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20
    在狗出现的那一瞬间,脸色就难看下来的白菡萏下意识地缩腿,往后退了几步。

    肖涵知道姜予寒怕狗,想让黄狗出去,吓了几声。

    黄狗却是眼巴巴地看着姜予寒碗里的葱花豆腐,还有鸡蛋羹,半点没有离开的意思。

    还是老奶奶在外面唤了几声,小狗才飞速地奔出去,离开了厨房。

    白菡萏脸色煞白,心有余悸。

    纤纤玉手握着筷子,把佳肴往自己嘴里送的人余光看到她吓成那样,毫不在意地继续吃东西。

    自己作的孽,总有要还的那一天。

    女人把试吃的份额吃完了,盯着盛出来的菜,忍不住动了动筷子。

    顾明嵊好笑地看了她一眼: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馋?”

    姜予寒“哼”一声。

    当然是因为你总是上班上班上班了。

    吃饭这种事情,他们就算合住在一起,也向来都是分开解决的。

    别说给她做饭了,他连和她坐在一起吃顿饭的次数都少得可怜。

    顾明嵊顿了一下,想起从前,眉眼低垂一瞬,声音微低:

    “以后都给你做。”

    给你一个人做。

    姜予寒微顿,看向男人。

    对上他的视线时,有一瞬间的恍惚。

    其实顾明嵊很好,真的很好。

    发现自己动心之后,就对她有了全然的偏爱,不管是什么细节,都能记得清清楚楚,上辈子是这样,这一世还是这样。

    可是或许就是因为这种无微不至太让她骄纵了,所以她才那么轻易地,就失去了眼前的人,还让他在痛苦懊悔中,度过了余生。

    她是为了弥补他,才回到这个世界的。

    顾明嵊感觉到姜予寒的情绪似乎有片刻的不对劲,心里刺了一下。

    但也只是片刻之后,容颜灿若桃李的女子就已经扬眉,眸光潋滟着,很是勾人的模样:“这可是你说的。”

    顾明嵊将疑虑压下,磁性性感的声线很缓:

    “我说的。”

    最后在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在院子里的大长桌上,把各自做好的菜端上来,请老人家尝尝。

    和肖涵和白菡萏浓郁醇香的鸡汤的衬托下,姜予寒和顾明嵊的葱花豆腐和鸡蛋羹显得尤为寒酸,老人家却先拿起调羹,尝了口鸡蛋羹,笑眯眯地道:

    “好吃。”

    她看向顾明嵊:“在家经常做饭吧?”

    顾明嵊:“嗯。”

    老人家又夹了块豆腐,连着吃了好几块,连连称赞:“手艺不错。”

    然后喝了口肖涵煲的鸡汤。

    肖涵不是很会做饭,做菜过程中也闹了很多笑话,但是坚持的精神还是引来一批网友的点赞,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厨艺肯定是比不上顾明嵊的。

    果然老人家只是放下调羹,像寻常长辈一样,笑眯眯地絮叨道:“鸡汤要放点佐料,才容易入味,有营养,像枸杞,桂圆,红枣.......”

    白菡萏面上很认真地听着,眸中却划过一缕烦躁。

    有鸡就不错了,他们哪来那么多钱买那么多佐料?

    心里还有些恼,鸡汤和豆腐都吃不出哪个好吃来,这老太婆怕不是老糊涂了吧?

    最后是姜予寒和顾明嵊他们先选房间,选了楼上的,比较宽敞,家具很少,空旷的大房间。

    顾明嵊刚把行李箱靠着墙放下来,就见姜予寒已经躺在了大床上,舒服地打了个滚。

    顾明嵊看了眼亮着红光的摄像机,关上了灯。

    整个房间里只有摄像机自带电源的,乳白色的微弱的光芒,照着床底。

    直播关闭。

    姜予寒像只蚕蛹一样,滚到了顾明嵊身边,无比自然地伸手搭在了他的腰间,

    顾明嵊垂下眼睫,微风吹拂得蚊帐轻飘飘地晃来晃去。

    眼睫也颤起来的人无声地纵容。

    却在听到姜予寒靠近,在他耳边低声道出的,暧昧至极的句子时,眸色微暗,修长的手指动作轻柔地握住了身边的人纤细的手腕。

    即使是在这么暗的夜里,也像是上等瓷器,脆弱易折的手腕被他握在了手里。

    她娇软的语气还在脑海里盘旋

    第二天早上起得很早,摄像机开机之后,四人就接到了第二天的任务卡。

    赚够明天去岛中心的路费。

    姜予寒托着下巴,精致纤白的手指点了点任务卡,若有所思。

    听到顾明嵊进了房间,顿了一下,转头看他,又长又密的卷翘眼睫缓缓地扇动:

    “我们应该怎么赚钱?”

    顾明嵊嗓音微柔:“先看目标。”

    于是两个人先出门到了之前的集市上,询问了几位当地的居民,就得知,到岛中心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搭乘班车,每人一百,大约需要六个小时,一种是搭乘汽车,大约两个小时,一个人需要两百。

    也就是说,最低也得赚到两百块钱。

    房东奶奶还提供了友情赞助:一个原来用过的,卖绿豆水的绿豆水摊。

    姜予寒上下打量了男人几眼,甜腻的嗓音显得无比娇软:

    “亲爱的......”

    尾音拖得很长。

    顾明嵊低眸看了她一眼,好像写着“不是说了不能在摄像机底下撒娇吗”。

    姜予寒缓缓地眨了眨鸦羽般的眼睫,眼神清澈,带着期盼。

    顾明嵊还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就下意识地缓声应了一声,纵容的“嗯”。

    然后就看到她的双眸陡然亮了起来,像是装进了满天流淌的星河:

    “我就知道阿嵊最好了!”

    她雀跃地找出纸板,白皙的手指拿着记号笔,勾勒出“绿豆水”的美术字字样来,然后很认真地在旁边加上了五毛钱一朵的小花花。

    明明是特别幼稚的事,顾明嵊却是忍不住心里柔软,笑看着她把纸板安在摊上,然后扯着他去碾碎绿豆,做绿豆水。

    请了几个路过的小朋友喝了,让他们选最合适的甜度,然后借钱准备好白砂糖和杯子,就到了集市上。

    可能是休息日的缘故,今天集市的年轻人格外多,看到他们瞬间就围了上来。

    顾明嵊本来想帮忙,就被她戴上了一个,她之前偷偷买的,舞会面具。

    男人在戴上面具之后,一双深邃的眼眸显得更加迷人华丽。

    即使是在背景喧闹的集市,也尊贵优雅地像是来自中世纪的贵族,自带矜贵。

    很快就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两元一杯的绿豆水很快成为了夏日小岛上的畅销商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