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14
    本能地,伸出手揽着她的纤腰,将她拉近,直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无法再缩短,然后,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将姜予寒整个人都控制在自己怀里。

    气息滚烫。

    ........

    缓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姜予寒坐在了洗手台上。

    而自己则紧紧地抱着她,脖颈贴着她的侧颈。

    如同交颈的天鹅,呼吸都交缠在一起,然后一起慢慢地渐渐恢复平缓。

    顾明嵊眼睫颤动起来,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虽然出来的时候扣子没扣好,的确是他存了几分别的心思,想......让她回心转意,却没有想到,已经拒绝了他的人,居然真的吻了他。

    男人缓缓垂下眼睫,线条精致又修长的手指覆在她的腰间,缓缓地摩挲着她的背部,然后轻缓地收紧。

    她没有任何反抗,只是在他怀里蹭了蹭,然后整个人都陷在了他怀里。

    男人的心脏快速地战栗起来。

    不知道这样抱了她多久,顾明嵊才克制而又忍耐地缓缓松开她,眼眸半阖,依旧没有看她,只是动作很轻地吻她的侧脸。

    垂下眼睫遮掩着眸中的情绪。

    几乎在想,如果眼前的,他正在经历的一切是梦就好了。

    那就可以无限延续下去,他可以不用醒。

    她说过他们之间不可能,怎么会像现在这样,纵容自己的冒犯......

    情绪和缓又紧绷之后,停下动作,在姜予寒配合之下,将她拦腰抱起,放在了柔软的床上。

    要直起身的一瞬间,女人微哑的,带着撩人的气息的声音,突然响起,像是丝线一样,缠着他的心脏,缓缓收紧:

    “我说不可能不是说我不愿意和你在一起。”

    男人在她上方,挡住了所有刺眼的光线,面容显得有些模糊,但是气息有些不稳。

    他有些朦胧地感知到,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世界,真实发生的一切。

    “我是想说,和我在一起,不能是试试。”

    她松开搂着他脖子的手,捧着他的脸,让他低垂的双眸能够对上她的视线。

    无比清澈,专注的眼神。

    一双无比妩媚的桃花眼,潋滟着细碎清浅的微光,像是星辰一样的双眸里。

    全是他。

    “我们要在一起,就必须认真在一起。”

    “不是试试。”

    顾明嵊深邃的双眸好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晶莹的雾气,再开口时声音却嘶哑至极:

    “你......喜欢我?”

    “喜欢。”

    她回答得毫不犹豫,又缓和了语气,温柔至极地重复:

    “我最喜欢你了。”

    顾明嵊感觉心脏好像被电流经过,震颤的同时酥麻感遍布,让他整个人有些僵硬,最后却是眼睫低垂地哑声回答:“我也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

    第二天顾明嵊醒的比平常早,缓缓伸出手,动作很轻地关了手机上闹钟,防止闹钟把身边的人吵醒。

    放下手机,才缓缓地看向身边的人。

    她躺在自己怀里,睡颜很恬静,手很霸道地扒着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么抱着他睡。

    顾明嵊就这样缓缓地低头,亲吻她的额头。

    真实而温热的触感一点点清晰起来,男人喉头滚动一下,得寸进尺般地,故意微微动了动手指,假装要松开手,下一秒,姜予寒果然就像要察觉到他要走一样,将他抱得更紧。

    像是护食的小松鼠,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松子。

    顾明嵊低眸。

    他从来没和谁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

    总是理性盖过感性,所以过去的十几年里,像现在这样,强列地想要亲近某个人的愿望几乎从来都没有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

    可是很奇怪的是,只要是姜予寒,他就好像无法遵循理智,无法克服地,近乎虔诚地迷恋她。

    他忍耐了一会儿,最后动作克制又隐忍地覆上她的唇。

    不过是片刻,垂下的眼睫就颤着,掩去了眼中的一切情绪。

    早晨的气息很凉爽,睡着的人却觉得身上有点热,总觉得有东西在咬她,忍不住调整姿势,躲避叮咬,动了这么几下,咬她的虫子才好像不动了。

    姜予寒抱着男人蹭了蹭。

    男人缓神,微僵。

    他简直是疯了......怎么能在她睡着的时候.......

    喉结滑动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都没有再动,而是缓缓阖眸,感受着心脏一点点被怀里的人填满的感觉。

    原来心动,是这种感觉。

    八点钟的时候姜予寒因为生物钟醒了,迷迷糊糊地嘟囔着“不想起床”。

    男人性感的嗓音因为晨起的缘故,带了细微的沙哑,很缓很低:

    “乖。”

    他尝试着伸手摸她的头:

    “八点了。”

    再睡该头疼了。

    姜予寒反应了两三秒,睁眼就看到和她距离很近的男人。

    眉眼和之前重合,平静却隐含温柔。

    是她的阿嵊。

    她缓缓眨了眨又长又密的眼睫,就像小扇子,扇得顾明嵊心里都好像起了波澜,声音却骄纵:“不起。”

    “听话。”

    姜予寒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一句,就枕着他的手臂,弯了弯眸,软声:“哦。”

    很乖很乖。

    顾明嵊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加速了,无意识地哑声道:

    “宝宝乖。”

    说出口时却是一顿,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想起这样缠绵的爱称,姜予寒却好像适应良好,抽出手指晃了晃,一本正经道:

    “宝宝不乖。”

    她琥珀般的瞳孔里全是狡黠:“宝宝要闹。”

    顾明嵊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温柔:

    “怎么闹?”

    姜予寒伸出手,把他抱得更紧:

    “不许去公司!”

    顾明嵊从善如流:“不去。”

    “综艺不许看别的女嘉宾!”

    “不看。”

    “喊我宝宝。”

    “喊。”

    只喊给你听。

    姜予寒满意地放开他,清了清嗓子:

    “行了,扶朕起来。”

    顾明嵊弯唇,把她从床上拉起来。

    姜予寒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挑眉靠近:

    “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顾明嵊眼睫颤一下,却是缓声:

    “怎么了?”

    声音已经比之前的冷淡疏离柔和太多。

    姜予寒却是弯眸,伸手捏他的脸:

    “就是觉得你应该多笑笑才对。”

    顾明嵊垂眸,握着她的手:“嗯。”

    综艺的内容已经发过来了,节目组让他们趁这几天准备一下。

    综艺开始录制的前一天,他们回家吃饭。

    顾明嵊和姜予寒隐婚的消息只有家里的长辈知道,顾明起则是一无所知,看到热搜之后,还特地打了电话向他哥求证,却只听到自己那个清冷矜贵的大哥语气平缓的回答:

    “真的。”

    他和姜予寒,是夫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