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今天又收到了匿名来信。

    字体依旧苍劲笔挺,力透纸背,可以看出来写信的人大概是个性格比较刚强的人。

    只是性格这么刚强的人内心居然也会有那么多暴躁暗沉的情绪吗?

    不是很饿,所以孟筱没有去食堂,而是直接去了图书馆。

    大学的图书馆总是满座,孟筱找了三层,才找到一个空位置,把书包放下,动作很轻地拆开信封。

    依旧是熟悉的开头:

    你好,陌生人。

    孟筱没有急着看信。

    她扫了一眼信的长度,不知道该为今天的信格外简短而高兴,还是苦恼。

    其实互通了这么多封书信之后,父母去世,爷爷包庇二叔的痛苦已经没有那么不依不饶地每天都来纠缠了,她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忘掉报仇这件事,也迟早会让那些人都付出代价。

    可是继续生活需要勇气,陌生人的来信,支撑她走过了最难度过的时光。

    当然了,为了保护自己的隐私,他们都没有全盘托出自己的烦心事,而是随便写写,就当放松心情。

    大部分都是没有意义且无聊的吐槽,写信的人对于这方面总是描述得很少,但是其他无关的东西却写得很多。

    昨天看的书,今天上的课.......

    好像只是单纯地在分享自己的生活。

    信越来越短,大概是因为心情缓解了。

    孟筱轻叹一声,眼睫低垂下来,开始认真看信。

    很快就看完了,又再看了一遍,脑海中浮现出来朦胧的身影。

    在桌前写着这封信。

    会和她互通信件的男生,会是个怎样的人呢?

    孟筱很想知道。

    她一直在想办法,找到证据证明爸妈的去世不是意外,可是她在孟家几乎已经是透明人,根本没有能力撼动她二叔的地位。

    未来充满那么多未知的变数,她突然很想要见他一面。

    她想,她大概是喜欢上了和他相互支撑的生活方式,所以开始萌生了走进他的真实生活的想法。

    父母去世之后,她真的太孤独了。

    所以她在回信中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孟筱,附上专业班级,然后装进了信封。

    倒是没有想过另一个人会觉得自己在撒谎,他们通了这么久的信,对彼此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想了想,在信中写道:如果你也愿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不知道为什么,准备放进邮箱的时候,又拿出来,加了两行字:

    如果你愿意,就在我大四之前回信给我,好吗?

    我愿意永远和你在一起。

    直接而热烈的告白。

    可是这封寄出去了的信,却始终没有回音,甚至在她升了大四之后都没有一点回应。

    写信的那个人的身份成为了不解之谜。

    她不甘心,执着地想知道他是谁,为什么不肯坦白,在某天看到邮箱附近的楚天在投信件的时候,突然想,会不会是他呢?

    虽然楚天和她脑海里的人一点也不像,但是她觉得他们是互相喜欢的,如果楚天是他,那他就会默认,如果楚天不是,他应该也会写信来澄清才对,毕竟他已经知道自己是孟筱了。

    知道楚天没有女朋友之后,就开始真的接近楚天。

    一开始是主动交朋友,然后开始拉近和他的关系。

    很快就越来越意识到,楚天不可能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可是写信的人从那以后就和她断了联系,怎么都不愿意写信过来,她又气又恼,直到毕业之前,即使孟筱追楚天的消息已经闹得全校皆知,他也没有出现过。

    连带着信,也停了。

    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可是很快孟氏就出了问题,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借此扳倒孟氏,却发现以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所以开始寻求别人的力量。

    然后就嫁到了程家。

    程家的当家人是父母当年的好友,婚约也是因为当年的交情才定下的,她也知道,可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尚且可以如此狠心地剥夺她父母的生命,她无法轻易地相信程氏夫妇。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就表现得淡淡的。

    对于那个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丈夫,也没什么心绪波动。

    她知道自己忘不了写信的那个人,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如果程慕回来了,她也只会尽全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然后强大起来,让自己具备扳倒孟家的能力。

    但是她很快就被药物侵蚀,变得荒唐起来。

    起初的时候,醒来的时候总是在各种风月场所,音乐震天,形形色色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

    后来开始变本加厉,经常性的头疼,把任何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异性都认作是当年写信的人,开始神智不清醒地到处发疯,最后直接住进了医院。

    她清楚自己的神经状况已经不正常了,可是检查显示没有任何问题,她也没有办法自救。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程家人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失望。

    到了最后,发现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地大吼大叫,甚至伤了人的时候,甚至无法原谅自己。

    生病并不是她可以肆意打骂其他人的理由。

    最后知道没有人喜欢她,她也不可能为父母报仇了,甚至还有可能让他们颜面扫地,所以崩溃地开始自杀。

    但是精神衰弱的人连割腕都没有力气了,所以划下的总是浅浅的一道口子,医院的人都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

    无力摆脱这样绝望处境的人最后被送进了疗养院,整天疯疯癫癫地大叫着要报仇,要找写信的人,要见爸妈.....

    最后因为器官衰竭,三十多岁的时候就病死了。

    孟筱的性格其实一直很柔和,但这也是导致她悲剧的原因之一,所以在快穿局的时候,代号为十二号的人总会逼着自己冷漠起来,最后成功地磨平了自己所有的棱角。

    不是血海深仇,根本已经懒得关注。

    一点点人情,却必须还清,省得后患无求,没有退路。

    一开始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埋好了线,等着孟氏把自己作死,然后一笔笔归还前世的人情。

    因为听到钟阿姨和别人打电话,误会钟阿姨是监视她的人,所以前世开始针对人家的债,要还。

    何宇在她临死之前给她送过花的温情,要还。

    程家收留她的恩情,要还。

    ......

    她以为一笔笔账还完之后,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却唯独忘了之前那个写信的人。

    他救了她,让受到打击的人咬牙坚持了下来。

    虽然他也说,自己也救赎了他。

    但是,即使期限过了,有过承诺,没有变质消失的感情,如果可以是双向的奔赴,终会等到偿还的一天。

    她等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