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24
    何况这只是在节目中。

    就算姜予寒心里不爽,也不可能直接就说出来,毕竟她们只是在尽职尽责地完成迷惑顾明嵊的任务,就算最后顾明嵊认错了人,牵错了她们的手,姜予寒也没什么好说的。

    她们还能借着顾明嵊认错人的热度,接近这位。

    何乐而不为?

    姜予寒忍不住捏紧了裙摆,眼神微冷,看向顾明嵊,憋着火。

    狗男人,你要是敢认错人,还牵别的女人的手,我们就分手!分手!

    其他女嘉宾依旧一心一意地旋转着裙摆,舞姿动人。

    但是尊贵优雅如神祗般的男人却只是看了一眼,就微微颔首,然后转身离开。

    似乎已经看出来她们不是姜予寒。

    柳明月心中暗恼,不甘心地跟上去,看到寻找着另外几位穿着其他礼服的男人,眸中划过一丝志在必得。

    就算他现在是姜予寒的,她也能把他抢过来。

    聂青和就算对她一心一意又如何?

    他太过严格,而且对她桎梏颇多,对她的事业还有可能起拖累作用,可是顾家的长子,顾氏集团的总裁,既然能接受一个劣迹斑斑的姜予寒,也肯定能够接受一个爱惜自己羽毛的未来影后。

    何况聂氏和顾氏根本没有可比性,她必须赌这么一把。

    然而,她还没跟上,就见男人脚步一顿,往一个方向去了,女人飘扬的裙摆如同云朵柔软缠绵,荡漾着温柔和妩媚的风情。

    顾明嵊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那天晚上的姜予寒。

    穿着最勾人撩人的红裙,绯唇润泽,眼神里漾着柔情。

    风情万种。

    男人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一直到出了舞厅。

    从头到尾,都只是坚定地走向了她。

    取下面具的人弯眸。

    顾明嵊握着她的手,亲吻了她的额头,哑声问:“冷不冷?”

    担心她又会着凉的人没等她的回答,就已经脱下了外套,给她披在了肩上,然后低眸认真地注视着她。

    离场的其他女嘉宾,脸色或多或少有些难看。

    尤其是白菡萏,她对自己身体的舞姿一向是最有自信的,可是无论她怎么旋转怎么舞蹈,那个男人的眼神也只是在她身上晃了一秒,就离开了。

    长相柔弱的小白花不禁咬唇,看向姜予寒,眸中愤恨一闪而过。

    柳明月早就整理好了心情,但是出师不利,眸中也带了几分晦暗,完全没注意到,聂青和已经缓缓地眯了眯狭长的眼眸,嘴角掠过一丝冷笑。

    他还以为柳明月是真的喜欢自己,看来也只不过是看上了自己背后的权势而已,一看到更加有地位的男人,就不顾廉耻地想要贴上去......

    居然还好意思,在自己面前给姜予寒上眼药.......

    自己居然还会觉得姜予寒会真的想要勾引自己,现在看来,柳明月对其他女艺人的指控,简直是荒谬至极。

    柳明月还不知道自己因为野心暴露,已经把自己现在最大的后台给作没了,姜予寒却是看了眼柳明月和白菡萏,眼神里带了冷意和锐意。

    她早就说过,这两个女人就算她不动手,也迟早会把自己作死。

    可是如果她们要不长眼觊觎她的男人,姜予寒眼角微挑,眼神带了几分凌厉出来,她不介意再添一把火,提早送她们上路。

    舞会结束之后,两组人拿到了他们的奖励,在旋转餐厅的烛光晚餐。

    他们在不同的楼层。

    柳明月惦记着节目录制就快结束了,之后接触顾明嵊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委婉地提出建议,和楼上的两人打个招呼。

    姜予寒早就料到和他们一起来旋转餐厅的柳明月要作妖,直接就换了个包厢,然后麻烦侍者告诉他们,他们已经走了。

    弹幕本来还觉得姜予寒这是多此一举,结果看到真的打算来打搅别人烛光晚餐,愣是把聂总劝到楼上来了的柳明月,恶心坏了。

    “???excuseme???你自己不好好吃你的烛光晚餐就算了,还要打扰别人?”

    “我吐了,聂总都说了这样不好,这女的还给了这么多理由,真当我们是傻子???”

    “她不会是和那个白菡萏一样,冲我们顾总去的吧???”

    “卧槽,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道理!不然她没什么理由非要上来打个招呼啊......”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恶心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当然也有网友道:

    “只是个综艺而已,不要那样上纲上线好不好?人家就不能单纯地打个招呼?”

    “就是啊,不要总把人家想得那么坏好不好?”

    “柳明月又不是傻子,有直播还敢这么做?别酸了(呕吐)”

    ......

    弹幕吵嚷不休。

    柳明月询问无果,有些不甘心地捏紧了手指,结果下一秒,就看到两人从包厢出来了,顿时弯了弯眸道:“予寒,顾先生。”

    “这么巧,你们也结束了?”

    姜予寒微微眯了眼,笑:

    “是啊。”

    柳明月勾唇:“那我们一起回去吧,刚好顺路。”

    姜予寒毫不犹豫地拒绝:“不好吧。”

    柳明月心中暗恼这个姜予寒真的碍事,就见远远的有侍应生举着托盘,端着几杯香槟往这里来了。

    她心中顿生一计,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假装不经意间撞到了侍应生,顿时几杯酒全都倒在了她身上,站立不稳的人看好角度,往后踉跄了几步。

    看清了她要往哪倒的弹幕炸了:

    “卧槽!这女的太不要脸了吧!”

    “我吐了,这个角度,谁信她不是故意的?”

    “这个柳明月也太恶心了吧!明显就是想倒顾总身上去啊!”

    “太无耻了(呕吐)”

    .......

    姜予寒却是先她一步,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似笑非笑:“柳小姐,小心着点啊。”

    柳明月脸色微变,看向男人,顾明嵊却已经转开了眼神,一眼都没看衣服被酒渍浸透的女人。

    聂青和心底冷笑,却还是在柳明月眸中冷光毕现,抓着姜予寒的手,要将指甲狠狠嵌进去的时候,走过去接过她,把外套披在了她身上,缓声道谢。

    柳明月已经察觉到聂青和应该是发现了,慌乱地放开了姜予寒,终于不再作妖,顺从地跟着眸光微冷的男人离开了。

    姜予寒转头去看背过身的男人,笑眯眯地从他背后伸手,覆住他的眼睛:

    “阿嵊好乖啊。”

    男人眼睫轻颤,扫得她掌心有些痒。

    她正准备放开,就蓦地被他抓住手腕,然后就听见他微哑的嗓音很缓地叙述:

    “我的奖励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