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17
    一桌人中,唯有程棋缓缓地垂下了眼睫。

    孟老爷子在这块地界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妻子是有名的教授,桃李满天下,很受人尊敬,所以寿宴上来的名流也不少。

    孟筱和程慕下了车,挽着闺蜜手臂的程暖就迎了上来:

    “大哥,大嫂。”

    陈尛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前的两人一眼,因为早就知道孟筱的身份,所以还不算惊讶,眼神很快又落在传闻中不良于行的男人身上。

    虽然程暖早就和她说过,自己大哥的腿已经没事了,可是陈尛乍一看到男人的时候还是有些诧异。

    没有丝毫传说中阴冷暴戾的痕迹,反而身材挺拔,眉眼也深邃无比,双眸如寒夜的星辰,冷峻高贵如神祗,丝毫不比无数人追求的程家二子逊色。

    但是这么高冷淡漠的人,却提着身边的女人的裙子,亲密地与她十指交握。

    陈尛眸光微闪。

    孟筱被下药的事人尽皆知,可是眼前这位居然真的不在意?还能这样毫无芥蒂地对待孟筱?

    程慕注意到陈尛的眼神,眸色微暗,最后还是因为孟筱摩挲了下他的掌心,而侧头,低眸看她,似乎是在询问她怎么了。

    孟筱异常平静地和他对视。

    反应过来的人先是心口一烫,然后眉眼就柔和下来,没有再看任何人。

    程暖腹诽撒狗粮也不避着点亲妹妹,就和两人打了个招呼,先进去了。

    穿着月白色礼服,裙摆点缀着碎钻的人抬眸看程慕,好像万千星辰都落进了她眼里,又好像这闪耀无比的万千星辰,都不及眼前的人万分之一的耀眼。

    程慕呼吸微烫。

    孟筱却是收回了视线,嘴角翘了翘:

    “进去吧。”

    放过他了。

    程慕知道她就是故意的,却还是忍不住弯唇,由着她拉着自己上了台阶。

    大厅内,打扮优雅华丽的客人鱼贯而入。

    散落在宴会各处的人都有意无意地打量着门口。

    谁都知道孟老爷子最喜欢的,就是那个酷似其母的孟筱,但是孟家资金链出了大问题的时候,二房想到了履行婚约的缺德办法,尽管老爷子坚决反对,孟筱还是嫁了过去。

    但是嫁过去之后,守了活寡的人却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明明是涵养最好的孟家大小姐,偏生跟个疯婆子一样,把婆家的名声搞得一团糟,孟老爷子被气进了几次医院,派人知会了孟筱好几次,都没人来。

    恐怕是再深的感情,都要淡了。

    后来孟老爷子果真也撒手不管了,孟筱彻底成了笑话。

    现在谁都知道,孟筱疯癫的原因是被人下了药,但是这种东西嘛,向来是真假参半,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只不过,这次七十寿宴,孟筱可是答应过老爷子,会在他七十大寿的时候送他一份惊喜的,就是不知道,之前被诟病的孟家千金,这次会不会出现在寿宴上?

    出现了,又会不会带着那个双腿残疾的丈夫?

    程暖在上流圈子里也算是顶级名媛了,进来之后就被不少视线包围,仪态得体的人大方温婉地向老爷子贺寿,拿上礼物:

    “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其他人暗暗想,程家派了小女儿来,看来是不会让程慕和孟筱来了?

    在看到出现在宴会门口的两人时,却是一怔。

    女子身着一袭月白色的斜肩礼物,裙摆被设计成蔷薇绽开的样式,花瓣边缘镶着碎钻,光华流转间,衬得肤白胜雪的人也高贵出尘,男子则是经典的黑白色西装搭配,长腿笔直,清隽挺拔,眉眼间萦绕着上位者常有的淡漠气势。

    龙章凤姿,不过如此。

    之前窃笑着想说孟筱不敢来也是理所应当的人,嘲讽的笑僵在了嘴角。

    都说孟筱年纪轻轻就守了活寡,会疯也很正常,这下药嘛,说不定是真的在**神类药物,搞混了才弄成之前那个样子,就算程家长子回来了,一个残废,钱再多,对于骄傲的孟家大小姐来说,也是足以令她崩溃的污点了。

    却没想到,他们以为性情暴戾,双腿不能行走的人,如今却笔挺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而且还珍重万分地,提着爱人的裙摆。

    这哪里像是有半分介意孟筱的过去的样子?分明是爱重到了极致。

    宴会一时寂静下来,程暖忍不住嘴角上扬,慢悠悠地晃着手中的高脚杯。

    她就说,早该好好地打这些搬弄是非的人的脸。

    孟老爷子眼眸微眯,等到自己最喜欢的孙女到了跟前来,也是沉声道:

    “还知道来。”

    语气倒是不重,甚至还带了些宠溺亲近的味道,周围的人都暗叹一声,孟老爷子果然还是舍不得不疼这个亲孙女的,孟筱却没有什么柔和的情绪,只是平静地颔首:

    “爷爷,生日快乐。”

    虽不疏远,但也不亲近。

    二房看到孟筱这个态度,皆是微诧地看了眼孟筱,尤其是孟舒雅,眸中很快就划过了一丝冷嘲。

    高高在上的孟家千金还真是傲慢啊,对自己的亲爷爷都可以这么淡薄。

    程慕只是颔首。

    送上礼物。

    孟老爷子扫了孟筱一眼,鼻子里出气似的冷哼一声,态度冷下来:

    “你这是要和爷爷生气了?”

    还顿了顿拐杖。

    察觉到老爷子这是真的生气了的二房立刻上前,孟筱那个号二婶立刻就不赞同道:“筱筱,今天你爷爷过生日,你可别拗气。”

    使着眼色,似乎是提醒她说点好话。

    孟筱神色没有一丝波动,被这么多人看着,依旧平静而坦然:

    “我知道,所以才来。”

    她看向眸色暗沉的老人家:

    “爷爷,我说过会送你一份大礼,但是念在您今天生日,我就先送您一份小的。”

    她的嗓音不大,却清晰平稳,很快让整个大厅落针可闻:

    “从今天起,孟筱和孟家脱离一切关系,互不相干。”

    宾客震动。

    “她疯了?!”

    “原来是来砸场子的......”

    “我看她根本就没好吧?在自己亲爷爷的寿宴上闹事?”

    “就是啊,果然还是之前那个疯子。”

    ........

    孟老爷子却是神色沉稳,好像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浑浊的双眸里却射出精光来,转瞬即逝,很快老人家就双手交叠着,敲了敲拐杖,似乎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孟筱丝毫不惧,黑白分明的杏眼就这样看着她喊了二十多年的爷爷:

    “明天,我还会送孟家和爷爷一份大礼。”

    平静颔首,和程慕转身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