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22
    弹幕在吐槽的同时,顾明嵊已经缓声开口:

    “抱歉。”

    “我们富余的钱已经花完了。”

    肖涵一愣。

    白菡萏红了眼眶,泫然欲泣地看了根本没看她的男人一眼,嫉妒啃噬着她的心脏。

    看上去好像受了欺负的人满脸委屈地对着姜予寒弯腰鞠了一躬,然后啜泣道:“抱歉。”

    然后就伤心地跑了。

    好像是在暗示,是因为姜予寒小气,不肯帮他们,所以故意花完,她才没车坐一样。

    肖涵追了上去。

    姜予寒看着远去的两个人的背影,一脸一言难尽地侧头问顾明嵊:

    “她这是在怪我?”

    顾明嵊摸摸她的头,安抚道:“应该是无地自容吧。”

    姜予寒缓缓眨了眨眼睫,然后看了他一眼,最后笑着拉着他上了出租车。

    路途很遥远,姜予寒半路上就迷迷糊糊闭上了眼,察觉到她快要睡着了的人动作轻柔地搂着她的肩膀,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然后缓缓低头。

    是很亲密的姿势。

    十指交握。

    眼神没有离开她一眼。

    司机倒是很健谈,声音很低地问他们是不是来拍电视剧的。

    顾明嵊低声:“来拍综艺。”

    司机“哦”了一声,笑问:“你们是情侣吧?”

    男人顿了一下,缓声:“嗯。”

    再开口的时候性感低沉的声线隐含温柔:“也是夫妻。”

    快到的时候,姜予寒眼睫轻颤,迷迷糊糊地伸手推他,顾明嵊顺从地放开她,伸手挡着她的脑袋,防止她因为路途颠簸撞到头。

    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的人打了个哈欠,才眼神朦胧地看向身边的人。

    顾明嵊眸中划过笑意,她这个样子实在可爱。

    姜予寒手放在脖子后面按了按,然后扯着顾明嵊给她按,眼神才渐渐恢复清明,好奇地问:

    “我们是不是快到了?”

    司机闻言笑说:“是喽。”

    他通过车内镜看了很久后面两个人,颇有些慨叹地感叹一声:

    “这小伙子人不错啊,给你枕了那么久胳膊,估计都麻了吧?”

    姜予寒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居然压着他的肩膀一路,转头看身边的男人,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语气轻柔:“是不是麻了?我给你按一下?”

    顾明嵊还没开口,女人精致又纤细的手指就已经按着他的手臂,手法不是很熟练地揉捏起来:“好些了吗?”

    顾明嵊低眸看着她,语气中带了笑意:“嗯。”

    最后还是顺着手臂,握住了她的手,缓声:“不麻了。”

    姜予寒:“下次你靠着我睡。”

    顾明嵊侧头看了眼身边的人,眼神微动,最后还是:“嗯。”

    到了地方的时候,把行李箱拿下来,然后和司机道谢。

    岛中心比之前他们住的那位老奶奶家里要繁华得多,随处可见行人商铺,节目组给他们订好了酒店,把行李安顿好的人在酒店里休息了一会儿。

    直播给了个远镜头,在落地窗边上坐着的两人,剪影朦胧,但是依稀能感觉到气氛的融洽,还有愉悦的心情,和背景的星河点缀的夜空遥相辉映。

    白菡萏他们最后还是借导演组的钱,搭了出租车到了岛中心。

    第二天一早就是考验默契的访谈节目。

    夫妻回答,回答顺序是按照他们结婚的年份。

    姜予寒觉得头有点晕,忍不住扶住脑袋,然后就是一阵晕眩,顾明嵊伸手探她额头的温度,哑声:

    “怎么了?”

    “是不是头疼了?”

    姜予寒迷迷糊糊地回答:“嗯。”

    顾明嵊低声问她是不是很难受,刚想抱她起来,先带她去医院再说,姜予寒就扯了扯他的袖子,睁开眼睛,眼神带了些昏沉,但是还算清醒:

    “可能是没睡好。”

    顾明嵊还想说什么,姜予寒一双看上去温柔多了的桃花眼看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才缓缓垂眸,只是手指紧紧地扣着她的手,缓声:

    “如果还有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姜予寒应了一声,男人的手掌就借着镜头的隐蔽性,扶着她的腰,缓缓地揉着。

    最后导演组和嘉宾们商量了一下,先问了他们,好让姜予寒能先回去休息。

    其他嘉宾坐在一边看。

    “还记得结婚的日子吗?”

    姜予寒:“........”

    不大记得了。

    他们当初是协议结婚,她怎么会费心去记这些东西?

    忍不住心虚地抬头看顾明嵊。

    男人的声音平静和缓:“十二月。”

    眼神示意她接。

    姜予寒按了按额头。

    男人似乎是无奈一瞬:“十二号。”

    姜予寒忍不住问:“双十二?我们这个日子领的证?”

    顾明嵊看她的眼神意思很明了:不然?

    姜予寒:“.......”

    虽然是协议结婚,但是这个日子是不是太过于随便了一些。

    工作人员很快道:“正确。”

    姜予寒想着下去一定要问问这个狗男人,不是不喜欢她吗,怎么连结婚的日子都记得这么清楚,就听到主持人的下一个问题:

    “为什么选择这天?”

    姜予寒正绞尽脑汁地想着理由,顾明嵊就缓声:

    “因为那天是她的出道纪念日。”

    姜予寒微怔,下意识地看他,就对上他深邃沉静的眼神。

    放在她腰间的手,还在动作很轻缓地揉着。

    这个对视实在齁死在场的人了,工作人员都咳了一声:“正确。下一题。”

    主持人笑眯眯地问:“最初是因为什么想要结婚。”

    姜予寒索性放弃,等着顾明嵊的回答。

    有人调侃:“予寒,你这是什么都要你先生来回答啊。”

    姜予寒心虚地咳了一声,然后一本正经:“我就是来划水的,请大家忽略我。”

    顾明嵊笑看她一眼,然后声音很缓地柔声回答:

    “原因,大概是想要和她一起度过人生中的每个阶段。”

    恋爱,结婚,偕老......这些都是心动之后,他在心底考量过无数次的事。

    所以有时候会觉得,当初不该草率地和她结婚,让他们没有办法,在相爱的情景之下,去迈入婚姻的殿堂,但是有时候又会觉得,幸好当初结了婚,现在他才有机会站在她身边。

    无论是什么样的情节,只要女主角是她,只要她一直陪在他身边,他想他大概都会很期待人生接下来的每个阶段。

    工作人员继续问道:“也就是说,把她划入了对未来的规划当中。”

    顾明嵊看了她一眼:“应该是希望她把我划入她的规划当中吧。”

    因为掌握一切的权利,永远只在她手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