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1
    顾明嵊回到家的时候,姜予寒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吃零食,沾着调料的如玉手指刚好放到了唇边,就听到了响动,转头看向了他。

    五官深刻,俊眉修长,薄唇性感的男人注意到了她的注视,深邃如夜空的双眸没有任何的波动,只是面无波澜地,动作很平常伸手解开风衣的扣子。

    姜予寒咬着薯片,光明正大地打量着身材绝佳的男人。

    修长的手指触到质地温凉的扣子,然后动作熟练地解开,一颗又一颗。

    瓷白如玉,又线条流畅的手,衬着黑色的风衣,看上去就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脱去外衣的人明显属于窄腰宽肩的完美身材,双腿笔直挺拔,腰腹窄而有力,配上几乎完美的眉眼,妥妥的男神。

    姜予寒边吃着薯片,边不无遗憾地想自己上辈子一定是脑残,才会错过这么个极品。

    被自己的妻子盯了几分钟的人好像是终于有所察觉,又好像是警告似的地对上姜予寒的视线。

    寒星一般的眼眸却是深邃又平静。

    他看到了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

    属于那种眼角窄而细长的桃花眼类型不经意间就很容易流露出勾人的媚意,这会儿看上去却是极为柔美清澈。

    好像和以前一样,又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她很排斥他,绝对不会这么大大方方地看他。

    也不排除她是有所图谋,才会表现得这么坦然的可能。

    顾明嵊把大衣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缓步走进客厅,没有看姜予寒,而是径直走向了厨房。

    他习惯了自己热饭菜。

    但是很快就发现桌上摆着的饭菜冒着热气。

    显然是不久前刚热过。

    顾明嵊微顿,又看向饭桌上的碗筷。

    最后还是淡淡地看向沙发上的女人。

    手里仍然拿着零食,但是已经转过身,对着他的人弯眸:

    “我热的。”

    她的声音带了少女的娇软,听起来好像带有玫瑰的芬芳甜蜜,尾音拖得很长:

    “厉害吧~~”

    这样的态度,简直像是在撒娇。

    然而男人的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顿了顿:“谢谢。”

    声音带着成熟男人的磁性和低沉,却因为语气中的淡漠情绪,生生地将旖旎气氛给冲淡了些。

    姜予寒心想,要不是这狗男人在她死后过得那么惨,她都不稀罕追他,这样的个性还喜欢什么女孩子?孤独终老不好吗?

    男人坐下来开始吃饭。

    姜予寒本来是觉得自己能这样盯着他看一个小时的,但是看了没几秒,男人就放下筷子,转头扫了她一眼,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姜予寒却莫名感受到这个眼神里的潜台词。

    有事?

    姜予寒撇嘴,转过身来,“咔嚓咔嚓”地咬着薯片。

    没事不能看吗?狗男人!

    电视其实在播节目,不过姜予寒专心吃零食去了,声音调得很小都没发现,注意到了有画面没声的人忙拿干净的手指,夹了张纸巾出来,把手指擦干净,然后拿起遥控器,把声音调大了些。

    格外瑰丽的瞳孔闪烁了一下,又换到了沙雕综艺台。

    格外宽敞的客厅里很快响起响亮的笑声和掌声,姜予寒满意地靠在了沙发上。

    吃着饭的男人夹菜的手微顿,然后面色如常地继续吃饭。

    沙雕笑话和女人清脆的笑声不绝于耳。

    世界意识都忍不住嘴角微抽。

    见过硬核追夫的,没见过这么硬核的。

    恐怕这狗,啊呸,男人让你追到之前,就要被你气死了吧???

    姜予寒本来是想让顾明嵊好好地听一听他世界以外的快乐的,结果自己反倒被沙雕综艺吸引进去了,边咬着薯片,边看得津津有味。

    男人已经吃完了饭,经过客厅的时候,脚步一顿,还是侧头看了眼电视上的综艺节目,毫无波澜地上了楼。

    看得正开心的人完全忽略了男人,笑得肚子疼。

    世界意识:.......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沙雕啊!

    麻烦来个人领走好吗!

    顾明嵊已经关上了书房门,戴上了耳机。

    和以前一样,各做各的。

    综艺结束之后,姜予寒有些意犹未尽地打了个哈欠,看着自己手上的空零食袋,倒了倒,才想起来似乎有哪里不对。

    转头搜寻着顾明嵊的身影:狗男人呢?

    没看到。

    明艳女子干脆赤着脚扔了垃圾,上了楼,看到书房门的缝隙里露出来的光,抬手敲了敲门。

    顾明嵊一顿。

    起身开门。

    长身玉立,眉眼深刻的男子出现在姜予寒眼前。

    姜予寒随便找了个借口:

    “我没钱了。”

    想起自己已经不记得密码了,又心安理得道:

    “密码记不清了。”

    顾明嵊转身进了房间,片刻之后,格外精致修长的手指已经拿了三张卡出来:

    “334455。”

    姜予寒柳眉微挑:“你确定?”

    他不像是会设定这样的密码的人。

    顾明嵊语气平缓:

    “你改的。”

    “是吗?”

    姜予寒选择跳过这个问题,接了卡,又拿脚抵着门,道:

    “有个综艺,陪我参加一下?”

    顾明嵊这回才认真地看了眼姜予寒。

    即使是在家,打扮得很随性的女人这么看起来,也是肤若凝脂,五官精致的迷人类型,鸦羽般的眼睫完全遮不住潋滟生光的璀璨双眸,胜雪的莹白肤色也让她看起来好像整个人浑身都发着光。

    从外貌条件上看,她的确属于那种想什么时候回到娱乐圈,就能回去的人。

    但是......

    “我没空。”

    男人的语气算不上冷漠,但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该有的语气,姜予寒又伸出手抵着门:

    “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察觉到男人的耐心快到了极限,姜予寒弯眸:

    “还有两个星期,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说罢就身手很利落地收回手和腿,看着男人关上了门。

    到最后都没有说好还是不好。

    姜予寒就当顾明嵊是默认了会考虑,拍了拍手里的三张卡,心情很愉悦地下楼穿拖鞋去洗澡。

    他们分房住,但是房间在隔壁,很薄的墙根本拦不住噪音极大的游戏声,何况游戏声里还夹杂着女人清亮柔媚的声线:

    “会不会玩?”

    “靠!下局我来开!”

    “这谁啊!敢抢我的野外BOSS!”

    .......

    顾明嵊的作息极其规律,关了灯之后,隔壁还是左一个“快快快”又一个“靠!你们行不行啊!”地喊。

    涵养极好的男人顿了顿,还是走到女人的房间外面,抬手敲了敲门。

    姜予寒是在系统的提示中边看游戏,边开的门,没等男人说话,就道:

    “抱歉啊,最后一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