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完)
    他害怕自己最爱的人因为自己动了胎气,陷入危险。

    也害怕失去她。

    经过这件事之后程暖的性格变了很多,不再接触圈子里的人,朋友也很少请到家里来了,程夫人和程远虽然心疼,但是也知道,程暖有的时候的确太单纯了,需要改变,所以也没有插手。

    后来程旭带回来一份资料,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陈尛的父亲曾经因为炒股失败,而到处对人说,程远是个骗子,最后在负债几百万之后,跳楼自杀了,这之后不久,陈尛的母亲也选择了服用安眠药自尽。

    陈尛被送到了孤儿院,被一对外国夫妻收养,并且继承了巨额遗产之后,回到了国内,化名陈尛,蓄意接近程暖,想要报仇。

    程暖捏着变了形的文件,眼角泛红,却是冷笑道:

    “报仇?”

    “她有那么多种报仇的办法,为什么要给大哥下药?!”

    她分明就是嫉妒大嫂,想要毁了大嫂,却还给自己找了一个这么高尚的理由,简直是无耻至极!

    最后程暖拿着这堆资料,去看了已经被判刑的陈尛。

    撕破了伪装的人眼角上挑,看上去很是刻薄,与之前那个温柔,乐于助人的陈尛判若两人,看到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小暖,你看看你,多蠢,我不下药,你们全家人都不知道我的真面目。”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炫耀着自己的伪装才能。

    程暖眉眼泛着冷意和嘲讽:

    “是啊,你就是一只不知廉耻,活在臭水沟里的老鼠,都怪我生活的世界太完美了,才把老鼠看成了天鹅。”

    这番话刺激到了童年生活并不优越,反而充斥着粗鄙的话语和打骂的陈尛,脸色苍白得不像活人的双眸迸出来冷光,咬牙切齿:

    “程暖!”

    握着资料的人把那些写着陈尛的过去的文件甩到了她面前,气质优雅高贵的程家千金冷笑:

    “真是委屈你了,一只老鼠成天装作天鹅来隐藏你的自卑。”

    她的眼神似乎格外冷:

    “要迎合我,很累吧?”

    陈尛攥紧了手指,她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所谓的上流社会的人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程暖却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上,俯视着她:

    “陈尛,你知道你为什么永远不可能比得上我大嫂吗?”

    她勾唇,眼神却泛着冷光和锐利:

    “因为你在把私怨发泄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就已经不配站在我大嫂面前了!”

    她的父亲分明是因为挪用公款参与赌博,无力偿还而跳楼的!陈尛明明早在几年前就知道了!却还是选择了把自己童年生活的不如意,归咎在了与这件事根本毫无关系的程家身上!

    她怎么配!

    程暖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陈尛死死地盯着程暖的背影,眼睛里好像有血漫出来:

    “你给我回来!”

    “程暖你说清楚!”

    “谁不配!”

    她是千万遗产的继承人,她是陈尛,她凭什么不配!

    是孟筱不配!是你不配!是你们这些人不配!

    狱警们压制住精神濒临崩溃的犯人,整个牢房只剩陈尛的嘶吼:

    “是你们不配!”

    孟筱的预产期快到了,在医院备产。

    小宝贝可能也察觉到了在妈妈的肚子里待不久了,所以格外闹腾,总是调皮地踢妈妈的肚子。

    有一回孟筱肚子疼了,程慕的手掌覆在孟筱的腹部,哑声道:

    “宝宝,不准动了,妈妈疼了知不知道?”

    孟筱本来无奈地想说宝宝听不懂的,但是肚子里的小天使却好像真的听懂了,也乖了,没有再踢,即使是碰到了也是轻轻的,小悦都笑着说,宝宝出生之后一定特别听爸爸的话。

    孕妇需要多活动活动,所以程慕偶尔也会搀着行动不便的人在医院里转一转,经常遇见护士们围上来问她的情况怎么样,因为怀孕,所以眉眼都显得格外柔和,像是蒙上了温润的光泽的人总是弯眸:

    “挺好的。”

    有一次还遇见了抱着孩子来看医生的小鞠。

    她看到大着肚子的人,迟疑一瞬,还是柔声打了招呼。

    孟筱毫无芥蒂地笑:“好巧啊。”

    小鞠看到挺着肚子的人,声音也放柔:“是啊。”

    她问了一些孟筱怀孕的事,其他护士看着她们站在一起,都有些感慨:“孟小姐人真的是太好了,一点也不计较之前的事。”

    “害,其实小鞠做错了之后,孟小姐想起诉她也可以的,但是就是什么都没做,真是心肠软啊。”

    “孟小姐这种人是注定长命百岁的。”

    “就是啊。”

    ........

    也许是应了护士们的话,孟筱从备产到生产的那段时间,都特别顺利,生产那一天还正好遇上雨季放晴,不到三个小时,小天使就呱呱坠地,母子平安。

    程慕,程暖和程夫人都跟着孟筱进了病房了,留下三个大老爷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抱孩子,还是程夫人一拍脑袋,想起来没抱孩子,急急忙忙地返回。

    扯着嗓子嚎了一路的宝宝到了爸爸怀里,却扁扁嘴,不哭了。

    葡萄一般圆滚滚的,晶莹剔透的眼睛好奇地瞧着似乎有些无措的男人。

    程慕调整了姿势,才抱着宝宝给孟筱看,声音柔和,微哑:

    “筱筱,你看,这是我们的宝宝.......”

    小宝宝看向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的女人。

    脸皱巴巴的小孩咧咧嘴,孟筱沉默了一会儿,声音嘶哑,带着无奈:

    “怎么这么丑?”

    小宝宝不乐意了,哇哇大哭。

    在病房里的人都笑起来。

    是个男孩。

    大名叫做程晓,取的是爸爸妈妈名字的谐音字,小名叫做牛奶,因为妈妈特别喜欢喝牛奶。

    牛奶也不知道是随了谁,从小就特别顽皮,上树下河,其他小伙伴没玩过的东西他都玩过,但是同时也特别聪明,对数字尤其敏感,而且还很会逗妈妈开心,是家里的开心果。

    但是十岁那年,他离家出走了,原因是爸爸不喜欢他,总是要打扰他和妈妈的二人世界。

    被小叔叔抓回了家,但是只看到了爸爸留在他的离家出走通知下的一行字。

    “程晓,我严肃通知你,我和你妈妈在一起才叫做二人世界,你顶多算是灯泡。”

    不服气的程晓想找程慕同志谈话,笑眯眯地走出来的钟奶奶却道:

    “大少爷和少夫人出去约会了。”

    小叔叔笑得岔了气,程晓小朋友气得两个小时没有调皮捣蛋,而是坐在沙发上,一笔一划地认真写道:

    “程慕,我严肃通知你,我不喜欢二人世界,还有,我的小名叫做牛奶,不叫灯泡!”

    笑得程家人前仰后合,整栋别墅都是欢快的气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