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19
    养了很多鸡很两头老牛的房屋很具有生活气息,各种叫声不绝于耳,显得温馨又热闹。

    姜予寒送了花回来,就看见男人动作优雅地挽起袖子,侧头看过来。

    她眉眼微动,好像在那一瞬间,看见了整个世界的阳光都在向他倾落。

    姜予寒顿了一下,才走近,挑眉,双眸里带了笑意与好奇:“你下厨?”

    顾明嵊:“嗯。”首发

    他似乎是张开手,微微低了头看她:

    “奖励一下?”

    姜予寒忍不住笑起来:“幼稚鬼!”

    还是依言抱了他一下。

    身材完美,笔直的大长腿和腰腹线条流畅,背影宛若世界名模的男韧笑一声,很快就开始熟练地开始切豆腐。

    姜予寒坐在插了刚买的花的花瓶边,托着下巴笑盈盈地看着他。

    男人垂下眼睫,神色专注地切着豆腐,挽起的衬衣袖子露出线条流畅,精装有力的臂,手指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瘦削的手很熟练将白花花的豆腐切成细丝,然后放下刀,在流水下冲洗葱花。

    动作熟练而优雅。

    弹幕嗷嗷叫起来:

    “又有颜又有钱又会撩又会做饭!!!这样的神仙男朋友给我来一打好吗!”

    “太气人了太气人了!这样的男朋友给我不好吗!”

    “我愿意做二房流泪”

    “呜呜呜呜呜呜我太酸了,姜予寒是什么人生赢家.......”

    准备下锅的时候,老奶奶抓了把干果来,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慈祥地请他们吃,姜予寒笑着道谢,然后站到男人身边,一个一个地投喂。

    在不大却整洁的厨房里的一对璧人。

    刚好喂完的时候,白菡萏和肖涵回来了,手上提着黑色的塑料袋,看起来还挺沉。

    白菡萏一瘸一拐地在肖涵的搀扶下,在摆着花的低矮桌边坐下,看到花瓶里插着的花,眸中划过一丝嫌弃,肖涵把东西放下,在她面前蹲下来:

    “没事吧?”

    “还疼吗?”

    白菡萏眼里转着泪花,声音却是哽咽地故作坚强:

    “不疼。”

    她的声音柔柔弱弱的:

    “你去做菜吧,不用管我。”

    肖涵顿了一下,起身:“我去问问奶奶有没有药酒。”

    姜予寒顿了一下,开口道:“我们樱”

    肖涵微愣,女子已经拍了拍手,走到了行李箱边上,拉开拉链,在网格夹层里拿出了棕色的药酒瓶来,还附了明书。

    顺手放在了放了花瓶的矮桌上。

    白菡萏眼含感激,伸手去拿:“谢谢。”

    却因为衣服的荷叶袖扫到了插着鲜花的花瓶,很快不算精致,甚至还有些粗糙纹路的有年代感的花瓶就倒在了桌面上,然后开始往桌子外滚。

    姜予寒眼疾手快地接住花瓶,但是花已经全部都倒出来了。

    姜予寒手指微紧,赶忙蹲下来把花捡起来。

    顾明嵊已经到了她身边,看到她没事,心底微松,眼神落在似乎有些狼狈脏污的鲜花上。

    又对上姜予寒清澈微黯的视线,和她十指交叉,缓声:

    “没事。”

    姜予寒低低地“嗯”了一声,牵着她到灶台边的人微微低了头,看到她似乎是有些失落,声音放缓:“等会我们去河边。”

    他得很简略:“再装点水。”

    姜予寒缓缓地抬起头。

    白菡萏似乎是咬唇:“对不起啊,予寒姐。”

    神情似乎有些怯弱的人声音低下来:“要不,我等会儿给你摘一束来?”

    肖涵按着要起来的人,看向姜予寒:“我去。”

    眉眼精致,柳眉桃目,这么看着好像有灼灼光华,背景再怎么简陋都遮掩不住她身上的美丽的人看了他们一眼:“不用了。”

    顾明嵊已经把锅盖盖好,牵着她到了房屋不远处的河边。

    现在刚好是黄昏,边瞬间铺满七彩的霞光,将这座岛上所有的景物都染成了瑰丽绚烂的橘色,被这样的霞光笼罩着的人心情也好了一些。

    两个人看了一会儿晚霞,拿着花瓶灌了些寒凉的水。

    然后姜予寒就看着,神情很认真的人,修长的手指很仔细地,将花束的花瓣展开,清除灰尘,给根部沾了水,然后重新插进了花瓶里。

    之前还显得有些狼狈光景的荼蘼花朵,现在已经恢复了生气,花瓣鲜艳欲滴,在霞光下带着别样的,引人注目的美丽。

    姜予寒一手拿着花瓶,一手很欢快地玩着水,顾明嵊笑看了她一会儿,等她还要把手伸进河水里,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腕。

    男饶眼眸如寒夜里闪烁的明星,眸中漾着的微光,也如深海里璀璨的光点,浮动着缕缕温柔。

    华丽的声线微哑:

    “很冷,会难受的。”

    姜予寒不干:“现在是夏。”

    顾明嵊言简意赅:“有寒气。”

    姜予寒失笑一瞬:“我还以为你不信这些呢。”

    她在书上看到这个的时候都有些半信半疑,顾明嵊却已经拉着她站了起来,缓声: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他听过有人因为频繁接触寒冷的山泉,而寒气入体,风湿缠身的人。

    不想让她吃这种苦。

    微柔的眼神由落在她因为玩了水,而泛起很浅的粉红的白皙手指上。

    张开宽厚的手掌,用掌心,缓缓地把她整只手包住。

    两个人无声地在河岸边站了一会儿。

    顾明嵊抬眸看她,语气很平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姜予寒好奇:“什么?”

    顾明嵊改为牵着她的手,声音平缓:“我们的菜还在锅里。”

    姜予寒忍不住笑出声,和他在满霞光中回到厨房。

    将花瓶在窗台上重新摆好的人看着顾明嵊揭开锅盖,冒出一阵蒸腾的水汽的铁锅发出“滋滋”的声响,同时散发出了一阵诱饶香味。

    还在准备食材的肖涵忍不住侧目,看到拿着锅铲,翻炒着的人,神情龟裂一瞬。

    从来没想到自己还能看到分分钟几千万上下的顾总裁掌勺的那一。

    顾明起也有些失笑。

    觉得他哥参加公司这个节目真的是,挖掘出了无限的潜能。

    男人却是拿了筷子,在碗里放了一点,摊凉之后,温声:“予寒,过来尝尝。”

    姜予寒已经拿好了筷子,吃了一块,点头,比出大拇指,毫不吝惜自己的夸赞:

    “棒!”

    顾明嵊看着她,意思很明显。

    要奖励。

    姜予寒继续吃,假装没看到。

    男人失笑一瞬,将菜全都出锅,很快厨房里就窜进来一只黄色的田园犬,耷拉着舌头,似乎很馋地围着两人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