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26
    姜予寒揪着他的领带,盯了他一会儿,才松开,然后哼唧着,手脚并用,从沙发上爬起来。

    拍了拍手的女人语气里带着傲娇:“别以为用美人计我就会相信你。”

    领口宽大的T恤衫很快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而往下滑落,露出了半边莹润精致的肩膀,还有平直性感的锁骨。

    顾明嵊顿了一下,抬手把她宽大领口给提上去,靠近,伸手揽着她的腰:“那宝宝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

    姜予寒抬着头想了一会儿,顾明嵊哑声:

    “亲你一下?”

    姜予寒掐他:“你想得美!”

    男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低笑一声:

    “还有我延期的奖励。”

    刻意压低的华丽嗓音听起来无比撩人:

    “没有了吗?”

    姜予寒看他,眉梢微微挑起,粉面柳眉,显得格外娇俏:

    “你想要什么?”

    顿了顿,她又伸手扯他的脸,嘀咕:

    “你变化怎么这么大,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顾明嵊却误解了她口中的以前:“以前是我不好。”

    他深邃的双眸专注地注视着她,好像要这样看到她心里去,也好像要坦诚地把自己全部的心绪情感都袒露在她面前:

    “以后再也不会了。”

    他喉头滚动一下,声音压低:

    “我们做真正的夫妻.......”

    停顿片刻的人缓声:“协议作废,好不好?”

    姜予寒敛眸,缓声应了一声。

    顾明嵊抱着她。

    姜予寒却是恍然想起了上一世。

    顾明嵊确实变化很大,上辈子他们在一起之后,阿嵊虽然也很爱她,但是从来都不会有这么鲜明的情绪,他把所有深沉的爱都藏在心底,对她足够温柔,可是不会允许自己的情绪太多地表露在任何人面前。

    就连她也是。

    所以她受了挑拨,一怒之下和他离婚,最后惨死在车轮底下,他才会那么痛苦,几乎夜不能寐.......

    眼睫似乎被回忆沾湿,轻轻地颤起来,察觉到她情绪不对的人心里微紧,就听到她似乎有些不稳的语调:

    “我警告你,不许和向绾来往。”

    她抿了抿唇:“除了生意上。”

    那双皎洁潋滟的桃花眼认真地注视着他:

    “就算是生意上,你也尽量避开她。”

    虽然她知道了上辈子都是向绾的设计,可是如果让她再看见阿嵊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她自己都很难保证她不会失去理智。

    她已经失去过一次了。

    顾明嵊听到她的话,心里却是突然泛起了剧烈的疼痛,揪得五脏六腑都好像被搅在了一起,声音微哑:

    “好。”

    不知为何,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向绾不能留了。

    至少不能让她再度出现在宝宝面前。

    姜予寒从来都没有过这么激烈的要求,和对另一个人有那么强烈的敌意。

    他没有办法不在意。

    姜予寒平复情绪,指挥道:“衣服脱了。”

    顾明嵊顿了一下,下意识地微微低了头,想要看她,下巴却蹭在她脸颊上,有些痒,姜予寒神色不自然一瞬,推他:“让你脱你就脱,不许撒娇!”

    顾明嵊无奈一瞬,最后还是依言脱了外套,见她专心致志地翻找口袋,突然开口:

    “还要脱吗?”

    姜予寒:“.........”

    她把没有任何痕迹的外套甩在沙发上,柳眉挑起:

    “你怎么变得这么......”

    她想了半天,才想起被自己摒弃掉的那个形容词:“狗了?!”

    顾明嵊缓声:“那就要看你喜欢什么狗了。”

    他突然欺身压着她,声音微哑:

    “喜欢狼狗吗?藏獒?”

    姜予寒低咒一声,怎么都特么是会咬人的狗?

    就感觉到他微微发烫的气息靠近:“奖励。”

    男人弧度性感的喉结滚动一下,声音性感又沙哑:“给我。”

    世界意识面无表情地切换成满屏马赛克。

    洗完澡之后,姜予寒坐在自己的床上,继续捶抱枕,还是恶狠狠地喊着那个“爱称”:“狗男人!”

    顾明嵊出现在门口的时候,眼疾手快的人还很熟练地,抄起一个抱枕就扔了过去,正中窄腰宽肩的男人的胸膛:

    “狗男人!”

    顾明嵊手里拿着协议关上了门,坐在她身边,缓缓俯身,与她额头相抵:

    “没有不舒服吧?”

    姜予寒磨磨牙:“狗男人!”

    顾明嵊丝毫不在意。

    他确实太过冲动了些,宝宝要骂,就让她骂。

    等姜予寒似乎是骂够了,不骂了,才缓缓垂眸,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协议递给她,眼神很认真:“我们的协议作废,好不好?”

    姜予寒看了那个协议一眼,依稀记得自己答应了,无可无不可地哼了一声,伸出手指指了个衣柜下面的抽屉,抬了抬下巴:

    “那呢。”

    顾明嵊起身拿出协议来,翻开,看到上面他们两人的签名,恍惚一瞬,然后就把两份叠在一起,本来准备撕了,心里却异样一瞬,缓缓地握紧。

    姜予寒顿了一下:“怎么了?”

    顾明嵊缓神:“没事。”

    他看向姜予寒:“留个纪念?”

    姜予寒本来想说这有什么好纪念的,突然想起她走后,留给他的东西太少,那么骄傲的人居然整整守了她的遗物,守了一辈子,心里抽痛一下。

    缓声:“留着吧。”

    敏锐地察觉到她情绪不对的人正想开口,姜予寒就道:“顾明嵊。”

    他微怔,看着她。

    她似乎是直起身,靠他近了些,抬眸看着他,声音很轻:

    “你不许喜欢别的人。”

    顾明嵊:“我不会。”

    姜予寒:“你要是会呢?”

    顾明嵊垂眸,很缓地叙述:“就让我不得好......”

    姜予寒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他的唇,不让他继续说了,眼眶却微酸。

    她明明知道不是他的错,全都是她的错,可是还是想要怀疑他。

    姜予寒实在是太坏了。

    眼睫轻颤的人却很快被肩背宽厚的人紧紧抱住。

    顾明嵊缓缓垂眸:“我只爱你。”

    姜予寒是顾明嵊几十年生命中的唯一例外,以后不能没有的例外。

    姜予寒被他这样抱了一会儿,情绪和缓下来的时候,顾明嵊又在她耳畔,哑声问:“还要不要查?”

    他松开她,递给她手机,把裤子的口袋翻出来,低眸:

    “钥匙全部给你,密码也全部发你手机上。”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神情有多温柔纵容:

    “全都给你查,好不好?”

    姜予寒几乎要以为他记起了上辈子的事。

    片刻之后,才声音微哑道:“你自觉就好。”

    顾明嵊看到她这样的故作骄横的表情,心都柔软得要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