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18
    程暖也放下高脚杯,神色轻松地对陈尛道:

    “走吧。”

    之前就到了的程氏夫妇,也坦然地颔首告辞。

    眼神暗沉的老爷子拐杖颤了颤,交叠着的手也微抖,最后还是忍不住握着拐杖,在地板上重重一顿,然后气得剧烈咳嗽起来,孟筱的二叔立刻扶住老人家,语气惊慌:

    “爸!”

    宴会主角被自己的亲孙女几句话气得几近晕厥,宾客们都叹为观止。

    寿宴是办不下去了,看着面相有些尖酸刻薄,怎么也融入不了上流圈子的女人攥着手指,故作伤心的姿态道:“实在抱歉,我们家老爷子身体突然不适,请各位先回吧。”

    站在门口一个个送他们出去,有位贵妇别有用心地停顿一瞬,拍了拍女人的手,似乎极为同情:

    “别担心,老爷子吉人自有天相。”

    女人红着眼眶应声:“哎,借您吉言。”

    又忍不住埋怨道:“这个孟筱.......”

    贵妇笑了笑:“不是和你们脱离了关系了吗,这样也好。”

    一个能在亲爷爷寿宴上宣布脱离关系,气晕老人家的大小姐,不要也罢。

    孟舒雅站在母亲身后,似乎有些担忧地频频望向老人房内,演技比之其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仿佛真的只是一个单纯担心爷爷身体的乖孙女。

    贵妇瞧着满意,心中暗想自己的儿子也差不多到岁数了,如今孟筱一走,这孟家可就真的全归了二房的掌上明珠了,于是转向她,语气和缓些:

    “舒雅,你也是,别太伤心了。”

    孟舒雅眼角泛红,似乎还有些缓不过来,喃喃:

    “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做.......”

    贵妇心软一瞬,想起那个冷漠的孟筱,又微微眯了眯眼,缓神过来,安慰了孟舒雅几句之后,便和好友一起离开了。

    孟舒雅微微低头,遮住眼底的嘲讽之意。

    还以为孟筱停了药之后能有什么长进,结果还是学不会隐忍。

    她这个姐姐,果然还是和之前一样蠢。

    到了车上的程慕却是先弯了腰,给她脱了高跟鞋,摩挲着她泛着粉红的脚,哑声:“不疼吧?”

    刚刚孟筱被绊了一下,差点就摔倒了,他担心她崴到脚。

    孟筱觉得有些痒,忍不住也伸手去摸:“不疼。”

    程慕缓声应了声,然后帮她脱下了另一只鞋。

    动作很轻柔地帮她揉着脚踝。

    孟筱不习惯穿高跟鞋,所以脚的确有点酸,程慕的动作很轻,感觉很舒服,女子脸庞上又泛起热意。

    晚上的时候,程慕又来送牛奶,孟筱接过,顿了一下,单纯好奇地问:

    “你为什么不问我?”

    她为什么要和之前对她百依百顺的爷爷闹翻,还是在他的寿宴上。

    程慕气息烫了些,为了防止自己冲动,只能克制地拉远她和自己的距离,低沉性感的嗓音里泛起了哑意:“我知道......”

    他眼睫微颤,注视着她的眼神,深邃又温柔:

    “你不说,有你不说的理由。”

    他不想追问,也不想逼迫她去解释任何事。

    孟筱心里塌陷一块,端着牛奶,语速很缓地抬眸问:

    “你想现在知道,还是明天知道?”

    她的杏眼实在是纯净又清澈,里面好像漾着皎洁的月光,但是看着他的眼神却那么专注,让人忍不住想要就此彻底沉溺进去。

    程慕觉得自己已经被蛊惑了,为了克制自己,只能攥了攥拳,哑声道:

    “明天吧。”

    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仅剩的自制力就要消耗殆尽了--之前为了让她践约,将她堵在角落里一下午,已经算是格外冒犯了,他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是蛮横无礼的粗俗之辈。

    孟筱弯眸:“好。”

    她的声音轻下来:“那,晚安。”

    程慕喉头滚动一下,最后还是没忍住,动作很缓地走近,揽着她,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嗓音低哑:“晚安。”

    孟筱被他这样的举动撩得耳朵发烫,心跳加速,在他放开她的一瞬间,往后退,然后关上了卧室的门。

    然而,关了门的人却听见宽敞的房间里,自己不断加速的心跳声越放越大,扩散至整个房间,最后直接占据了她整个脑海。

    孟筱无意识地抚脸,很烫。

    她绝对脸红了。

    程慕则是在孟筱的卧房前站了一会儿,想起她红得滴血的耳尖,失笑一瞬,手指无意识地揉搓一下,然后缓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站在楼梯一面的阴影里的人却是不自觉地蜷缩起手指,最后又舒展开来,神色如常地走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关上。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孟筱打开了电视。

    新闻正在通报孟氏因为大笔资金被挪用被爆出,股市震荡的消息。

    紧接着又是一条爆炸性新闻,孟家长子和其妻子的车祸被定性为刑事案件,日前已经重新展开了侦查。

    程家人都是一愣,下意识地看向波澜不惊的孟筱。

    程慕握着她的手,哑声道: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孟筱抬眸看他:“很早就知道了。”

    人人都道孟老爷子痴情,爱妻亡故那么多年,都没有再娶,却不知道,当年孟老爷子入赘,最痛恨的就是自己的妻子的凉薄个性,所以连带着对性格接近其母的孟家长子,孟筱的父亲也喜欢不起来。

    但是孟远很有经商的才能,孟老爷子好不容易摒弃之前的偏见,准备好好地培养他,孟远就提出,要娶游家的千金为妻。

    游家是书香门第,孟筱的母亲更是出落得落落大方,温婉端庄,与孟筱的奶奶有几分相似。

    孟老爷子厌恶这个像极了他那个淡漠的妻子的儿媳,但是碍于长子的坚持,还是应允了。

    很快孟筱就出生了,无论是眉眼还是性格,都酷似其母,孟老爷子终于忍不了了,要剥夺孟远继承人的身份,转而培养二儿子,但是二儿子远不如长子有天赋,所以孟老爷子一时犹豫下来。

    但是很快,孟筱的二叔就因为嫉妒孟筱的父亲,制造了车祸,害死了孟筱的父母。

    孟筱一夜之间失去双亲,哭晕在葬礼上,却在迷迷糊糊时,听到自己的爷爷大发雷霆:

    “你这个不孝子!竟然敢暗害你的兄长!”

    孟筱只觉得头脑中轰隆一声响,脸色煞白地挣扎着想爬起来听个清楚,却听到了自己爷爷是如何瞬间就软下态度,让自己的二叔以后不要再干这种事了,然后告诫他要好好学着当合格的继承人。

    她的父母的命,在她爷爷眼里,不值一提。

    一句不痛不痒的责难,就可以轻轻揭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