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28
    男人的心脏蓦然恢复了正常的跳动。

    顾明嵊垂下的眼睫缓缓颤动起来,好像在无声诉说着,他对眼前真实的世界感到多庆幸。

    第二天没有去公司,而是陪着她,下属很快也传来消息,查到了那个男人和谁接触过。

    听到姓名的时候,男人身上瞬间迸发出慑人的冷意,眸中的冰寒几乎要覆盖整个世界。

    向绾。

    他明确拒绝过她那么多次,她居然还敢对他的宝宝下手!简直是找死!

    握着手机的手指已经泛起了青白色的人却还是强自压下怒气,坐到了电脑前,看着自己之前整理的计划,眸中射出凛冽的寒光。

    原本只是想借着这些东西终止和明远的一切合作,但是现在向绾已经触到了他的逆鳞,他不可能手下留情,留下明远了。

    顾氏要出手毁掉一个企业轻而易举,何况顾氏背后还站着顾明嵊,甚至还有整个顾家,很快,还在为那个人没有得手而气恼的向绾,就接到了自己哥哥气急败坏的电话,问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事,让顾家震怒,竟然断了他们所有的产业链。

    现在明远已经岌岌可危。

    握着手机的女人大脑中轰然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想起自己雇佣那个男人去杀姜予寒的事没有成功,那个男人也被抓进了监狱,虽然她承诺失败了也会照顾他的妻儿,但是那个男人未必就信守了诺言,说不定,说不定还把她给供出去了......

    脸上血色褪得干干净净,脸色煞白如女鬼的女人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手机里还响着向宇怒气值满格的呵斥声:

    “还不准备和我上顾家赔礼道歉!”

    明远是爸妈的心血,不可以就这样毁在他们手里!

    到了顾家别墅,却是被拦在了门外。

    顾妈妈已经知道了始末,脸色难看至极,语气也一反常态的温和,无比冷漠:

    “两位请回吧。”

    她看到力图使自己看起来显得温婉大方,但是仍遮不住眼底仓皇的向绾,语气讽刺:

    “我们顾家可不敢接待买凶害我们予寒的人。”

    向宇微愣,震惊地看向一直还算懂事的妹妹。

    向绾还不死心,隔着铁门,泫然欲泣道:“不是这样的,伯母,请您听我解释,这都是姜予寒陷害我啊,她陷害我......”

    向宇也定了定心神:“顾伯母,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妹妹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顾妈妈冷笑一声:“我们予寒陷害你?”

    她眸光冰冷:“你倒是说说我们予寒为什么要陷害你?你有哪里值得我们予寒有危机感的?你和我们明嵊有关系吗?”

    向绾嘴唇发白,竟然毫无反驳之力,见顾妈妈转身要走,双手抓着铁门,不顾形象地吼道:“你以为姜予寒有多干净吗!”

    她双目赤红,不顾向宇的制止,语气阴毒:

    “她就是个贱人!一个破鞋!一个不知道.......”

    却被女人一巴掌打偏了脸,脑海空白片刻。

    抬头的时候,就见姜予寒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怒火,一字一顿冷声道:“向绾。”

    向宇已经被气势骇人的顾明嵊提着衣领,推到了一边,姜予寒则是力气很大地直接钳制住了向绾,捏着她的下巴,又是响亮的一巴掌:

    “你找死!”

    向绾愣了一下,疯狂地尖叫起来:

    “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姜予寒!!!”

    她要扑过去,但是很快被保安抓住了,顾明嵊几乎是暴怒:“让他们滚!”

    然后握着姜予寒的手,拉她进了别墅:“没事吧?”

    姜予寒摇了摇头,冷冷地看着向绾和向宇被拖走。

    顾妈妈气坏了,看到姜予寒,心疼地拉着她,嘘寒问暖,又冷声问顾明嵊:“你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她气得不轻:“予寒差点受伤你都不在身边,你是怎么当老公的?!”

    姜予寒反而握着她的手,缓声道:“妈妈,你别再说他了,他也不知道他们要害人。”

    顾明嵊眉眼沉默,却是缓缓攥紧了手指。

    等回到家的时候,看出来他还在自责的人捧着他的脸,语气轻柔:

    “阿嵊。”

    顾明嵊只是伸手抱紧了她,声音沉重而嘶哑:

    “对不起。”

    “我真的很没用。”

    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却不在你身边。

    姜予寒心里像是针扎一样的疼,只能这样抱着他安慰他,最后缓声:

    “没事的,阿嵊,都过去了。”

    她眸中漾着很细碎的光芒,晃动着,像是冰雪消融的湖面,异常温柔:

    “我不是没事吗?”

    顾明嵊眼尾泛起红来,好像受到了特别大的刺激,却只是克制地哑声道:

    “幸好你没事。”

    否则,恐怕他一辈子也无法原谅他自己。

    姜予寒却是想起了上辈子的事,心脏揪紧,眼睫潮湿地垂下来。

    向宇求助无门,最后竟然接到了顾家另一位的电话,声音很温和,但是泛着冷意: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向宇握紧拳:“什么选择?”

    他看着电脑上的资料,眸光很暗:

    “第一,让向绾自首。”

    向宇咬紧牙关:“第二个呢?”

    男人的声音如上好的丝竹乐器,清雅温润,但是其中的情绪却显得冷血凛冽:

    “那你就等着明远破产吧。”

    被挂断电话的男人无力地松开攥紧的拳,最后用力地闭了闭眼。

    还是打了电话给向绾。

    回到顾家的顾明起则是上了楼。

    在书房窗户边看到了背影沉郁的大哥。

    他走过去,然后就发现顾明嵊正在看着楼下的玻璃花房内,温声交谈着的母亲和姜予寒,沉默一瞬。

    最后缓声开口:“都办好了。”

    让向家亲手放弃向绾,远比直接提交证据,起诉向绾,更能击溃那个女人的心理防线。

    顾明嵊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软的人。

    顾明嵊声音微哑:“顾氏呢?”

    顾明起没想到他哥真的会因为这样一件事,决定卸任顾氏总裁一职,闻言却还是默然一瞬,移开视线,望着窗外的天空,半晌,才开口道:

    “我已经有了风生,不想接手,顾氏.......”

    他停顿一下,看向顾明嵊:“大哥准备怎么处理?”

    毕竟是他的心血。

    男人缓声:“职业代理人代理。”

    顾明起闻言顿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

    “大嫂,已经签了合同,不久就会复出,到时候可能.......”

    顾明嵊只是低眸,眼神一瞬不瞬地望着楼下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