任何情绪干扰:

    “他只会觉得,这次走运没把命搭上,下次还想碰运气。”

    程暖差点忘了眼前这个人是她之前还很讨厌的扫把星,忍不住嘴快地问道:

    “那怎么办?”

    孟筱想起资料中的描述,老实敦厚,是被朋友带着走上这条不归路的,至今还瞒着他妻子,但是恐怕何母已经有所察觉了,所以接钱的时候什么都不说,只是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哑声说谢谢。

    她沉默一瞬。

    突然有些不想管了。

    解决办法当然有,但是总会有代价。

    何宇的天赋很好,但是这也让他在同龄人里格格不入,所以经常受到排挤和欺负,性格也有些沉默寡言,如果真的因为赌博的父亲产生了心理问题,那一辈子就毁了;还有钟阿姨,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迟早会有撑不下去的那天的,她毕竟那么大年纪了.......

    如果把这件事告诉所有人,何严又不能改正,那这个家就要因为他一个人的错误而分崩离析了。

    程棋淡淡开口:“那就吓到他不敢再赌为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