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23
    姜予寒眼睫一颤,下意识地握紧了他的手。

    顾明嵊只是缓缓低头,低垂的眉眼里全是专属于她的温柔缱绻。

    弹幕: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死了!!!这么完美的老公请问去哪里领!!!”

    “顾总真的太好了!!!”

    “让她把自己划进对未来的规划里,呜呜呜,太宠了吧!”

    “连羽毛都觉得,顾总真的太尊重我们予寒了。(捂脸)”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都已经结婚了还这么甜,我不活了。”

    “麻烦继续锁死,谢谢!!!”

    .......

    主持人也忍不住咳了一声,继续提问:

    “如果配偶可以打分的话,给对方打多少分?”

    姜予寒想了想:“分情况吧,有时候零分,有时候负分。”

    顾明嵊深邃的双眸中划过笑意,忍不住摩挲起她的手指来,示意她好好说。

    姜予寒假装不知道地握住他的手指。

    工作人员笑问:“那,平均分呢?”

    姜予寒轻咳一声,还是屈服道:“也就,勉勉强强,满分的水平吧。”

    顾明嵊无声地弯唇。

    其他人笑:“你这是放水啊予寒。”

    顾明嵊则是缓声:“满分。”

    “理由呢?”

    顾明嵊:“因为是她。”

    .......

    最后问到婚姻生活中是如何相处的,顾明嵊握着姜予寒的手,缓声回答:

    “互相扶持,相濡以沫吧。”

    提问结束,他们的直播间就先关闭了,然后其他嘉宾就看着顾明嵊动作很缓地把姜予寒抱在怀里,柔声安慰,然后颔首,先行离开了。

    姜予寒没想到自己日子会提前,还会疼,回到酒店房间,就开始哼唧着要抱,要揉肚子。

    眼睫低垂的人缓缓地覆上她的腹部,手掌很宽厚,很温暖,动作也很轻柔,但是姜予寒还是觉得疼,顾明嵊喉头滚动一下,与她额头相抵,柔声讲故事。

    最后姜予寒就这么在性感低沉的男声中陷入了睡眠,整个人无意识地蜷缩,最后被他搂在了怀里,一动不动抱着她的人眼睫轻颤,心里揪了起来。

    他不该掉以轻心的,她以前从来都没这样喊过疼。

    脑海中快得抓不到的想法划过,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一直到了晚上,姜予寒才悠悠转醒,踩了踩脚,然后才发现自己踩的是顾明嵊的腿,眉眼深邃的人很安静地注视着她,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些嘶哑:

    “还疼吗?”

    他本来想去给她买药,但是姜予寒一直抱着他不放,他怕吵醒她,所以一直都没怎么动,手臂都有些麻了。

    但是仍然伸出手探了探她的体温,麻了的感官好像感觉不到,他只能贴着她的脸,哑声道:

    “没发烧,我去给你买药。”

    姜予寒拉住他:“我不疼了。”

    顾明嵊于是停下动作,很轻柔地吻她,气息有些烫,流淌在他们两人之间,带着沙哑的男声在静谧的房间里缓缓响起:

    “宝宝.......”

    他似乎想说什么,姜予寒小声道:

    “亲亲就不疼了。”

    顾明嵊顿了一下,对上她努力显得真诚的眼神,心里柔软一瞬,伸手将她散落的发丝挽至耳后,静静地陪着她。

    姜予寒动了动脑袋,问:

    “你不亲我吗?”

    她握着他的手,放在肚子上,可怜兮兮道:

    “又开始疼了。”

    顾明嵊看了她一会儿,忽然语气很平静地问:

    “我是你的初恋吗?宝宝?”

    姜予寒眨了眨眼,靠近些,语气软下来:“是啊。”

    她无辜地问:“怎么了?”

    她伸手想要摸他的脸,手腕却被他轻轻握住,就听到他似乎还是语气平和的问话:“这些话你只和我说过?”

    姜予寒假装回想着,就感觉到他很轻地亲自己的脸颊,似乎在等着她的回答。

    过了半晌,顾明嵊的眼神都暗下来,她才咯咯笑起来:“是是是,只和你说过。”

    她换另一只手扯他的脸:“醋坛子。”

    顾明嵊低眸:“以后也不准对别人说。”

    姜予寒点头:“嗯,只有你,行了吧。”

    顾明嵊缓声:“嗯。”

    惹得姜予寒又忍不住笑起来:“幼稚鬼。”

    在酒店里休息了一天,第二天的时候工作人员询问是否还能继续拍摄,姜予寒点头:“可以。”

    先和直播间的观众报了个平安,才接到了今天的任务卡,和其他嘉宾一起,筹备假面舞会。

    两人先到了大厅,其他嘉宾也陆陆续续到了,拿到服装的同时,女嘉宾也看到了自己的任务,在其他人没注意到的情况下离开舞会,和其他穿着相同礼服,戴着相同面具的女嘉宾再度进入,男嘉宾如果最后带了其他的女嘉宾离场,就是任务失败。

    女嘉宾们聚集在一起吐槽:

    “你们这个玩得也太大了。”

    “就是啊。”

    柳明月笑道:“我可不舍得让男朋友牵漂亮小姐姐的手。”

    姜予寒也笑:“我占有欲很强的。”

    最后还是依照节目组的安排换上了同样的礼服。

    男嘉宾依次出场。

    有其他群众演员旋转着跳舞的辉煌大厅里,流淌着优美流畅的曲调,穿着各式礼服,裙摆绽开成巨大的花朵的舞者们身姿妖娆,其他女嘉宾的身影在不断移动的场景中若隐若现。

    聂青和跟着姜予寒到了角落,还没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柳明月,就听到很轻的女声缓声:“聂总慢走。”

    他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隐藏在面具后,妩媚多情的桃花眼,然后转身去寻找别的红色礼服的戴面具的公主。

    姜予寒松了一口气。

    要是真让他继续跟着,顾明嵊还不知道要怎么醋呢。

    她忍不住吐槽,节目组真是有够无聊的。

    那边,看到跟着姜予寒去了的男人去而复返的柳明月掐紧的掌心松了松,很快,男人就对上了她的视线,有些犹疑地跟了过来。

    其他女嘉宾也跟了过来,一时间,打扮相同的几人有些难以分辨。

    聂青和脚步一顿,最后还是对上了柳明月这个方向,跟着她走出了舞厅。

    挑战成功。

    其他嘉宾笑道:“你们还真有默契。”

    不能开口说话,一个眼神也能认出对方。

    柳明月弯了弯眸,心里有些许得意。

    到顾明嵊的时候,姜予寒还没上前,就有几位女嘉宾先走近了,提着裙子旋转起来,舞姿优美,眼神勾人,好像在分散他的注意力,又好像在借着相同装扮的隐蔽作用,袒露自己的心思。

    眼前的男人可是顾明嵊,足够让这群在娱乐圈里习惯了追名逐利的人疯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